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弘扬传统文化,发布原创文学,散文,诗歌,随笔等,体现湖湘文化和乡土风情

日子(敏思红尘命题作文)

作者: 悠思南作者文集相关文章阅读/评论:4400/1   日期:2007年10月18日

日子(敏思红尘命题作文)

       日子总不太起眼,在不惊不乍中悄然而过。我们用来刻划时间记录光阴大有世纪年月,小有时分秒乃至微妙。往大的远的追溯,科学家可以用炭十四之类技术为我们确定远古文明具体世纪年月。往小精确度由百分数到千万分数,而可以此确定时间和速度,生生把一些同样天才的运动员区分成第一第二第三,荣誉归于冠军,亚军只能望其顶背,徒然叹息。

        宏观也好微观也好,时间其实很难把握,即使我们简单以白天黑夜的轮回区分的日子,我们同样不可把握,也很难说清是我们踏着日子在行走,还是日子踏着我们在行走,也许更应该看作一种永不休息的互动,或者看成一只看不见的上帝之手在推动我们。这一只手我们永远无法看见,好在我们尚能感觉到,而且确信无疑地感觉着这种感觉,并且为这种不可确定而确定了一种方向,时间之箭总是向前的。我们虽然在某些科学幻想和无法验证的科学推测中为时间设定了一种反方向,甚至突破时空,而回到过去。可是当我们回到过去有可能杀死自己的祖母时,我们还会出生么?我们还能感觉自己确确实实是存在着的吗?这种看似荒谬的设想果真能存在么?或者更大胆地设想,我们爱上自己直系先祖某位异性,这种乱伦又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恶果呢?或者干脆象寻秦记那样回到古代杀死暴君,那历史会不会真地由此改变?这种改变又有无限的可能,就像一块白板,我们可以用任何能擦洗的笔墨描绘无限的图画,画一遍擦洗掉,从头再来。我们不必为世上没有后悔药而发愁。

      还有时间如果象钟摆一样来回摆动,一如白天黑夜般轮回交替。先是前进,尔后倒退,先是人类正常的秩序,外祖母生下母亲,母亲生下儿子,倒退时便是儿子钻进母亲的子宫消失不见,随即母亲返老还童,变成婴儿也消失于外祖母的子宫,由此慢慢地人类整个儿退化到远古时代。这样一来,我们必将纠缠于先有父亲后有儿子还是先有儿子后有父亲的难题。这种种悖论难题我们无法解决,也无法解决眼下的种种问题,先前我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与一个美丽的女郎幽会,可现在她投入了他人的怀抱,我因此悲痛欲绝,我多想回到先前那美妙的时光,可是这注定是加剧痛苦的幻想,世上是没有后悔药的,即使时间倒流,也不会经当初的途径作机械的倒退吧。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我们为时间设想了一种反方向,我们仍然不得不运用‘过去’这个词和涵义,因而‘过去’也就是所有的昨日最终还是局限了我们的想象。时间错乱将是无法设想的,先不说种种物理的存在都可以在某一固定时空中再现,地球一定不堪重负,再假使所有曾经生存过的动物和人类也集中出现在某一时空,彼此因食物链条而积下的冤仇敌对以及人类社会的倾轧敌对都会爆发吧,解决争端、解决积怨、厮杀和战争无可避免,若拿巴以战争比起来—算了吧,那根本是无法想必的。只能这样说,那一时段恐怕就是圣经说的世界末日吧!看来时间不可错乱,也许错乱只能存在梦境中,但我们醒来时,所有梦境不也清晰地显示着某种脉络么?如果我们足够耐心,不也可以把梦境重新拼接成一种完整的情景么?

      我们能编织梦境,但无法编织现实,我们一生中有过多少日子?在所有这些杂乱无章的日子里,我们能从中找出真正属于自己的么?当然毫无疑问那些日子‘只能’是你的日子,但你又属于谁呢?你只能属于日子。日子就是一只看不见的手挥动着鞭子,扬起落下然后收回再扬起再落下,过程截然分明,白天黑夜交替,我们一直被日子所驱赶,但我们却狂妄自傲宣称日子属于自己,我们一如在不可确定的空间里宣称‘我的地盘我作主’,我们也坚称自己抓住了时间,我们好不脸红地说‘过日子’,甚而高唱‘今天是个好日子’须不知,这时候日子无声地嘲弄着我们,一脚把我们踢进了时间的垃圾箱。久而久之,我们麻木了,我们一不留心就很容易把日子忘却了,我们能记住的确切日子似乎只有三天,昨天今天明天。即使这少得可怜的三天也是那么不确定,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每一个明天一当你说出来,很快就成了今天,而今日稍不留神就倏忽过了,只能成为无从攫取无法挽留的昨天。

