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弘扬传统文化,发布原创文学,散文,诗歌,随笔等,体现湖湘文化和乡土风情

我是小偷

作者: 悠思南作者文集相关文章阅读/评论:4372/5   日期:2007年6月2日

我是小偷

      傍晚时分,一辆停泊在码头上的驳船发出一声强烈的气鸣声,缓缓驶离码头。隔着猛烈拍着江岸澎湃的江水,送行的和踏上行程的船客依依不舍,挥手告别,直到彼此的身影模糊在对方的视线中,挥动的手微微发酸。

     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范老头却是独自一人,没有任何送行的亲戚,也没有朋友,这只是长途颠簸,行程中的一个站点,设若在老家或者某一个固定的终点,也会有一两个为我迎来送往的亲近之人的,范老头这么想,脸上绽放出悠然的笑容,只是在苍老的面孔上显得有些有些厚重,总不如身旁一对年轻夫妇那青春自然不加约束的笑容,铃铛一样清脆,欢乐久久不去。

      人生如梦,转眼间白发苍苍了。时不我待,我不能错过这次好机会,他对自己说。不久前,范老头在老家结识了一个寡妇,临出门时,寡妇殷切期盼,柔情似水的眼神令他陶醉,仿佛回到了青少年时代。可范老头既没有固定的工作,也没有生活来源,更没有安稳的谋生手段,少年时代养尊处优,甚至连肩挑手提的力气也是最近几年慢慢锻炼出来的。这次出来,是想弄一笔钱,不至委屈寡妇。年轻时范老头是个富商公子,后来成为一个大地主,享尽了荣华富贵的生活,然而好景不长,改朝换代后,一切都被剥夺了,还差点丢了性命。本来自己的成分不好,是不会有女人喜欢自己的,连自己的老婆也跟人跑了。

     寡妇的爱使他有了久违的温暖。好好做几次生意,赚它一笔钱,守着寡妇不出来了,多少年孤独的煎熬终于熬到尽头了,这南来北往的日子太苦了。每次出门还得提心吊胆,万一被抓住便是投机倒把的罪名。

      范老头不再顾望那些驳船栏杆边的乘客,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四个大大小小的包全是药材。这一次生意异乎寻常的顺利,在西北刚脱手了一批茶叶,完全出乎他的想像,狠狠地赚了好几百,见当地药材便宜得像内地的木头,便收购了好几种比较急需紧缺的,又听说涪陵的价格好,便满怀希望再赚它一笔,就回家与寡妇正式住到一起。怎么着也得对得起她,虽说不必添置什么嫁妆行头,但起码也得把家收拾整顿像个样子。再请亲朋庆贺一下。
车船往返,人在旅途,范老头总是小心翼翼,范老头一生坎坷,跌宕起伏的人生练就了随和而敏锐的处世之道,在广交朋友的同时也善于随机应变。是啊,出门在外,谁不是提心吊胆的,特别是钱财在身,总是小心为上。范老头把货物塞到简单的座位下面,为了省钱,范老头没有买上等铺位的船票,要是没有认识寡妇之前,他无论如何也会使自己舒适点,毕竟年轻时阔气优裕生活的痕迹挥之不去。但想着尽量多节余些钱置办婚事,终于忍住了没有买上等船舱票。

      收拾好了之后,范老头便拿出毛巾擦洗。那是他优裕生活养成的卫生习惯,虽然如今南来北往风尘仆仆,甚至干些力气活儿,只要一闲下来就会清洗疲惫和劳动带来的狼狈,再从容整理自己的服饰。刚上船时搬运货物就出了好一身大汗,整理货物时又沾上了许多灰尘。他一丝不苟洗完脸之后又抹平揉皱的衬衣。

       江面上吹来阵阵凉风,范老头感觉舒爽多了,该穿上外套,要不会受凉,时近中秋,出门在外弄病了可不好,他转身拿出外套穿上,终于可以舒缓一下了。他摸出一盒香烟和汽油打火机来点上一支,悠闲惬意地吸上。然后缓缓步出舱来到甲板上。抬眼之间发现有人看着他,那是两个瘦瘦的小伙子,该有十五岁了吧。他有点想起来了,上船时就有人往自己身边拥挤,也是他们来着。两个小伙子见他望着他们,眼神有点慌,掉过了脸。范老头也没有太在意,也许年轻人好奇吧。


