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弘扬传统文化,发布原创文学,散文,诗歌,随笔等,体现湖湘文化和乡土风情

孔老的余热

作者: 悠思南作者文集相关文章阅读/评论:5177/4   日期:2007年5月29日

        初次见识孔老先生,我怀着一份特殊的敬畏之心。想想他那以总经理助理身份来到公司,老板又对他客客气气,礼遇有加,我这样一个小职员自然格外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闪失了。
  好在孔老先生与我有缘,在公司里的一年里自始至终与我有着千丝万缕的特殊关系。当然确切地说老孔在公司里只有两个月,两个月之后他就不大到公司上班了,后来悄悄地自行离开了公司,究竟何时走的,连我这个与老孔共事最长的人也不得而知。
  他来公司的第二天,老板交给文秘员一个待打印的文件和一台公司里新买的卡西欧中文打字机,可打字员不会使用,也不太懂拼音。我自告奋勇,花了一个小时看说明书,再花了一个小时把文件打好。那份文件正好是一份聘用书,聘用老孔为公司总经理助理。从老板启用这么隆重正式的聘用文件来看,有些非同小可,以前老板都是很随便请来一些需要的人才,口头上告嘱大家,这是新来的某某同志,以后就是你们部门的经理,希望大家配合工作,为公司创造效益。
  总经理助理这个头衔着实让我对老孔刮目相看,我暗忖老孔来头不小,要么有足够的关系,有亲戚在市里担任要职,要么自己以前担任过某部门的要职,要么本领非凡。不管怎么说,都直接或间接能帮老板在商海淘金出大力。我知道能进入公司的只能通过这两条途径。老孔属于哪一种类型呢?
  就在我还不太了解老孔到底因何身份因何原因进入公司核心层的时候,老板把我叫去,只吩咐我跟随孔助理去一趟东北。老板是一个城府很深的人,多余的话一字不说,我连去东北的目的都不得而知。我当时做梦也没有想到老板临时决定我陪同老孔去东北是对新来的总经理助理还有些不太放心,特意安排我去‘照应’的。老板没有明说,我也傻乎乎的没有意识到老板深层含义,只是后来明白时才佩服老板的安排很明智。在这里我并非自夸我起到了某种监督作用,而是后来发生的事情终于让我见识了这位总经理助理真实的本领。
  恕我无礼,学一回长舌妇。从老孔外表上褒贬一番。怎么说呢?老孔像一尊可远观不可近视的石雕,近看刀痕累累,塑痕斑驳,有些丑陋,远看高大威猛,形态可掬。身材高大,胖墩墩的,头也特大,眼睛有些小,嘴唇也肥厚,说话不急不缓,这样一种相貌性格介乎一种丑与不丑之间,似憨厚愚蠢,又似智慧内敛,简单地说他的外貌长相完全属于那种因你对他了解的深浅因你的主观看法而相应改变。
  那时候是92年,火车还没有提速,去东北得煎熬几天几夜。先坐上开往北京的列车,因老板是临时要我去的,我来不及买票,大部分时间是站立的,只能在白天乘务员不在时去孔助理的卧铺坐会儿。想不到老孔谈吐不俗,历史地理人文方面都有所涉猎,都能说出子丑寅卯来,我偏偏在这方面能乱话三千,说一个不知所云,于是乎臭味相投,我们在闷热枯燥的旅途中找到了共同的话题,由生疏而熟识,聊得热乎兴奋,很有点忘年交的味道,于我对他恭敬的态度里又多了一层亲近感。
  到了长春,我一步步一点点知道了此行的目的。孔助理先带我到银行划账,我们把公司汇来的十万汇票转到了农安县农行,然后直奔农安,住在站前旅社。等安顿下来,老孔给人打电话联系,黄鱼圈的老李赶到旅社与我们洽谈,并带来了黄豆和绿豆,我才知道此行目的是收购绿豆,后来也慢慢知道孔老先生是粮食部门内退的干部。那年头干部内退都有一个心照不宣的原因,工作上出了某种问题。为求一个晚节,冠以光荣的‘内退’二字,也算干部罢免一种奇观。
  我这个人对经商天生免疫,更不会业务洽谈,小时候母亲曾要我挑一担蔬菜上街卖,我上街后把蔬菜交给同村卖菜的,自己则躲到书店看连环画去了。象这种农副产品生意,行情啊,质量啊等各种指标我都一窍不通,孔老先生似乎也习惯我这种一窍不通,一番介绍后,独自去老李房间洽谈合同事宜。我乐得清静无事,躲在房间里看电视。隔了不到半个小时,老孔拿了一份已经拟就的银行抵押合同书让我签字。我有点受宠若惊。暗想老孔很会尊重人,在这种重要的经济事物中签上我的小名。于是匆匆一看,原来是一份抵押合同,因为我们合作的当地对象老李资金周转不便,提议将我们带来的汇款抵押在当地一家信用社,由信用社另外借贷资金给老李,老李再为我们提供货源,调购绿豆。
