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弘扬传统文化,发布原创文学,散文,诗歌,随笔等,体现湖湘文化和乡土风情

怆然岁月(传奇故事连载01)

作者: 悠思南作者文集相关文章阅读/评论:5728/2   日期:2007年10月29日

晚景凄凉(怆然岁月录01)

     我的身体日渐衰老,要不是自己平时注意保养,也许根本熬不过今天,怕早已见了阎王。
     就是现在,小病小痛经常造访我这个老顾客。我不得不经常备用镇痛消炎药来打发它们,自然固本培元,仅靠这些临急受命的药丸根本无济于事,我还得依赖一些补药作为强大的后盾抵御来自衰老和死亡这个魔咒。活着竟是如此的艰难,但是我还是充满着对生命的向往,对生活的眷恋。一个老人随时都有可能倒下,再也爬不起来,但我依然希望明天早晨能够醒来,能够起床,能够看见初升的太阳,看见欣欣向荣的万物生长,看见熙熙攘攘的人东来西往,我依然能够吃下丰美的食物,即使不能像年轻时那样大快朵颐,看着闻着尝尝也是一种惬意欢畅,我更希望身边的人们向我恭敬地问候致意。
  每天里我还可以事事操心,还可以亲自去菜市场买生活用品以及食物蔬菜。我变得越来越多疑,对家里这个老婆子,我实在不放心,我不得不自私地计算着每一分每一文。虽然时日不多,也许明天早上就无法起来,但我不能不做活着的打算,虽然生活开支很少,可是一旦病倒,谁会管我呢?一旦我撒手人寰,谁来为我负担丧葬的费用?我不得不拮据打算,还有我不能临死时什么都不留下来,唯一的女儿我是不会指望她能够为我后事操太多的心。我那个当老板的小侄儿虽然手下有人,死后也许会为我操办丧事,生前却无法得到他太多的安慰,也不怪他,一年四季在外面飞,自己的家也不落,哪有闲工夫来看我这个糟老头,每个月从公司里发我三百元生活费,算是够孝顺的了。如果我死时,难保他还会特地在身边为我送行。倒是那个没用的大侄儿一个月来一两回,有时候还带一点小吃什么的,不费多少钱,难得他有这份心,我是吃不下多少,看着他,我就足够打发一点寂寞了,我的耳朵背,已经不太听得清,他便用文字写下来给我看,他那涂涂抹抹、写写画画的,字迹潦草,天底下也只有他自己和我能够认出来。
  平时大多靠家里的老婆子照顾一下,这个老婆子是几年前认识的,她也是一个老寡妇,两个儿子不成器,三十好几了没有老婆没有工作没有房子,全靠老婆子一个月四百多元退休金填饱肚皮,老婆子为了节省下一个人的口粮同我搭伙做伴,大家都说老婆子头脑有点问题,实在不太能干,好多事情非得我处理。我也知道她心中有些无奈,六十多的老婆子守着我八十老头,本来就有些委屈了。她成天都是在应付我,我活着,她吃我,我死了,她希望得到我一些遗物。说起来她也够可怜的了,只是我实在难以忍受她刚刚哭泣过,马上对着电视的画面又唱又跳。我常常称她是一个疯婆子。
  唉!也许是我有些不太正常了,我已经不能过分指责他人,表面上我变得非常随和,可是在我内心里常常有一股莫名的火气,可是我得忍受,老婆子好就好在能够忍受我的火气,她常常成为我的出气筒,说起来,我真有些过分,但我实在无法平静下来,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人能够体会我的心情,更没有一个能真正给我带来安慰的人,老婆子只能在生活上帮助我,却永远无法给我心灵的安慰。
  我这个人是天生不安分的人,每天过着这样枯燥的生活吃了喝,喝了睡,苟延残喘,岁月不饶人啊!虽然有些无奈,但是我不会这样闷闷不乐,我不甘寂寞,我得努力消除岁月对我无情的摧残,可偌大年级又能做些什么呢?唯一的消遣是同人玩玩字牌了,搞一点小小赌博,赢了我自然高兴,输了情绪也特别低落。
  人们经常责怪老年人贪心吝啬,要是你们到了老年时就会明白了。你们年轻人身体好,自然不会把钱看在眼里,我年轻时也视金钱如粪土,只有到了今天到了生活渐渐不能自理时才知道钱越来越重要,才知道金钱比真情还要真切。生前死后,有钱和没钱的区别也是迥然不同。病了,有钱可以住院吃药,服侍的笑脸相候,温柔体贴。没钱干等死而已,谁来管你?死了,你有钱,儿孙满堂哭泣,遗产让他们高兴。你没钱,他们随便打发你,诅骂和怨怪让你死时不得安宁。而我呢?又没钱又没什么子孙,钱于我来说就格外重要了,生前重要,死后更重要。
  不赌博消遣的日子我就静静靠在藤椅上养神,有时候想着往事,回顾那些自认可歌可泣的欢快和痛苦来,自然过去的欢快依然带来丝丝欢快,过去的痛苦也转化为欢快了。经常回忆不但可以保持头脑不至于废弃痴呆,也暂时忘却眼下的凄凉,打发眼下的无聊。
  在我隔壁住着一个叫悠思南的年轻人,原先去了广东,难得在家里。后来公司关闭没事干闲在家里,好不容易去了一趟北京,却病魔染身,回家修养。我们有那么一点姻亲,虽然认识好多年,甚至一起吃饭,却不会有太多话题。偶尔帮我一点小忙,令我不安的是前不久因为帮我晾衣,凳子不稳当,从栏杆上摔下来,肋骨差点断了,弄成内伤,坐卧不宁的,又休养了好些日子。
平时他也只是客气地问候我,帮点小忙什么的,偶尔陪我打打牌,有一天,他从我侄儿口中知道我年轻时一件壮举,说我简直可以媲美春秋时代一个门客冯援,对我的看法大大改观。
  他一有空就过来陪伴我,拿着纸和笔,简略记下我重要的事情。于是每天里我们泡茶磕瓜子聊天听我讲述以前的经历。对他计划把我的经历写成故事,我不置可否。他愿意就写,我虽然是一个平凡人,但一生大起大落,经历的故事却很精彩传奇,虽然他有些文才,倒是写了许多打油诗,针砭时弊,满腹牢骚,可也没有念过多少书,可写成文章有人看么?不过他既然有兴趣,讲述的过程中我也能得到某种快乐。自然也喜欢有这么一位听众。
  大部分时间里,他记他的,我说我的,偶尔他会问我一些特别的场景背景,其实有些事情我也是依稀记得,七八十年了,岁月在记忆中变得有些紊乱,只有那些深深的烙印,事情的结果始终无法抹去。而时间和人物姓名以及具体的地点,哪里还能说得清清楚楚呢?
  岁月就是一把刀,一个人如同岁月雕刻的木头,过后你怎么知道这一刀那一刀是如何雕刻的?谁先谁后?这一些我们又何必弄清?我们看到的只是最后的效果而已。


上一篇:中国古代文学在线课程
下一篇:盲点
标签: 怆然岁月 传奇
☞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质媒体或其他商业用途,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阿祠
@2007年10月29日 14:08:26
喜欢这种字体,看文章很舒服
igone
@2007年10月29日 11:45:24
南山公,开始写传记了啊

岁月还真是一把刀的

割了自己割别人
1

非常时期,留言评论已经关闭,不便之处,敬请谅解,谢谢!

帮助指南

最新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