        天边残留最后一道霞光,映入微波荡漾的江水中,磷光闪烁,若梦若幻,一切那么美妙。若非生计在身,范老头真想脱了衣服下水畅游一番,他的家乡也有一条大河,那是湘江,虽然没有长江这么壮观,却也与这里相连,范老头想像着这条河到家乡有多远,若是陆路与家乡起码有一千公里吧,河流的话会远些,他想不出具体的数字来。


         他歇了会,感觉有些凉,也快到开饭的时间了,便起身回到船舱里,才进入自己的铺位,又看见那两个小伙子有些慌张里离开。范老头扫了一眼自己的货物,似乎有挪动的痕迹,是小偷?是稽查?范老头心下闪念,看他们衣着不太好,还有点懒散的样子,不会是稽查的,那就是小偷了。范老头行走江湖多年,也见识过不少事情,倒也不慌不忙,他转过身来,赶上那两个小伙子,叫住了他们。
        你们两个小哥老守着我那货物做什么啊?
        嗯嗯,老伯,我们可没有做什么啊,是烟瘾发了,想找老伯讨一枝烟抽,有些意思不好开口哟,一个稍大的小伙子嘻嘻哈哈说。
        哦,想抽烟,直接说啊,范老头摸出香烟来给他们递上,他们接了烟大口大口吸起来,那吞云吐雾的样子很老练也很饥渴,看来有些烟龄了。
两位小哥是涪陵的么?
       不是,我们到涪陵找点生路。老伯,您呢?看您不像本地人,又带着大包小包的,是不是倒卖点什么?他们似乎担心范老伯误会他们的意思,又加上一句。老伯放心,我们不会乱说的,这年头谁不偷偷摸摸做点生意呢?
         生意谈不上,经常在这一带走动,偶尔带点东西换点小钱贴补家用,两位小哥对涪陵熟识,我一个朋友说城东一个市场当归枸杞之类的好卖,也不知到底如何?
         行情我们不大清楚,不过那市场我们却很熟识。到时我们给您指路就是。
        两个小伙子烟瘾很大,似乎烟草可以当饭吃,一根接一个抽着,范老头索性拿出两合烟来,两位小哥烟瘾很大,干脆你们每人拿一包,免得我散了,一晚上没烟可不好过。
       呵呵,谢谢老伯!老伯真够义气。我等却之不恭了。两位小伙子倒也不推辞。三人闲闲地聊着江湖上的事,小伙子不时对范老头讲述的经历显示出一种佩服的神色。


           老伯常年在外漂泊,穿着却如此讲究和整齐,又有如此不凡的经历和往事,想必年轻时一定不简单啊。小点儿的小伙子显得有些拘束,说话也很小声。
         嗯!是有那么一点儿,年轻时喜欢结交朋友,那时候家境也不错,这两年东奔西跑到过不少地方,现在老了,不行咯。比不得你们年轻人啊。看你们年纪不到十五六岁的,就开始在外面跑,找门路,比我强啊!
        范老头的夸张并没有给他们带来自豪。两个小伙子的眼神有些黯淡,哪里啊!老伯,我们家境不好,也没有什么亲人朋友,只能早早出来谋点生路,难啊!
        两位小哥做什么行当啊!
        我们么?大点的小伙子抢着说,我们年龄小,工厂不要我们,又没有田地,没有人管,没有本钱,就是有本钱也没有那个本事,好事轮不到我们的。哪像老伯到处有人缘,我们是无天管无地收,到处遛达,反正不要本钱都去做,什么好做做什么。
      到了吃饭的时候,他们犹豫着,还不肯离开,似乎想说什么,还是大一点的小伙子胆大,老伯今天叨扰了,真有些不好意思,我们中午就没有吃饭,饿的厉害,身上没有钱和粮票,刚叨扰您,解决了我们今晚的烟,您能不能好事做到底,能不能匀些粮票给我们吃上一顿。
       两位小哥怎么不早说呢?我虽然生意难做,请你们吃饭还是不成问题,不过我身上也不多了,钱全压在货物上了,还好明天就到涪陵,这里有一斤粮票一块钱你们拿去吧自己解决晚饭。
        老伯真是好人,多谢了!两个小伙子高高兴兴里开了。