  天!我一看那份协议顿时头大,这不是变相把银子送给老李么?任由老李随便弄些绿豆打法我们,赚我们大把的银子么?联想到很多当地银行保护当地的骗子欺骗外地客商的事情,我怀疑老李居心不良,即使老李不是骗子,可钱到了他手里,以后绿豆的品质价格运输的费用等等等等不全由老李说了算么?这不是拿钱打水漂么?这么一想,我立即表态,这个字我不能签,我劝孔老,您也不能签,你不想想,万一老李根本不是周转不灵,万一老李偿还不了贷款,万一老李在当地负债累累,银行还会把钱给我们吗?我们的钱在银行作抵押与送给老李有区别吗?老孔一听这话蔫了,有些扫兴,极力解释说应该没事的,又说老李人可信,家大业大,从事农副产品好多年了。我问孔老助理先生,您认识他多久了?孔老先生说自己也不认识,是通过好友老王介绍的。我一听这话,肺都气炸了,强忍着,心想您老先生是迂腐呢还是无知,抑或心地好,诚心待人,相信人,再看孔老先生时有了奇怪的感觉,到底不愧从国营单位出来的,有一种陈腐的味道,都什么年代了,虽然没有害人之心,防人之心总该有啊,报纸上杂志上欺骗诈骗的事多多,您孔老先生难道从来没有浏览一下,非要亲自身体力行一番,要拿公司的十万元作试验?
  您就那么相信人家,孔老,我们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是想为公司赚钱,即使赚不了钱,至少得把十万元保住,万一上当受骗可不是闹着玩的,老李有诚心的话可以陪同我们一起收购,他的分成和好处费价格差我们都可以满足他,至于把钱放在他手里,我看还是放在自己手里安全。如果您觉得我的意见有问题,您不妨请示一下老总。我只好抬出老总给他清醒清醒。那好吧!我同老李再商量商量看看有其他途径,退一步我们再寻别的客户找货。孔来先生也不愿为这么点小事请示老总,同意了我的意见。于是又跑去同老李商量去了。过了一会他陪同老李过来我们商量第二天去看货定价。
  得知我们来收购绿豆,陆续有生意人前来洽谈。生意人到底消息灵通,何况这家旅社基本上都是来当地收购绿豆。东北人热情豪爽,说话干脆嗓门大,掷地有声,带来的样品把旅社里的抽屉都塞满了。彼此约好时间地点去看货。
  第二天孔老先生有些迫不及待,与我说好分头行事,我去一个地方,他同老李去一个地方,晚上回来汇合。一个年轻汉子用摩托拉我到了乡下一个简易的仓库,仓库里人来人往的,货并不是很多,大半都在车上,我四处抽检样品,抽检出来的绿豆样品质量很差,干瘪的,虫吃的,变色的,颗粒小,与汉子交给我的样品极不相符,汉子一个劲逼问我好不好,又吩咐那些已装了货物的车辆准备跟随我出发。天,东北人都这样做生意,货发往哪里?火车皮都未能申请,合同都未签订,将来怎么说清,是东北人相信我还是设套圈我,这里离城区偏僻,东北大汉气势凌人迫不及待的样子吓住了我,我还得要他送我回城里,南方人的狡诈使我蒙混北方人绰绰有余,嗯,这货物成色不错,可是这事我不能一个人决定,得回去同孔老商量才答复你,中,我送你回旅社等老孔,东北人满怀期待送我回旅社,回到旅社我就立即拿出原先的样品同抽检出来的实际货样作比较,差别相当明显,我说,你看你这样品与实际货样出入太大先不说价格上的差别,光这货样与我们所期望的太远,我希望你能为我提供更好的绿豆。汉子有些怏怏,不过还算爽快,回答我:中,我回头再给你找货源。
  送走东北汉子不久,孔来先生兴致勃勃回来了。小悠,我在老李的帮助下找到了一批质量很好的绿豆,价格定在七毛三,下午就发货去王府火车站,那里老李熟识,能马上弄到火车皮,我们现在出发去王府镇。孔老先生可能吸取了上次征求我意见的教训,这次竟然当机立断一个人拍了板。本来我也无话可说,问题是假如我与东北汉子谈成了口头协议,假如我也独断专行拍板,结果将是怎样一种情形?我不敢想像,也许经验老到的孔老先生早就吃定我不会拍板才这样急不可待与老李定了合同。我只能庆幸自己没有铸成大错,至于孔老先生与老李究竟有无猫腻,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接下来的事情简单多了,什么也不用管,一切由老李全权打理,很快一个火车皮的绿豆发往湖南,与老李左结算右结算尚余,五十多吨绿豆才花费八万,剩下的两万老李说已经压在哈尔滨的货物上了,要我们等待时日,等他同其他客户结算好后才还给我们。到了这时,我才明白,一切钻进了老李设下的套子。既然孔老这么相信他,我自然催孔老想办法逼老李还钱,可老李先是用七七八八的接口敷衍我们,后来干脆连人也不见了。问他家人,说在哈尔滨,问他手下人,说去了吉林,每个人说法都不同。而这时候我们几乎连差旅费都用光了,绿豆已经运到公司,那边需要孔老各方联系销售,孔老有些急不可待要赶回家里,老李托人送来一千块钱,信誓旦旦说宽以时日,目前只有这么多钱。孔老不管三七二十一,买好一张火车票,把剩下的钱扔给我,小悠,我得赶回去销售绿豆,价格每天都在变化,你就留在这里收老李的欠款吧。然后屁股冒烟逃之夭夭。
