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弘扬传统文化,发布原创文学,散文,诗歌,随笔等,体现湖湘文化和乡土风情

年味之打豆腐

作者: 刘三作者文集相关文章阅读/评论:1751/0   日期:2017年1月19日

年味

       都快过小年了,周遭还没有一丁点过年的味道,大多数人都还在公交车上挤来挤去,不晓得老家现在这时候是个什么的景象?记忆中,以前此时都在过年倒计时了:二十四,敬灶祀;二十五,打豆腐;二十六,杀JIUJIU(杀猪);二十七,杀Xian鸡;二十八,舂糍粑......

           (一)二十五,打豆腐

       离家二十几年,还是觉得老家的豆腐好吃,豆腐品质的好坏主要取决于黄豆和水,如果那种矿物质丰富的山泉水,自然豆腐好吃。和老家差不多一样的喀斯特地形地貌的,豆腐都比较出名,如武冈香干、桂林腐乳。尤其高中时代对豆腐记忆尤为深刻,一日三餐基本不离豆腐,早上水豆腐、中午红烧豆腐或者香干,下午油炸豆腐,记得曾经还写过所谓的诗歌调侃过:

回忆一:高中生活

烛光、蚊子、破房
天下是否真有铁饭碗
楼板、连铺、疥疮
不如外面租房
豆腐、香干、三两米饭
可怜瘦瘦皮囊
流水、绿草、残阳
几人拥成雕像

        一般人家一年打豆腐的次数不多,如家里办酒宴,还有就是年底做猪血丸子、霉豆腐(腐乳)、豆渣的时候。平常吃豆腐都是购买,记忆中,每天早上六七点钟就有人挑着豆腐担子叫卖。豆腐卖买采用最原始的交易,物物交换,以黄豆换豆腐,卖豆腐的,都是自带量器,一般量器要大那么一点,并且再量豆子的时候,都会冒个尖。现在回想起来,每天赚那么点豆子,确实辛苦,渐渐的,卖豆腐的人少了,在农村要想吃上新鲜的手工石磨豆腐,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石磨豆腐工序比较多,杂七杂八将近十来道,即是体力活,破豆子、浸泡、再细磨等等,同时也是技术活,石膏的比例、冲豆腐的时间那需要经验,以前都是上一辈口口相传,再加上自己现场的参与、摸索、总结。

     对于我来说,打豆腐既爱又恨,爱的是可以吃上美味的豆皮和热豆腐,恨得是不得不起早床帮着做事,不是去帮着推磨,就是在家烧水做准备。南方都是人工推磨,纯苦力活,当时那细胳膊嫩腿得,推不了几下就觉得胳膊疼、体力不支,或许是先天原因,或许是饭都吃不饱,哪还有力气干活。可是每拿个碗,撒上几粒白糖,喝着新鲜美味的热豆腐时,内心又觉得是极大的满足。

      去年回老家时,特意到院子里到处走了走,基本上看不到石磨了,全是机器碾磨,端着热腾腾的豆腐,找不到曾经的感觉,时间的流逝,曾经的美好也只能停留在记忆里,回到了曾经居住的地方,却找不回心中的故乡,也回不到曾经的故乡,哪怕是一碗简单的石磨豆腐。

*************以下图片摘自网络*************

 农户将自家种植的黄豆,经过精选、破碎、浸泡、磨浆、过滤、烧浆、冲浆、压块等几道工序加工成传统农家年豆腐,一般用来做油炸豆腐、制作猪血丸子或者霉豆腐等美食

打豆腐

打豆腐

打豆腐

打豆腐

打豆腐


上一篇:不念过往,且看将来
下一篇:年味之杀年猪
标签: 乡土 农村 年味
☞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质媒体或其他商业用途,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此文还没有评论.

非常时期,留言评论已经关闭,不便之处,敬请谅解,谢谢!

帮助指南

最新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