草根网弘扬传统文化,发布原创文学,散文,诗歌,随笔等,体现湖湘文化和乡土风情

李昌平:企业资本该以何种姿态进入农业

作者: igone作者文集相关文章阅读/评论:2782/0   日期:2015年3月26日

    小欧说工业4.0概念被炒得火热,中国制造业却迎来了一个寒风凛冽的早春。外资企业加速了撤离中国的步伐,代工厂及下游供应商不得不面临唇亡齿寒的困局。制造业的空心化不仅是工业之殇,更关乎民生,曾经妄图通过大力发展制造业来解决中国农业困境的人们陷入了沉思。中国拐点缘何出现?中国农业的未来之路该怎么走?更重要的,企业资本该以何种姿态进入农业?如何结合才能实现共赢?本期【中欧农商微课堂】请来“三农”问题专家李昌平,身为中欧精品行业论坛——中国国际农商高峰论坛的特别顾问,我们一起来聆听他的观点,希望能助你破解难题。
李昌平认为

▶ 小农在中国会长期存在,而消灭小农有可能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
▶ 在未来,资本进入农业要遵循的原则:要做那些长期性、开拓性、基础性、前瞻性领域的事情,为小农及其共同体提供良好服务,千万不要跟小农在生产领域竞争,也不要试图消灭小农及其共同体,要帮助小农自主地退出农村、农业提供服务。
▶ 民营企业依赖公关政府获得补贴及优惠政策,让企业自己成为所谓的“龙头”老大,并企图把农民及其它农业组织排斥在产业链之外——垄断全产业链,会死得很惨的。

何谓“中国拐点”?它的出现影响了方方面面
     “中国拐点”这是我发明的一个词,对应“刘易斯拐点”。
在全球化背景下,世界的一般性制造业从亚洲四小龙转移到中国沿海,实现了地域上的转移之后就出现了“中国拐点”。
     名词解释:一般性制造业——对应“高端制造业”,常用于解释全球化制造业梯度转移规律。
     全球一般性制造业一直是梯度转移的。在一般性制造业的亚洲四小龙时期,制造业由几亿人生产几十亿人消费。然而中国全球化之后,承接一般性制造业梯度转移时,全球的一般性制造业发生了一次根本性的逆转——变成由几十亿人生产,而只有发达国家的几亿人来消费的局面,全球一般性制造业的“中国拐点”出现了。
    以中国农业类比,有9至10亿农民进行农业生产,却只有3至4亿的城市人在消费农产品,这样的情形下,农民怎么可能挣到钱呢?
    放眼全球,无论在印度还是中国等发展中国家,都在从事一般性制造业。全球几十亿人从事一般性制造业,导致一般性制造业过度竞争,产能严重过剩,因此,从事制造业生产的企业大多只有靠压低工人工资、福利待遇和制造环境灾难以维持其再生产过程。
     一组数据可以说明问题:在亚洲四小龙占主导全球一般性制造业的时期,一般性制造业100元的GDP能够转化为国民收入70元;等到中国唱主角时, 100元的GDP仅能转化为国民收入30元。
     一般性制造业的“中国拐点”的出现衍生出一系列的“中国拐点”,其中就包括中国卖什么都便宜,中国老百姓买什么都觉得贵;而另一个关键性的问题就涉及到中国的农业。


工业化能解决农民问题?我的老师“欺骗”了我
     我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完成经济学硕士学业的,当时,我的老师说,中国要学习亚洲四小龙充分实现工业化,等到人均GDP达到4500美元,我们就能像美国等先发国家和地区一样,解决农民的问题了,那时候,全国的农业人口就能降到5%至10%这一合理范围。
      可是经过这几十年,我发现老师骗了我。
      当中国人均GDP达到5000多美元时,中国农民户籍人口数量已经从改革开放初期的7亿增加到9.4亿,中国净增了2亿农民。
     在工业化进程中,发达国家的农民放下耕具进入制造业,几年后,农民成了工人,农民工成为市民,这种理想的转变在中国却没能出现。
      因为在中国等人口大国一般性制造业蓬勃发展的时候,随着生产能力和消费能力之间的差距越拉越大,制造业产能就出现了严重过剩而不得不靠不断压低农民工工资和福利以维持再生产过程时,遑论企盼制造业来促进数亿农民市民化呢?
      所以,当“中国拐点”出现以后,我们应该去重新审视中国的城乡关系,思考中国农民的未来,中国农业和农村的未来,以及未来的城市化还是城镇化。

