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弘扬传统文化,发布原创文学,散文,诗歌,随笔等,体现湖湘文化和乡土风情

关乎秋无关秋

作者: 悠思南作者文集相关文章阅读/评论:4787/0   日期:2007年9月11日
  气焰嚣张的夏挟着余威,火一般继续流窜着,热腾腾赤裸裸侵袭了秋的领域,毫无商量的余地。秋怯然不敢声张,迫于夏的狂热和粗暴,只敢悄然无声地在日历上签了名,标明自己已经来到,却不能按部就班不敢于现状中据理力争,维护自己应有的权益。
  唉,南方的秋啊,竟是如此年复一年地姗姗来迟,直待夏这个街头暴徒对着往来行人肆无忌惮饱施淫威耀武扬威而去后,才轻飘飘地伴随着被惊落的枯枝败叶,唦唦轻语宣告到任。
  古人说一叶知秋,想当然觉得这一叶应该是高大树木的阔叶。从住家到工厂的不足十分钟的步程中,看到的都是四季长青的樟树和松柏,樟树叶小,松柏又是针叶,秋的气息如此甚微,而我这个夏天除了上班占用八小时略多,余下的时间几乎足不出户,因而连一片枯枝败叶也难得一见。出大门是马路,路边有本该是绿化带却被郊农见缝插针种下的菜蔬,被烈日暴晒被来往车辆气浪粉尘污染,那零零落落羸弱的果实,藤架上的枯叶很能说明这个夏天酷热和干旱,连带秋也深受荼毒。电视上常见没完没了的地方新闻,报道意气风发的官员组织农民如火如荼进行抗旱,播种秋季作物,照例官民都会喜笑颜开,发下豪言壮语,要把干旱带来的损失降到最低,这个最低肯定与夏季作物颗粒无收之间有了无限的想象和余地,灾害演变成电视秀,也算是转祸为福的好资源了。而市场上本地菜农出售的畸形菜蔬农副产品和畸形的物价却说明干旱依然在持续,说明灾害仍在延续和辐射。
  秋雨最终还是来了,起初的秋雨总是稀疏几滴,仿佛仅供洒扫庭除之用,却也给苟延残喘的植物有了生的希望,不要说久旱之后的甘霖,就是空气中的湿润也是植物所孜孜以求的,而由此形势急转直下,秋意坚决,一日凉而日日凉,秋终于摆脱夏的控制,按部就班履行职责了。
  虽然期盼秋天已久,但这不是我想象的秋。想象中的秋,天地开豁,蓝天白云,风吹草底,水凉似玉,万物和谐丰盈,秋会迈着欢乐轻盈的步伐,走出户外,走在菜园里,走在田野上,走在山岗上,走在林野中,秋是一个喜逐颜开的验收员,给成熟的大地大地的成熟统统贴上金黄色的标签。
  原野触目所见,尽是一年来阳光雨露大地滋养之劳,贪婪的绿吃饱了喝足了,面色金黄,滋润光亮,象一个欢乐的酒徒摇头晃脑,吐着舌头,迎着风,迎着雨,炫耀昔日的荣耀和光辉,志得意满趾高气扬溢于言表,酒醉心里明,尽力克制自己,含蓄优雅地想收敛起热情,脚步便放慢了,却不妨沉甸的身子一个趔趄,险些倒下,酒气翻涌, 便又乘着酒兴起舞轻盈。
  种种树木枝叶,无不为自然装点以喜庆的色彩,饱满凝重,却不失鲜艳明朗,生命都在凝止,逐渐收敛,层层包裹,以待来年更加灵动和奔放。果实累累中透露着诱人的甜酸,野花烂漫似乎比春天更卖力,到处用美丽炫目点缀地面,成熟的花粉招蜂弄蝶。而成群的蜂蝶欢歌起舞,宁做花下奴,辛勤酿蜜露,为谁辛苦为谁忙,谁也无法预测也不会去想这是不是最后一次。‘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也许一夜寒风秋雨,残花败枝落蜂无数。是啊!秋天注定是一个转换季节,得失之间,你绝不能强自为之,也不得不放慢进取的步伐,但其中无争的悠闲和有一分是一分的闲趣想必也是千金不换的吧。
  这种种秋象终归是想象,实在有点纸上谈秋的味道,有时真想破开城市的围墙,行万里路,从广阔的自然中领会秋的意境和真谛。然而随着人类的膨胀,连自然这个词汇不但变得虚伪也不切实际了,你破开了城市却永远破不开倾巢而出欲望无边的伪自然。如果强自求之,也只有求诸自心了,可谁又确切无误地让所有人相信,心灵就可以解决一切呢?也许有人鼓动如簧之舌大言不惭蛊惑世人也蛊惑自己,但别人也可以坚信相信那只是自欺欺人而已。也许对于衣食无忧享受所谓利益的人来说,他们站着不再腰痛也是可以为所谓的主流需要摇旗擂鼓‘蛙声一片,稻花香里说丰年’了,而那些于生活底层挣扎着的大部分人,除了身体力行之外,既无隙高层次的追求和内心沉思,实际上他们也没有所谓求思的语境,如今仿佛连呐喊都可以省去了。