       我们能记住这三天其实足够了,试想历史上有多少日子不被忘记,又有多少日子不被重复着,你能说出,即使当某一个大放异彩的日子被历史特别注明,谁又敢保证于历史的某日这个日子不被亵渎?某个属于伟人的日子对于平常人来说也许是个痛苦的日子,日子只能是日子,一当注入太多的意义,就将对其它的日子造成一种炫耀式的侵犯,剥夺了其它日子应有的璀璨光彩。试想把历史上那些注入重彩的日子剥离出来,历史必将成为一种没有逻辑没有情景的苍白之物,是一种索引。好比图书馆起火,你只抢住了图书馆的一种索引,而所有图书却焚毁一空,或者像一串被主人遗失的钥匙,而珍藏瑰宝的柜子早已被主人换过了锁或者干脆掏尽一空。

     我们只能关注属于我们自己的日子,所有历史上曾有过的日子和他人的日子只能作为我们的参照物。我们会怀念过往的日子,无论甜蜜还是苦难,总会不经意地从记忆的仓库里翻晒出来,甜蜜自然回味无穷,而苦难更被我们自嘲地累积沉淀以对付明天,但究竟如何对付呢?也许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也许好了伤疤忘了痛,也许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有时候我们不得不把一切押在我们的承受能力和遗忘能力上,无法承受者自然无法安享当下的日子,无法寄予明天以厚望,而承受力大而无当者自然近乎遗忘,即使不会遗忘,也只是麻木地存档,就好比睁着眼睛把焦距调在物像的中空,一切物像都是一个模糊的影子,我们的焦点注定是自己的生活。

       当然,即使焦点所在,我们也会倏忽眼下的日子,既然日子转瞬即逝,既然一切注定成为昨天,既然我们同时间相互践踏,相互竞赛,我们似乎找不到确切的理由抓住现有的日子,和谐舒心地互敬互爱,我们仿佛象一对前往法院办理离婚手续的夫妻,离心离德分道扬镳已不待言,也许内心里我们都希望挽救我们的婚姻,共唱和谐进行曲,无奈同床异梦日久,无奈矛盾不可调和,无奈为油盐米醋为各种家计所纷扰,他脚步欢快,夜夜笙歌,尽情挥霍,她却含辛茹苦养育儿女任劳任怨。他只给她渺茫的希望以及遥不可及的的承诺,只为换取你无限的忠诚和愚昧的服从。

       而明天几乎就是希望的代名词。是的,希望总如悬挂天际的星辰,于缥缈间闪烁耀眼的光芒,总会在一个注定无法到达的明天,我们期盼着美好的日子,好日子似乎真的不会离我们太远,它会经常出现在统治者的理念中,出现在政客的嘴巴上,出现在当红歌星的洪亮的嗓门下,出现在粉饰太平,雕饰水深火热的代言者理论家甚至所谓圣者的笔下。当昨日早已离你而去,当今天把你践踏得体无完肤,所有的日子与你的脚步分道扬镳,你有什么理由相信自己能把握住明天,你有什么理由相信明天将是一个好日子?

      自从辨证唯物主义创立以来,也成了某种可供利用可供解嘲的工具,但有时候辨证出来的东西其实最容易迷茫真实。而可供选择的无限可能都将从辩证唯物这条大道上通过,在这条大道上只有一家饭店,所有的菜肴又只能出自那乡下土厨师的手艺,你又不得不为此付出高昂的价钱,你心中的懊恼,愤怒自不待言,但是你为了活命,为了补充力量,你也不得不忍受这种糟透了状况。除了忍受还是忍受。

      当然,即使是忍受,也是有希望的影子,没有了希望的忍受是无法想像的,自古及今,都是忍受而来,都在寄予着希望,在这一点上我们都不约而同地成了愚公,人类繁衍生息,也就繁衍着希望,高山不可隔阻,大海无法拦截。我们即使再练达也会嘲笑智叟吧。前人说过,不如意事十之八九。那剩下的一二,当是日子中的黄金时段,有此黄金时段足够我们舒心一二,长久的煎熬,长久的等待,那短暂的惬意当弥足珍贵,无怪乎那些无病呻吟的歌手,偶尔的无意义呻吟也会带来潜在的有意义,今天是个好日子,你若练就了清客之流王圣之道,当反观自我,即使不是一个好日子,也照样超然出世当成一个好日子的,自然此时正宜站起来说,这样既不腰痛,也能吐气如鸿,声震寰宇,引领潮流。但依我想来,我只愿把日子踩在脚下,无论昨天还是明天,我都能够像现在这样,把日子踩在自己的脚下,踩着的就是今天,脚尖就是明天,脚后跟就是昨天,我能真切地把握,真切地感受,我可以由此决定自己的方向,我也可以踌躇不前,我可以像一休那样,先休息一会儿,至于日子虽然依旧行走着,但我已不允许它把我践踏,去你的日子,我只想休息一会,我即使休息,也照样可以抓住属于我的日子,当我醒来,日子也一如既往悠闲地跪在窗前等着我,那儿也许有一盆菊花盛放。
 


 


上一篇:日子
下一篇:我们相爱过12
标签: 散文 敏思博客 命题作文
☞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质媒体或其他商业用途,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igone
@2007年10月18日 21:53:39
还真服了你

能看完确实不容易的

就日子这个话题来说,写的过于深奥了

反而觉得少了份亲切、自然和朴实

科班式的作品
1

非常时期,留言评论已经关闭,不便之处,敬请谅解,谢谢!

帮助指南

最新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