  到了这时,也无可奈何,只能相信老李的信誓旦旦了,我耐心地等待,到了老李答应的日子,却依然不见人影。好不容易打电话联系上时,老李说再宽待数日,结果依然失约,如此一而再,再而三,整整一个月的时间,老李就是躲着我,当用光了最后的钱,快要陷入饥饿边缘时,我再也无法忍耐,在一个好心人借了我50元钱后,我立刻买好一张火车票,赶往老李一个固定的收购点。老李还是躲着不见我,他的手下人还算好,供我吃喝住宿,如此等待了好些天,老李还是不见人,有一天当得知老李回到乡下家里,我发狠坐了马车赶到老李乡下家里,才逮住了他,这一次我拿出泼皮的功夫,无论老李怎么说我都不相信了,只管跟着他要钱,老李本质上还算本分,被纠缠得无可奈何了,终于答应还钱,还钱时却说出大堆的啰唆话来,什么孔老先前收受过他某些好处,答应给他提成,可事情办完却没有给他,他不能吃哑巴亏云云。我不管你们怎么商量的,我对老李说,这里有你的欠条,你就得还钱,你们之间的事以后再说,狡猾的老李最后还是使了一个小手腕,只还我一万五的现金,说小悠,剩下的几千我现在实在拿不出了,下次再还你们了,你若不信我也可以,现在跟我去哈尔滨收账,我收到了立刻还你。想想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怀揣一万五的钞票,只要老李随便动一个小心思,都可以弄得我哑口无言,叫天喊地的,那时候一万五足够我工作十年了。看来那几千块老李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再拿出来的了。我当即立断,只说回头给老总打电话请示一下,背过老李,飞快赶往车站买了汽车票连忙赶往长春,又买了火车票归心似箭急匆匆赶回公司。
  回到公司,孔老先生在家的销售情况也不乐观,到底是机关干部,平时指手画脚,对业务都是纸上谈兵,积压了好些天也无法卖掉,行情也有些低落,最后只能转手给当地一家专做绿豆生意的私人老板。那老板销售网络四通八达,做豆芽菜的,做馅饼的,食品厂家,粮食批发点。公司没有赚到多少,人家却收获不少。老总对这次生意自然不太满意,虽然略有价格上的进益,抵消了老李拖欠的几千块。若算上我们的旅差费与工资,一无所获,于是老总以我们有些欠账未能收回,压了我们的旅差费报销单,直接冲账抵消我们当时的借支。
  孔老先生呢自然光环不再,总经理助理的职位形同虚设,灰灰地来公司走了几天,估计处理一些账目,再行提供一些生财致富的门道,后来听说去了一趟四川湖北,洽谈更客观的农副产品贸易,但只见雷声,不见下雨,一桩生意也没有谈成,不是操作上的困难,就是老总觉得利润太少,风险却很大,而老总对农副产品终究缺少直接的信息,又对这个从国家粮库出来的干部实在无法放心,于是总经理和总经理助理度过了合作的热恋期,最终突然冷淡期直接走向分手期,总经理助理孔老先生的身影终于不再出现在公司里。
  而后有一天,偶然在一个小区再见了孔老先生,孔老先生苍老了许多,也安分守己多了,坐在院落里拿出一本历史传记戴着老花眼睛,一丝不苟沉浸在历史某一段时空里。彼此问候之后,寒暄了几句,我不忍过分打断他的阅读,告辞之后我想,以后恐怕不会有人以总经理助理的头衔打乱他平常恬静的退休生活了,他的余热恐怕只能留在夕阳下吧。

 

 


上一篇:闲人樊求圆
下一篇:长沙民俗风情之饮食风俗
标签: 浮世人事绘 素描
☞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质媒体或其他商业用途,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igone
@2007年5月29日 14:57:41
用心去看文字,我们就很感激了

至于谁是谁,都不重要呢
arron
@2007年5月29日 08:39:40
igone...我好奇的是这里到底是几个人在写啊?
偶又点搞不清这里谁是谁了
刘三
@2007年1月8日 22:06:21
看来博乐网
还是有几个喜欢文字的阿
刘三
@2007年1月4日 11:04:15
把孔老刻画得很传神
其实很多公司的总经理助理都是闲职,更有些就等同于老总秘书.
其实老孔适合当个顾问,顾而不问
1

非常时期,留言评论已经关闭,不便之处,敬请谅解,谢谢!

帮助指南

最新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