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弘扬传统文化,发布原创文学,散文,诗歌,随笔等,体现湖湘文化和乡土风情

【醋坛风波录】连载二十三

作者: 悠思南作者文集相关文章阅读/评论:48178/9   日期:2007年6月24日

 坏了!再想拔腿就走已是不可能了。我心里一阵痛楚,不光是为阿美的惨叫,更为我们关系行将决裂,那血就是我们亲密关系遭受重创之后流出来的,本来那只能是我们欢乐的连接点,是我们欢乐的温床,沉醉留恋的乐园,但一切美好都已经被毁坏了,向我发出了红色的警报。我们还能延续欢乐,还有美好的未来吗?我无声叹息,思如奔鹿。

  啊!你出血了?我的语气非常关切,但我的内心却有了一种冷漠。我被自己这种发现所惊异,我在阿美面前从来是娇宠有加,今天似乎有些气急败坏了,我自度自己虽然不免官场上那种道貌岸然,但我总克制自己,绝不在家人和朋友当中如法炮制,但现在我却模糊了,我无形中还是露出了自己的尾巴。我明白我有些怕了,我既担心怕、阿美有不可预料的危险,更怕因此引起的一系列不良后果。

  惨叫声里,阿美别样娇弱,也呈现出一种病态的温柔,我赶紧把她扶在怀里,阿美凄然的哭声中有了勉强的笑容。

铎哥,你能原谅我么?我头好晕,铎哥,你抱紧我,扶我上床休息一会吧。阿美泪水吧嗒吧嗒全掉在我胸口上,由热转凉,我的毛衣全湿了。

你真是太傻了,有什么事也不同我商量,网络乌七八糟的,你怎么干这种蠢事啊,要知道,如果事情败露曝光,我这一生都毁了,真是的,算了,都是我不好,我也是一时气愤,你不要紧吧!

  我就是底下好痛,你扶我平躺下来。 铎哥,我真不是有意的,我无意中加入了那个论坛,里面全是些成年人,她们定期举办见面会,很胡来的,聊天时大胆而无隐讳,我也是在你不来的时候觉得特别无聊,就

  别说了,我们先不谈这些了,你好好休息。

  不,铎哥,我要说,我就一次漏嘴,在论坛里多说了些,但我从来不透露真实的身份和资料,我不会那么愚蠢,我得维护你的形象。铎哥,你要相信我。

阿美的情绪一场激动,她极力解释,做着最大的努力想取得我的原谅。但我感觉不妙,她哪里依然在淌血。

  我信你。你别激动,我一时气话。我言不由衷,机械地回答,我此时想着的是如何打发眼下的事情。

  你不是去三医院用的先进技术么?什么无痛手术,怎么也弄得如此严重。

啊!我也不知道,阿美别过脸。嗯,铎哥,我知道你一向对我好,我从农村出来,这些年都是你帮我,我从来没有欺骗你的意思,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想留住你,有时候你不来我就胡思乱想,但天地可以作证,我真不是有意要背着你弄出什么事情来。

哎哟!我的头好晕好晕,底下好痛,我从来没有如此难受过,我感觉我要死了似的,我会不会死啊,铎哥,我即使死了,我也是爱你的。

  别胡说了,阿美!我也爱你!我眼睛一热,鼻子一酸,声音也嘶哑了,我真想大吼一声,骂这个虚假的世界,骂自己混账王八蛋,想起几年来与阿美的恩爱和欢乐,我虽然无时无刻不在克制自己,但我难道没有付出过真情么?我自问自答我是爱阿美的,她的肉体她的神韵,陶醉了我多少时光,可是眼下,她却遭受如此折磨,这一切又都不是为了我么?

  阿美,我送你去医院吧,你这样下去我不放心。我口里说着要送她去医院,但我却不能有任何实际的行动。我上的脚仿佛被水泥浇注了

  不,铎哥,我不能给你添麻烦,我怎么能同你公开露面呢?我吃点药兴许就好了。阿美说话有气无力,我明白她此时不过在为自己的错误而死撑着,似乎想通过此举获得我的原谅,我如果坚持的话,她也没有理由拒绝,但是我能么,要是真让左邻右舍瞧见了,我不敢想,所以我忧郁着,终究不敢贸然采取行动。

  阿美,你都这样了,我大不了让人非议也要送你去医院。

  不,不,铎哥,我不能再闹出什么风波来,你赶紧走吧,要不,我让楼下一位大姐送我去。但阿美勉强的表情无法掩盖住痛楚,血依然在渗透,很快床单也殷红了,那颜色真刺眼,更刺激着我的神经,那是一种极不吉利的东西,坏了,坏了,我得赶紧远离这晦气的东西,我升迁在望,可千万别让这东西毁了我前程啊。我一闪念,心中又怨愤起来,你个死三八,全是自己惹火烧身,全是他妈的抓精子惹出来的,蠢货蠢货,真是该死,我内心咒骂着阿美,也咒骂着自己。死?我吓了一跳,不行,阿美要真死了,我也完了,明天的头版新闻,也许就充满了二奶网上自爆隐私,激怒包养情人,狠下辣手,等等等等,我也很快成了名人,成了社会堕落的榜样,家人、亲戚、朋友、都将摇头鄙视,还有阿丽,她也唯恐躲避不及吧!人人争相唾弃,成为街巷笑谈了,这不比死还难受。

  惨叫声中,我变得烦躁不堪,脑袋飞快地转动,我不能再无所作为。

  阿美,你必须得去医院,不然有生命危险,我说完拿出阿美的手机,拨通了120急救中心的电话,你自己讲,不要透露有人在身边。

  阿美痛楚中有些异样,但还是很听话地对120说了自己的事情。

  当听到120急救车的呜啦声响起时,我想起我该走了,我掏出一叠钞票,放进阿美的皮包里,这些现金你带着方便,卡上我再打些钱进去,我得走了,你好好看病,住院治疗,我接待了领导,晚上去医院看你。


上一篇:夏夜静思
下一篇:一只布鞋
标签: 醋坛风波录
☞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质媒体或其他商业用途,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悠思南
@2007年6月24日 19:18:30
谢谢各位关注!我稍作修改了
liusan
@2007年6月24日 15:07:35
谢谢,我自己都没看出来。可能上次复原的时候给漏掉了
生活笔谈
@2007年6月24日 14:12:30
引用
新发现:你的这个链接地址有错误,“article16”之后少了一个“.asp”
生活笔谈
@2007年6月24日 14:06:10
一开始看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并不怎么鄙视主人公,
就算一个人在外包二奶了,其实也没有什么,只要他爱的无愧于心,而不把二奶当作泄欲的工具和感潮流的工具就可以!
而今,一切都已经改变,主人公已经偏离了他人生的正确轨迹,正在一步一步走进 道貌岸然的行列,我,开始有点鄙视他了!
刘三
@2007年6月24日 12:44:08
人嘛,都有几面性的,某些人看是好人,另外有些人看是坏人
刘三
@2007年6月24日 12:42:54
我跟一个出版社联系下,场长你当赞助商哈〉???
arron
@2007年6月24日 12:34:15
这个连载可以拍大型连续剧了。
生活笔谈
@2007年6月24日 10:58:21
人性的丑恶啊~~
生活笔谈
@2007年6月24日 10:42:46
第一时间抢沙发~~
1

非常时期,留言评论已经关闭,不便之处,敬请谅解,谢谢!

帮助指南

最新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