  生活离不开工作,对于现代人来说,要先有一个被剥削的机会才有生存的机会,曾几何时,我们沉浸在被剥削被压迫的痛苦中,如今我们只能沉浸在不能被剥削和被漠视的痛苦中。现代管理理念却说,一个人应该先找一份工作,珍惜这份工作,然后谋求发展,但是事实上往往是你很难找到一个工作,即使找到了工作,也就永远陷入了一个毫无发展的地步,唯一的发展就是换取五斗米完成人生的生理过程而已。我所在工厂属于季节性加工劳动密集型工厂。就如学子上学一样,也是秋后招工。今年附近农民来应招的比往年多,远处来务工的也不少。虽然工资少的可怜,一天十个小时女工也只能挣下不到两斤猪肉的钱,男工好一点,超额完成任务就可以买到三斤。可竞争却还很激烈,管理层凭印象剔除了所谓‘刁民’又趁机安插亲近之人。我不用去思考这种竞争是否如管理理念中珍惜的对象,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谁都对如此强度劳动下的工资极不满意,但都抱着先进来再说,期待水涨船高,在猪肉比人肉还贵的今天,厂方会大发慈悲加工资了。但他们自己也知道,厂方不加工资,他们也会继续务工,从某种角度某种意义上讲,这一座工厂为他们带来消耗了剩余劳动力,给他们带来了额外的非农业收入,工厂就象一个自私但并不十分狠毒的后娘,有娘总比没娘好,依稀可以找到一份失去的母爱来。自然反过来说,正是这低廉的劳动力成就了工厂最大的效益。而今年,洪涝旱灾接连而来,官方也无力四处贴金,自然那些干旱到不够典型的地区最终只能干旱到无旱可抗的地步了,因此当增加工资被提到管理高层时,高层想的是那些没有被招进来工作的人,你不做有的是人做,因此这一份工作也真的弥足珍贵了。
  于是他们父携子手来了,兄弟搭档来了,姑嫂搭伴来了,婆媳照应来了,偶尔间杂几个少不更事的娃娃脸,原来是刚刚辍学出来打工,大人不太放心单行去广东等发达地区打工,也因为此时不是大量招工的时候,因此带在身边稍作锻炼,过了秋冬,自然到沿海地区开始打工了,但其前程完全可以预测,注定是不分昏天黑地的工厂里加班加点的命运。没有文凭没有特长又能好到哪里去?即使有一个大学文凭,找一份好工作也是很难的,也基于这一点,便很有人想得通,一个默默工作的妇女就因为儿子考取了北京一所财会大学,却因筹措不到足够的学费狠心让儿子辍学,儿子不言不语别扭了好长一段时间,直到开学时间过去了,家中的空气才为之缓解。对他们来说,本该喜气洋洋的秋季本该成熟的秋季沉重的不是果实而是不堪重负和永远的歉疚。
  这个秋我也轻松不到哪里去,作为一个熟练的机械操作工,依然要应付形式性的招聘考试。对于眼下这份安身养命的工作,自然严阵以待,于是忙碌了几天,暂时过关了。妻子把自己也卖断了,拿了单位一万五千大毛,从此双方彻底自由了。接着女儿也开学了,学费又涨了不少,是一家就近的私立学校,很想送到公立学校,但附近的公立学校名声低落,接二连三出了几桩轰动全国的事件,虽然几率低,象中彩一样,还是不愿冒此提心吊胆的危险,只好作罢。
  一上班就是夜班,隔了一个夏天没有上夜班,疲头疲闹了好几天才适应过来,正在写此文的时候,却又得了一个令人悲痛的消息,妻子的表弟在长沙打工被人打死尸体从八楼上抛下来,而去年的夏天,他在此地读技校的时候放假时来家待过好几天,很帅气的小伙子,嘴巴也甜甜的,离开学校后,先是在超市里打工,说要好好学习,将来自己也开一家超市,后来不知怎地辗转打工去了宾馆,也许正是宾馆是非地,平空招来横祸,原因至今不明,只是把经理给逮住了,案件仍然在调查中。今年春节时曾接到他的电话,说急着去长沙报道,不能一聚,有空时再来家玩,不想那一通电话竟然成了他对我的绝音了。妻子的舅舅也只有这个独子,悲痛不待多言,失魂丧魄赶往长沙处理后事,整个家族亲友也阴云密布,痛心哀伤,不胜唏嘘。
  而接着妻子的姑父又半身不遂,瘫痪了。
  唉!原来这是一个多事之秋啊!
  
 
 

上一篇:[红楼诗抄]第三十四回 情中情因情感妹妹
下一篇:网络写作知识
标签: 散文 随笔 关于秋的散文 秋天的故事 秋天的韵味 多事之秋
☞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质媒体或其他商业用途,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此文还没有评论.

非常时期,留言评论已经关闭,不便之处,敬请谅解,谢谢!

帮助指南

最新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