        第二天凌晨时,天还没有放光,驳船在离涪陵很远的地方抛锚了,这一带已经久不下雨,河流都差点枯竭了,驳船也不能靠岸,范老头正在犯难,如何把四包货物弄上岸去,两个小伙子便走了过来,说一声老伯我们帮你扛到岸上去,不容分说一人拣了一个打包扛起来淌水就走,范老伯也只得脱下鞋子扛着两个小包远远跟着,人多混杂间,一下失去了两个小伙子的身影,范老伯还从来没有经受过这种淌水负包的活,深一脚浅一脚想要追赶都已经来不及,好不容易上了岸,早已不见一个人影。看来货物是被两个小伙子弄走了。好在贵重的药材都在小包里,只是可惜千里迢迢从北到南,一路小心,快到目的地时还是丢失了,唉,这该死的夜晚,该死的驳船,范老伯虽然有些心疼,但这些小财物比起年轻时豪爽的施舍来说算不了什么,既然丢失了,他反而宽下心来,淌水过河累的够呛,这孤山旷野的冷风飕飕,歇息了一会便觉得有些冷起来,他张望四野见前面路边有一个草棚,那是农民守瓜地遗弃的,先进去歇息等天亮时再找路去城里了,他想,这时候实在有些疲累和饥饿。


          到了草棚里,突然两个黑影走了出来下了范老伯一跳。黑影却说话了,是范老伯么?我们等您好久了,您怎么才来啊?
       我年纪大,哪里能于你们小伙子可以比呢?范老头又想,莫非他们还要抢劫我的钱财啊?可是到了这个地步也无计可施,听天由命了。
       老伯,我们还有事,不能陪您了,我们得赶路,货物在这里,您在这里歇息一会,天马上就快亮了,您天亮时顺着大路一直往前走,看见一条马路时往左拐,不到半里路就是城东市场了。我们先走了。两个小伙子说完又仔细嘱咐了范老伯一遍。
        多谢两位小哥。若非你们,我老头子今晚可惨了,还不知什么时候能把货物扛上岸。
        呵呵,我们应该谢谢老伯才是,谢谢您的香烟和晚餐,我们走了,后会有期。两个小伙子说完扬长而去,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天亮之后范老伯依照他们嘱咐的指引找到了那家市场,先找了一个小旅社安扎下来,然后每日里带那么一点点药材买,他不敢多带,那样得冒着投机倒把被抓起来的危险,他还得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不能老在一个市场贩卖。


        有一天他正在一个市场里摆摊时,便看见一群公安押解着两个人,两人已经被打的血肉模糊,勾着头,背上插着一块大大的木排,上面写着:我是扒手。后面蜂拥着许多群众,敲着锣向围观的大声喊着:快来看小偷啊!快来看扒手啊!


          范老伯觉得身影很眼熟,仔细辨认,原来就是驳船上的那两个小伙子。

首发:  爱港中文网 
http://www.igone.com.cn
版权所有,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投机倒把  贩卖走私 小偷 扒手

 

 


上一篇:太湖蓝藻事件:谁之过?磷污染?
下一篇:【醋坛风波录】16 离家出走
标签: 小偷扒手 社会
☞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质媒体或其他商业用途,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飞哥*
@2007年6月25日 21:37:54
0
刘三
@2007年6月3日 08:05:24
引用arron
迟来的祝福~~6.1快乐~~当然6.2也要快乐~~最好是天天快乐:)
场长过节回来了啊 ,心情好,天天都是儿童节
arron
@2007年6月2日 20:08:07
迟来的祝福~~6.1快乐~~当然6.2也要快乐~~最好是天天快乐:)
生活笔谈
@2007年6月2日 08:56:14
哈!!抓贼啊~~
liusan
@2007年6月1日 09:02:19
其实现在很多人,不能再单纯的用好与坏来区分了

不同的时期 不同的人 演艺着不同的面具
1

非常时期,留言评论已经关闭,不便之处,敬请谅解,谢谢!

帮助指南

最新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