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弘扬传统文化,发布原创文学,散文,诗歌,随笔等,体现湖湘文化和乡土风情

金玉满堂 莫不能守

作者: 悠思南作者文集相关文章阅读/评论:3970/2   日期:2007年3月31日

 史记记载秦李斯被权势所迷,后来遭赵高迫害,腰斩咸阳,不但付出了身家性命,还落得个夷三族的悲惨下场。临刑才对儿子叹息:我们手牵黄狗,肩系苍鹰,到郊外打野兔,那种平常快乐的生活恐怕不能再有了。这种悔悟以及对归隐于权势之外过恬静平淡的生活的渴望算得上刻骨铭心,只是一切为时已晚,代价也未免高昂了些。
  处于荣华富贵权势角逐中,普通生活注定是一种若有若无的向往,也许只是挂在嘴上说说,根本就是对吃不着葡萄的人一种炫耀,或许是在追逐名利权势时遭遇挫折后短暂的心灵休整,哪里舍得轻易放弃。进亦忧,退亦忧,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极天下之乐而乐的锦绣前程一定会到来。调侃虽则调侃,却也颇为风雅,总比阿Q式的无奈令人醉心。李斯的腰斩不算为过,夷三族未免过于残暴些,但比较被他玩弄权术迫害的韩非子,以及无数被坑害的儒生来说,简直不值一提。李斯的透悟还停留在个人上,他还念念不忘鹰犬搏兔,没有去想过被他所迫害的人当时是否也作如是想,也许再给他翻身的机会,恐怕不仅仅是鹰犬搏兔,而是立于不败之地,绝不手软,搏杀赵高,搏取稳固无忧的权势吧。
  比较文人李斯用生命换来的透悟,一介武夫董卓似乎反显得高明些。这位以残暴出名的卤莽枭雄,也许会喜欢牵黄臂鹰逐狡兔的游猎生活,打猎对他来说算是内行但只能成为爱好,他绝不会满足。他抢来许多的金银玉帛存放在一个叫坞的地方,自以为举事成功,就雄踞天下,江山坐不住了,守着坞也可以安享幸福太平日子。我们不能说这种有进有退的如意算盘不好不妙,看起来也好像很聪明,其实却愚不可及,或者干脆说愚可及,先不说欲望之箭被他自己拉得满满的,势难回头,就是他到了真想退而求其次的那一天,恐怕也只是一厢承愿,天地再大也无他容身之地了。他更想不到,还有人会惦记他那张肥硕充满脂肪的肚子,就在他的肚脐眼上,为他点燃了送行的长年灯,也算物尽其用,余光余辉经久难灭,照亮着他通往地狱的道路。
  历史上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人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动物,生下来就紧握拳头,开始漫长的攫取过程,欲壑难填,权势、金钱、物欲,直到生命不堪承受之重,不能贪渎不能攫取不能享用才无可奈何伸直了手,落一个空手而来空手而去。能够进退自如的少之又少,这不单独因为个人的原因,更多的是我们传统的主流文化只告诉我们,要么爬上去,要么摔下来。而对于到手的权势名利,又有几个人能自动放弃?老子说过,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功成身退,天之道哉。盛极而衰是必然的道理,道理人人能懂,做起来却办不到,历史上也有过极为少数几例功成身退的人,譬如陶朱公范蠡,但谁又说的清范蠡是不是为了西施,爱江山不爱美人?又设若越王勾践是一个能共患难又能共富贵的主,他还会泛舟而去,功成而富退,又设若天下一统于勾践之手,他又归隐何方?所以后来的吕不韦就看清了这一点,来一个富而谋天下。好在范蠡为后人总结了一条经典教训。狡兔尽、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也因此后来的张良、刘伯温之流学乖了,既要谋求某种程度的成功,又能善始善终。自然能不能善终还得看个人的造化。不然至今围绕张良刘伯温的死历史没有定论。
