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弘扬传统文化,发布原创文学,散文,诗歌,随笔等,体现湖湘文化和乡土风情

孩子们,我们这样学习

作者: igone作者文集相关文章阅读/评论:1897/0   日期:2017年9月9日

孩子们,我们这样学习

 李秀伟 罗浮国附

 

站在入校同学们的签字墙前,真真切切感受到新学期的开始不只是一个时间节点,一张张笑脸,一枚枚汉字构成的心愿,那一种圣洁的责任让每一位罗浮山国学院附属学校的老师感受到了刹那的沉重。
繁忙的迎接与片刻的激动后,还是“职业病”般地开始思考:
学生为什么要到学校里来?是来学习的!可是,什么是学习呢?
心理学家给出的概念是:学习是一种行为方式,又不仅仅是一种行为方式,“学习是因经验及与世界相互作用而导致的行为或行为倾向的持久改变。”学习的目的是获得改变,学习的概念本身已经意味着“行为或行为倾向的持久”改变,学习也构成目的。
 
“学天时习之,不亦说乎?”曾仕强教授这样解释:“向大自然学习,以自然为老师,并常常在生活中实践,养成习惯,不是很喜悦吗?”
 
以自然为师,以实践为道,以习惯而立,改变在其中,乐亦在其中。
那么,教育的目的在于促进学习的发生也应当是成立的。然而,教育怎样促进学习的发生呢?教育有没有促进教育的发生呢?
西方大学问家雅斯贝尔斯将人类的教育分析为三个层次:
 
经院式教育:这种教育仅仅限于“传授”知识,教师只是照本宣科,而自己毫无创新精神。教材已形成一套固定的体系。
师徒式教育:这种教育的特色是完全以教师为中心,具有个人色彩的传统,学生对教师的尊敬和爱戴带有绝对服从的特点。
苏格拉底式的教育:从教育的意义上看,教师和学生处于一个平等地位。教学双方均可自由地思索,没有固定的教学方式,只有通过无止境的追问而感到自己对绝对真理竟一无所知。
 
不难发现,经院式教育和师徒式教育产生于人类有了自己具有绝对真理性的知识之后,人类知识从无到有,人类智慧从蒙昧单纯到复杂系统;人类的先知先觉者、后知后觉者成长为教师,他们传递、引领人类知识的传承与创新;经院式教育者们将人类的真理作为教学内容,他们和学生一起传承,却没有太多的创造,“呻其占毕(照本宣科,呆读死记),多其讯言(满堂灌),及于数进(赶进度),而不顾其安(巩固)”(《学记》)者便是如此;师徒式的教育者们不仅传递知识,还能够启迪智慧,还能够开发课程,他们是学生心目中的圣人,他们能够解答学生、帝王乃至人类的困惑,孔子便是代表。
当然,孔子的教育既是师徒式的,也带有苏格拉底式的特征,更多的体现了中国文化里的“问学”思维,“童蒙求我”的智慧,这是特例。那么,雅斯贝尔斯所认可的苏格拉底式的教育应该是什么样子呢?师生平等、自由思考、相互启迪、教无定法、追问真理、无限思考、一无所知、开放创造。不仅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柏拉图也是这样的教育;在东方,孔子和孔子同时代的先师们也曾经做过这样的教育。
我们还可以再问:为什么苏格拉底的时代会产生苏格拉底式的教育呢?还是因为苏格拉底式的教育才有了苏格拉底式的时代?
我们的探究随着知识的发生、发展、积累来进行。
冯契先生说:我把认识的全过程看作是在实践基础上的认识世界和认识自我的交互作用过程,所以哲理境界由抽象到具体的飞跃,既要凭借对天道、人道、认识过程之道的辩证综合,又要求在自己的德性培养中获得自证。
“认识世界”和“认识自我”相结合才构成了认识,对世界的“辩证”与对自己的“自证”相结合才构成了学习。
只读书难以读出圣贤,只走路更走不出“道”。
人类的知识是在人类的实践认识过程中产生的。
是教育塑造人还是人构成教育,显然,马克思更倾向于后者。他批评“人是环境和教育产物,因而认为改变了的人是另一种环境和改变了的教育的产物”这种学说忘记了“环境正是由人来改变的,而教育者本人一定是受教育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138.)这就是说,教育并不是用以改变人的,人非社会决定也非教育决定,人是社会与教育的核心,教育作为一个过程,服务于人的发展而不是决定着人的改变。这就是马克思的“环境的改变和人的活动的一致”论,这种论断即是一种“变革的实践”。
如果教育凌驾于人之上,寄望于通过外力改变人、塑造人,其结果便是对人与教育的分裂。是违背人与教育的一致性原理的。那么,教育与人的活动的一致性实践接点在哪里呢?这就是教育的过程性,符合人的发展的过程性的教育的过程性。
“个人怎样表现自己的生命,他们自己就怎样。因此,他们是什么样的,这同他们的生产是一致的——既和他们生产什么一致,又和他们怎样生产一致。”(《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147.)
我们可不可以这样来理解马克思的话:
今天在做什么样的事,明天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那就是说,如果今天只是一味地死读书,那就只能当一个书呆子;如果只是一味地练技术,那就是一个单纯的技术员;学习是“叩其两端而竭”而不是执其一端的事情。
 
到这里,我们进一步明白了孔子的两句话:
 
子曰:“诵《诗》三百,授之以政,不达;使于四方,不能专对。虽多,亦奚以为?”
 
反对死读书,孔子说即便读的是经典,如果不能学以致用,“又有什么用呢”?今天,许多的读经学堂、私塾班,让学生纯纯地大量读经,是不是要听一听孔子的忠告?
 
樊迟请学稼。子曰:“吾不如老农。”请学为圃。曰:“吾不如老圃。”樊迟出。子曰:“小人哉,樊须也!”
 
反对学技艺,孔子不是鄙视老农和老圃,而是鄙事胸无大志学低级技术的樊迟要做普通人,题海战术,考试分数至上的教育显然也是“小人哉”的。
看来,我们误会了孔子很多年,他既不迷古信古死读《诗》《书》《礼》《乐》《易》《春秋》,更不是轻视劳动和劳动人民的技艺,他是在不断地阐述一个关于“学习”的道理。
学习是一种经历,没有丰富的阅读和积累,没有生命的经历和历练,就没有学习发生,这就是学习的过程本质。
现实的实践经历是学习的一部分,而作为人类创造的文明成果,特别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往往存在于精神和历史的层面上,很多时候和学生的人生体验不一致,教育的作用就在于创造这种一致性,让人的发展与人类的成果形成一致,这就是学习存在的哲学根基。罗浮山国学院附属学校将体制内的学科课程和中国文化经典,与中华文化思想、精神、美德熔融一体,这种一致性,构成儿童教育的思维基础。


上一篇:运气很重要
下一篇:规律:懂得才能做得
标签: 教育
☞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质媒体或其他商业用途,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此文还没有评论.

非常时期,留言评论已经关闭,不便之处,敬请谅解,谢谢!

帮助指南

最新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