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弘扬传统文化,发布原创文学,散文,诗歌,随笔等,体现湖湘文化和乡土风情

『迷情记』10、激情,在现实中粉碎

作者: liusan作者文集相关文章阅读/评论:4834/0   日期:2015年6月9日

『迷情记』第一部  迷惘岁月

10、激情,在现实中粉碎

      学姐读研究生去了,鼠标也一直没有音讯,学姐离开学校的前一个晚上,谭江陪着在操场的石凳上默默的坐着,数了几个小时的星星,谁也没有说话。而自己,目前依然无所事事,闷的慌,突然觉得校园的人事都变得那么陌生。
     大四第一期刚开学不久,院里就通知做好毕业实习的准备,时间是10个月,中间没有假期,占用的暑假待毕业实习结束后统一补上。谭江被安排到了北京一所科研所,也应该是中国最顶尖的科研单位了,一起在北京坐毕业论文的同学有十几个。指导老师是个海龟派, 老师也姓谭,走路快的像阵风,很多时候都要小跑,才能赶上他的速度。
      第一次来到北京,脚踩在这个古都的土地上的时候,心情有点激动,终于来到了大北京,帝都。小时候做梦都梦见的天安门,现在可以亲密的静静的看着了。按奈不住内心的激动,南方的穷学生来一趟北京,真的不容易。第一个周末大家就约定清早去看升国旗,听所里的老师们说,看升旗的人特多,还有很多人在提前占位置卖的,以前只是听说过倒卖火车票、在火车上卖小板凳的,第一次听说卖位置的。
    为了占据有利地形,同学们决定,凌晨就出发,十几个南方小伙子,蹬着自行车从五环来到了长安街,来到了天安门,开始以为应该算早的,到了目的地后,才知道什么叫早中更早,广场上早就是黑乎乎的一堆人了,好不容易挑选了个视线稍微好点的地盘。
     六点五十几分,军乐声在广场的侧端响起,国旗班踩着整齐的步伐列队走了过来,此时谭江他们已经在广场上整整等了3、4个小时,国旗在空中绽开的瞬间,心沸腾了,忘记了自己是个穷学生,自豪感洋溢在心底,好像自己真当家作主,真能把握自己的命运了。
     同学们实习的单位离得都比较近,都在中关村南大街附近,没事都串串门,一起光着膀子喝着廉价的燕京啤酒,一瓶才一块二毛,喝完酒瓶子还可以退5毛钱,想象家里的啤酒动不动就是3、4块,不喝白不喝,大口喝酒,大口咬着馒头,肉不多,就不能大块朵颐了。
    有次就在谭江他们喝的云里雾里的时候,有人敲门,老三打开门,是个女的,她的高中同学,在北大读书,这些个光膀子的手忙脚乱的套上衣服,定定神,仔细扫描了下这位强闯男生宿舍的女生,长的很普通,园脸,脸上还长着几颗豆豆。谭江带着几分醉意,递上一瓶酒,来,满上。
      hoho,巡视员不喝酒,只检查。女孩边说边敲着锅子,今天怎么烧了这么一大锅,喂猪啊,对了,酒瓶子也不少呢。
     心里暗暗发毛,这女孩子看来不是省油的灯,泼辣着呢,不过还是有几分讨人喜欢的。   
     慢慢得习惯了老北京的儿化音,习惯了阴暗潮湿的地下室,习惯了光着膀子喝酒,更习惯了女同学敲着锅子、男生们仍然光着膀子自顾喝着酒。
     毕业论文按着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平常没什么事,可以上上网,聊聊天,打打情,骂骂俏,每月还能领上几百的补贴,有时候觉得这日子跟地主老财差不多了。经历连续的几次网络风波后,对于网络多了很多戒心,很多次在想,究竟网络的对面有多少真心?
      但是现实里,天天窝在一起的同学兄弟,有时候你也看不透究竟有多少真心,谭江是典型的悠闲族,不求最好 ,但是也不会最差,考试及格就行。所以,在每年一度的宿舍调整时,谭江理所当然成了北京的代表,回到学校打点宿舍搬迁的事宜。舍不得掏钱请人帮忙,一个人熬夜清点东西,原本同宿舍的留校实习的同学说好一起清理物品的,可是到了清点的时候,这小子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后来听说该小子跟北京那帮同学说寝室是请人搬的,花了几百元。这时候,谭江才后悔,不该从北京回来,也第一次觉得被人耍了,还是曾经称兄道弟的同宿舍的同学。也从那一刻起,谭江迷茫了,在日记本里写下了一大堆名字,企图从名字里找到答案,第一次对班里的同学做了注解,标识了ABC类关系,事实上,不管那类关系,十几年后,谭江联系的没有几个了,自然这是后话。
      10个月的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再次来到月台前,自己倒有什么可以留恋与不舍,同去的一个哥们勾搭上了实验室的一个临时工,在火车开动的瞬间,女孩在拼命的追着火车,拼命的挥舞着粉手。这一刻,自己知道了什么是离别,此去经年,还能重逢否?擦肩的瞬间,好像看到了,爱情跌落的声音,碎了,落在北京那卷来的沙尘暴中。
      当同学们穿着拖鞋,懒洋洋的晃在校园的时候,毕业找工作的字眼,慢慢涌向了宿舍、灌满了同学们的生活。幸运的是,谭江他们有将近10个月的毕业实习经验,更幸运的是,有一大批学长在各个单位,政府、科研、企业,或者私企,工作不用太担心,就业办的老师早就跟那些学长们联系,或许也早就替谭江他们规划了未来的行程。只是青春、激情,早碎做了地下的尘埃,回不来了,再也回不来了。


上一篇:『迷情记』9、那个叫我老公的女孩
下一篇:『迷情记』11、那年,我毕业
标签: 迷情记 小说
☞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质媒体或其他商业用途,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此文还没有评论.

非常时期,留言评论已经关闭,不便之处,敬请谅解,谢谢!

帮助指南

最新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