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弘扬传统文化,发布原创文学,散文,诗歌,随笔等,体现湖湘文化和乡土风情

老家来的客人

作者: 刘三作者文集相关文章阅读/评论:4870/0   日期:2015年9月21日

老家来的客人

  谭江大学毕业后就留在了省城,分在一家省属国营机械厂,主要生产钻头、锯片等小五金之类的。谭江从车间的钳工干起,几年下来还混了个一官半职,每天都能有几个小时可以用来看报喝茶闲聊,日子倒是悠闲起来,不过工厂的效益也是王小二过年,一天不如一天。21世纪后,民营企业如雨后春笋,迅速抢占了原本属于国营企业的地盘,谭江所在的机械厂更是如此,原来就先天性的技术力量薄弱,在江浙和湘中一带小作坊的冲击下,机械厂岌岌可危,大半个厂子已经在倒闭的边缘徘徊。
  谭江是典型的半月光一族,领得工资只够他花半个月,余下的日子全靠借贷维持,省城里的同学朋友都成了谭江的私人银行,工厂以前效益好的时候,谭江有时也可以去预支工资。不过谭江深知信用的重要性,每次一发工资,就先把借贷结清,便于下次再来借贷。三十好几的人,还一直这么光棍着,同学朋友们都劝他早点把这事了结,每次谭江只有苦笑的份。自从跨入厂子的那天起,他就把打算把一辈子托付给机械厂了,拼死拼活的干,为得就是早一天混上一官半职,早日住上大房间,早一天娶上媳妇。一切还真像他当初计划的那样,几年下来,终于告别了了集体宿舍的那帮哥们,住上了三十来平方米的单身宿舍,第一次睡在单身宿舍里时,谭江都好几次从梦里笑了醒来,终于有了自己的空间了啊,一个字:爽!
  谭江觉得自己在省城混得很窝囊,不过在家乡名气倒不小,先不说是村里的第一个本科生,就单凭分在省城的一家国营企业,这个铁饭碗一直让村里的那些人羡慕不已。每次回家,村里不少人都把他当作宝贝似的,都把谭江当作了省城里大官。至于谭江一直单身的版本可就多了,最流行的就是说他的眼光高,普通的女孩子看不上,新近找的女朋友现在出国了,过几年才回,一回来看样子就会结婚了。这个所谓的说法居然连老父亲也相信了,一直在追问什么时候把在国外的媳妇带回来看看。每每听到这些,谭江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好哦哦几声便借口忙挂断了电话。
  近段时间谭江其实一点也不忙,诺大的一个办公室,就剩下了他一个人了,厂里的头头们都搞资产清算去了,自从上级部门来宣传了国有企业改制的政策后,工人们都在议论说厂子看来熬不过这个冬天了,开始还有一大帮人来办公室打听工厂倒闭了工人们的安置计划,被谭江几个无可奉告后,现在连个聊天的人都没有了,所有的人眼睛都盯着厂里进进出出的桥车。谭江也有点紧张,几年来除了钻头还是钻头,其他的屁都不懂,年纪也大了,工厂倒闭了还真不知道能做什么!
  就在谭江例行发呆的时候,老父亲打来了电话,说什么隔壁的老赵叔的孙子小兵周末要到省城来,想到谭江这里落落脚,顺便问问谭江有什么熟路没有,给弄份糊口的事做做?听到这几句话,谭江感觉到额头在直冒冷汗,想想自己那二十几个平方米的房子,怎么个落脚法阿,几年来在村里的美好形象看来是保不住了,心里倒有点责怪父亲多管闲事了。不过老赵叔以前对谭江很好,还资助过谭江读高中时的学费,他的孙子来了,能不好好接待下?想着想着,谭江觉得眼前的报纸突然变成了一堵厚实的墙,朝自己压了过来。
  谭江咬咬牙,决定到外面租套房子撑撑门面,谭江记得自己全部家当就四百七十一块三角,还是不放心,掏出钱包仔细的数了又数,连角票都没放过,没错,总共才四百七十一块三角,这点钱都不够请他们吃几餐饭了。倒哪里弄点钱呢?这几个月都是发的一半工资,欠兄弟们的借贷还没还!最后,谭江出了一道下策,冒充头头的名义从财务哪里借了一笔钱,纳闷的是,财务居然没多问一句。谭江花了几百元在工厂的附近租了套二室一厅的房子,家电齐全,装修的很精致。