  家天下时代,功名利禄都仰主子鼻息,一将功成万骨枯,即使爬上权力的巅峰又得提防觊觎之徒,于是不停的争斗搏杀。但谁也不敢放言就一劳永逸,安享太平富贵。打从曹操遮遮掩掩不敢堂而皇之当皇帝,而由儿子禅居汉统,不久司马氏又取而代之,历史就如此演绎,直到赵匡胤黄袍加身才略有改观。权势搏杀中你死我活,血流成河,不择手段。全然没有官官相护惺惺相惜兔死狐悲的理性。任何一个处于这样一个时代里的个人,想稳稳当当把权势紧握手中根本不可能。因为权势总是骄而富,富而贵而骄,令人能欲罢不能。但权势转换得太快,也实在不稳当,总有夜长梦多之感,权势又是难于共享,我有了,你就不可能再有,即使能有也是不同层次的,而且过了这村没那店,财富不同,因为财富来自对普通低阶层的巧取豪夺,你有了,我也可以有,你挖地三尺,我可以掘地三丈,只要不是一锅子端掉,不是杀鸡取卵,彼此可以相安无事地共享,可以分而得之,当然还不能均衡,一均衡,奴隶也会学到平均主义,那样社会就没有动力了,后来割资本主义尾巴就是如此。
  这样看来范蠡功成身退求家富显得弥足珍贵了。不过也有绝无仅有的例子,不求富贵而富贵了的。一心寻求循规蹈矩尊卑有序充当着统治阶级教化牌位的孔老夫子生前潦倒,死后却为子子孙孙谋求了一种反‘富不过三代’的富贵,历代皇帝对他世代子孙加封加爵,甚至不惜下嫁公主,也算告慰孔老夫子在天之灵了。这算得上颠簸流离,刀光剑影的中国历史一大奇观。还有位极人臣差点儿可以光复汉室的曾国藩,虽然屡战屡败却因为洞达权势之妙又对传统文化看得透切,炉火纯青般地运用,上安朝廷,下征叛逆,从天国的灭亡中分到了天大一杯羹,正是他的老谋深算,生前得以善终,死后仰仗曾国荃抢掠来的富可敌国(何止富可敌国,就是整个太平王朝的财富)的财富,延续着一个家族的神话,又一次打破了富不过三代的局限,在继承了他老谋深算的家训和太平天国的财富后,子子孙孙,富贵得以代代相传。自然有一个重要的因素,他深知动乱的中国不足以保护这种富贵的延续,像当年范蠡荡舟而去一样,他的子孙更上层楼,漂洋过海,移居国外。从天而降的财富,对所在国来说无疑是一次天大的馅饼,胜过今天所有的引进外资。游戏规则的变化,也是保障曾氏后人富贵成功神话的必要因素
  家天下被推翻以后,同志们站立起来了,权势争夺似乎文明许多,同志们之间偶有阴招,但不再有刀光剑影,不再有腰斩咸阳的残忍,革命同志团结一致,枪口一致对外,再无兔死狐悲之忧,只有狼狈和合,共同致富的彬彬礼节,现代的贪官吸取了历史上所有的教训,也深知权势顶多保持一两代,而财富却可以‘金玉满堂,莫不能贪’。于是为子孙铺就了光明大道,又从曾氏模式中获益非浅,狡兔三窟,移居国外,卷走大量利用权势掠夺的人民财产存放在安全的银行,或者‘黄袍加身’弄一个外国的亮月,摇身一变或成为美英帝国的公民,再回国来开合资公司,财富经此一洗,变得干干净净。即使在位时劣迹暴露,也因同志之间投鼠忌器,乌龟王八鳖,尽在泥中歇,同志间要关心要保护。于是乎前腐后继,甘为子孙做牛马,抓了我一个,幸福一家人。历史到了这一步才算终于彻底推翻了老子自欺欺人的经典之言,而跨入一个前所未有的伟大时代。
  草2007.3.31


上一篇:筝(歌词)
下一篇:越狱第三季剧情介绍和大结局(2)
标签: 锐评 随笔 社论 李斯 秦朝 金玉满堂 莫不能守
☞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质媒体或其他商业用途,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忘记的诺言
@2007年4月1日 10:37:02
悠思南对历史还很有研究
能分析得这么透彻更是难得
刘三
@2007年3月31日 23:49:23
每个人都差不多
好像人活着就在被2个东西折腾
权和钱
归根结底就是1个,那就是钱
现在这个社会,衡量一个人要么是钱,要么是权
大势所趋,没辙。

李斯的失败给很多人提了个醒:
政治斗争就是你死我活的斗争
不能有儒者的心软
也不能过分自信
很多不可能的事往往都发生了
1

非常时期,留言评论已经关闭,不便之处,敬请谅解,谢谢!

帮助指南

最新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