与小农竞争,力图灭之?须认清趋势,服务小农
      中国的城市化、现代化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譬如2008年经济危机后,制造业一旦低迷,就会出现大量(2000多万)农民工返回农村的现象,这类情况还会多次反复出现。第一代农民工绝大多数都会返回农村度过余生。第二代农民工的绝大部分会回到老家的小镇或县城安家。我们要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小农在中国会长期存在,而消灭小农有可能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
      所以,在未来,农民城镇化是主流。大约有5亿人可能在小镇或中心村过“半农半X”的生活。
在城市化和逆城市化并存的大背景下,企业家要参与农村、农业就必须要明确这些大趋势,再谨慎作为。
在未来,资本进入农业要遵循一些原则,关键是要与小农及小农村社共同体共赢,要做小农及小农村社共同体做不了的事情。换句话说,资本要做那些长期性、开拓性、基础性、前瞻性领域的事情,为小农及其共同体提供良好服务,千万不要跟小农在生产领域竞争,也不要试图消灭小农及其共同体,要帮助小农自主地退出农村、农业提供服务。
     资本进入农业,一定要避免犯一些常识性的错误,比如与小农在生产领域竞争。有些企业和地方政府结盟,靠政府行政手段和补贴拿到农民的土地建设农业生产基地,这种妄图把农民变成自己的农业工人的方法是行不通的。在农业生产领域,公司是没法和小农家庭竞争的,也是没有能力管理农民的。
      我始终认为,民营企业应该参与农业全产业链的互为服务,在全产业链中的服务能力才是企业的真正竞争力,靠钱多搞农业是一定会失败的。企业依赖公关政府获得补贴及优惠政策,让企业自己成为所谓的“龙头”老大,并企图把农民及其它农业组织排斥在产业链之外——垄断全产业链,会死得很惨的。我们看到,今天中国有约90%的“龙头”企业依靠的是政府的补贴维持生存,企业本身是没有生命力的。


未来农业何为出路?与小农合作方为上策
     我所建议的资本与小农共赢,是资本与小农村社共同体合作(和大寨村合作总比和小岗村合作强),重点推进农村农业服务业化进程,其中最好的选择是共同建立“三生”共赢的生态养生养老村。“三生”即生产、生活、生态。未来中国有4至5亿老人,是世界上最大的老人国。建生态养生养老村大有前途,既能解决中国未来的养老问题,又能解决农业发展和农民就业问题。城市养老的成本很高,但未必获得高质量的生活。如果村庄建设得美丽了,就可以让城里人去养生养老,不仅成本低、福祉高,农民的问题也能随之解决。
     资本参与养生养老村建设,必须要与小农及小农村社共同体一起合作,既要与农村小农的生产合作社合作,还要与城市居民的消费合作社,主导建立产销一体化的城乡生产消费联盟。
     未来一定会兴起食物安全运动、食物自主化运动、食物本地化运动,这场运动将主导全产业链的各主体之间互为服务,没有一个主体能垄断全产业链(极少数国企外)。未来的农业要求细化分工,互为服务。
(本文根据李昌平在2015年中国国际农商高峰论坛上的演讲改编。)
(作者系著名“三农”问题专家。现任中国乡村建设院院长、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兼职教授。)


上一篇:贺雪峰:农民工还回不回得去农村
下一篇:[风语者]父系社会向母系社会转型
标签: 农业观察
☞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质媒体或其他商业用途,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此文还没有评论.

非常时期,留言评论已经关闭,不便之处,敬请谅解,谢谢!

帮助指南

最新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