  周末清早,谭江就去了火车站,老远,小兵就认出了这个所谓的大官谭江。谭江客气了几句,就拦了辆的士返回了出租屋。总共三个人,另有两个是小兵的同学。刚进屋,小兵就说,叔,你的房子真漂亮。谭江一听,脸刷的红了一下,同时也暗暗庆幸,幸亏租了套房子。
   趁着周末,谭江带着他们在城里溜达了几圈,尽了地主之谊,脸上装着笑容,心里却在痛得流血,巴不得他们马上就走。谭江随意问起了他们的打算,打算在省城呆多久,或者想做点什么事。
  小兵的同学说,他们想开个网吧,先想到处看看,叔叔你在省城呆的久,又有关系,您帮小风们出出注意吧!
  谭江摆出一副老练的样子说:现在网吧也不好开,省城里对网吧的规模要求很高,至少是百把来台电脑,还不如到家里开个网吧,灵活的多。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压根儿就不想在省省城呆下来。
  小兵:我们已经在市里开了个网吧了,感觉生意还很不错,省城的人更多,应该生意会更好,小风们打算到所有的大学周边去看看,看看能不能找到合适的地方。
  谭江也不好多说什么了,就给了他们一片房间的钥匙,说自己平常上班忙,你们就要自己照顾自己了,出去找地方要多留个心眼,注意安全。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小兵就高兴得告诉谭江,他们打算在某某大学开个网吧,理由就是那是谭江的母校,万一有什么事情,也可以找谭江去照应照应,最后问谭江能不能帮忙到学校里去找点关系,租间位置好点且便宜的房子。这次,谭江再也笑不出来了,赶紧翻开通讯录,一个个烧香抱佛脚去了,打完了所有的电话,最后连个拐弯抹角的熟人的熟人都没找到。
  同学提醒说,以前的周院长不是对你特别好啊?何不去找找他呢!经这么一说,谭江恍然醒悟,是哦,怎么把这个人关系给忘了呢,第二天晚上,谭江就拎了几瓶酒偷偷的鳖进了老院长住的大院,发抖的手几次都不敢去按门铃…….,老院长还是那么和蔼可亲,满口答应说帮忙去后勤集团去打个招呼,临走时老院长严厉批评了谭江,来玩还提什么东西,把东西统统给提回去,不过谭江还是空着手回来了,走出大院时,谭江还在心疼那几瓶酒。
  在老院长的帮助下,终于在学校新修的宿舍前面租了个门面,小兵老邀请谭叔叔过去指导工作,谭江总推脱有事,一直没有去网吧看过。听说他们的生意一直都很不错,黄金地段,全新设备,还有美女妹妹,服务也很周到,免费提供香烟槟榔,把农村红白喜事的那一套都用上了。可惜好景不长,一些人老来没事找茬,欺负他们是外地人,虽然请保卫处的出面摆平了几次,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几个月后,小兵便转让网吧回家去了,谭江也长嘘了一口气!
  小兵他们回去以后,在村里狠狠的把谭江吹嘘了一顿,父老乡亲们一说起谭江就竖起大拇指,不过谭江确实也了不起,几个月硬是白面馒头的给熬过来了。


上一篇:『YY的幸福生活』60、女人的优势
下一篇:人生的行李
标签: 散文 乡土
☞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质媒体或其他商业用途,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此文还没有评论.

非常时期,留言评论已经关闭,不便之处,敬请谅解,谢谢!

帮助指南

最新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