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弘扬传统文化,发布原创文学,散文,诗歌,随笔等,体现湖湘文化和乡土风情

爱情就是那只肾(上)

作者: 悠思南作者文集相关文章阅读/评论:4146/6   日期:2007年11月17日

爱情就是那只肾


1
  不知哪一天起,谁不经意地从秋儿脸上捕捉到一种忧郁,再寻视分哥,吔!竟也是意气消沉,已没了往日那种如春风拂面的神采。这种反常迅速粘住猜疑的目光,也招来说不清是打探隐私还是真挚关切的问候。
  哎呀!秋儿,你今天眉头紧蹙,该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吧。
  没有啊,刚一个讨厌的蚊子打我脸上飞过。秋儿脸若桃花,粲然一笑,等同事们一转眼,笑容便迅速消散了,借着鼻腔中呼出的一口粗气擦出她内心深深的叹息。
  分哥,脸色这么难看?是晚上消耗太多了吧,也该也该节约粮食啊,细水长流。据专家说,老婆太漂亮了,男人啊会短命的,你说是吧!床上运动又是一种高耗氧运动,不宜频繁,不宜频繁啊!刻薄之徒促狭之流阴阳怪气,拖长了了尾音,放肆地拿分哥打趣。
  分哥脸上挤出笑容。你小子就会损人,你就别瞎操心了,还是担心你自己吧,我倒是常听说你不光与老婆做运动,还与别的女人频繁做运动,当心吧你,千万别闹一个缺氧死亡。
  还缺氧死亡的,我又不是鱼。
  你不是鱼?那就是欲了。老婆,我所欲也,情人,亦我所欲也,鱼水之欢,悠哉游哉,不知你是大鱼还是小鱼,我看你是大欲,是色欲过盛,三五几个池塘都不够你折腾,还想开辟新的水源?我看你是在污染水源。
  什么鱼啊欲的,你们学文科的就是有点酸,实在酸你不过。分哥啊。我可是说正经话,你的气色差极了,不对—不对,我看不大对劲,你最好去医院看看吧,别真累坏了身子还不知道。
  呵,多谢关心,我回了一趟老家,得了重感冒,再加上有点疲倦,过几天就会好起来的。
  夫妻俩一如既往,嬉笑逗骂与同事们打趣。但无人处,脸上却一副晴转多云的气象,云雾缭绕,阳光若隐若现,刚从云中露一点光泽,很快风起云涌,主色就成了一片蒙蒙灰色。外人稍加留神就不难看出来,夫妻俩所有的笑容都不过是一种掩饰。她们究竟在掩饰什么?是夫妻失和家事不宁?莫非夫妻俩也将承受七年之痒的考验?难道真是玩笑之流一语中的,分哥不堪艳福,在夫妻爱欲中累倒了?大家不免议论一番,不甚了了,丢开去,随即揪住了另一个更有趣、也不知谁引出来的新话题。
  
  2
  秋儿和分哥同在一家中型企业工作,两人结婚七年,感情甜蜜如初,熟人无不称羡。左邻右舍、亲朋戚友、同事至今尚未发现她们争吵过,岂止争吵,似乎连一次小别扭都不曾有过。
  大家便不免嫉妒地赞许,特别是秋儿的闺中密友,常半是讨教半是发难。真是只羡鸳鸯不羡仙啊,你们夫妻就这么恩爱?恩爱得有些不可思议,难道就不能吵一次,小打小闹也行啊?换了我,就是没事找事撒娇一回,找找他的茬子,试试他的忍耐限度。再如晚上你特别想看电影,而他却想参加一个哥们的酒会。看电视,你又想看言情剧,他偏偏要看球赛。又或者谁身体不适工作不顺心,来一点情绪继而蔓延开。
  呵呵!我俩是太了解对方了,只要看看对方眼神就明白,哪用着吵架?再说吵架吧,文斗还是武斗?武斗,女人绝对敌不过男人,文斗?男人多敌不过女人,所以夫妻之间,妻子用不着在语言上压倒丈夫,丈夫也绝不能以武力要挟妻子,以情感包容理性,夫妻就不存在任何沟通上的阻碍。电影,我可以改天看啊,不看也行,怎么能扫他兴头,当然他也会斟酌,也可以不去赴会,陪我看电影。至于言情剧和球赛,就好比航行中两条航道,夫妻本是一条船上的,自然只能选择一条航道,你总不能同时往两条航线上行驶吧。当然了,我们都让着对方,但关键时候,他总让着我。秋儿很是骄傲地回答当初那些闺中密友,结婚以后,这些闺中密友都被秋儿有所保留却毫不犹豫地疏远了,只是偶尔在网络上联络联络。秋儿觉得,有些东西是不能与那种号称很熟其实心灵上却有隔阂的闺友分享的,这年头,不是哥们的哥们不是姐妹的姐妹太多了,再说女人啊嫁人了哪里还能维持长久的友谊呢?女人是最理性的动物,营造自己的幸福是贯穿一生的宗旨。丈夫才是她永远的闺中密友,有时候遇见聊得来的陌生网友,往往比面对一个知根知底的熟人更能畅所欲言,也用不着刻意防范,秋儿这时候就会拉着分哥来看她得意地向网友炫耀,真话假说以示她对分哥的无须害羞无所顾忌的爱。
  事实上的确如此,分哥更多时候甘冒天下大不韪宁愿被哥们臭骂一顿,也不愿委屈秋儿,他只想满足秋儿一些突如其来的愿望,反过来分哥要做什么,秋儿也会全力以赴支持。夫妻俩也并非完全没有分歧,但都有一套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用夫妻俩一致的口径,很类似官方的新闻发布台词:我们之间也有很多大分歧啊,但这所有的分歧都是征对同一件事同一个目的而进行的细节分析,分歧的最终处理就是同心协力贯彻既定方针-爱对方就得永远地尊重对方。生活在她们是那么浪漫,她们深爱着对方,小小的牺牲都是因深爱对方而取悦对方,也会酝酿出清新和激情,以串起琐碎的平凡生活,赋予生活以全新的意义。
  秋儿是工程师,毕业于一所知名大学,比分哥早一年来到现在这家工厂,工厂那时刚转化为民营企业。秋儿刚来工厂那会,厂长的二公子疯狂地爱上秋儿,使出种种类似现代电视剧中爱情的必要手段并作出种种许诺要秋儿嫁给他,可秋儿不为所动,为了打消公子的痴心,在当初特地聘用她来厂里的老厂长面前以辞职相胁,把男朋友分哥也调来工厂。老厂长目光远大,看重的是秋儿的专业知识,而不是她的美貌,老厂长好不容易得了一个古今中外都不曾有过的机会,把多年来苦心经营的国营工厂据为己有,只想家族在事业上发扬广大,而不愿儿子在寻花问柳上出人头地。当听说秋儿的男朋友是玩笔杆子的,正好厂里有一份内部报刊,因此很果断地答应了秋儿的条件,倘若秋儿投奔同行,对工厂也是不小的损失。分哥是文科出身,小有才情,写得一手好文章,经常有豆腐块文章见诸一些消闲刊物,分哥的理想是当一名行走四方的记者,可是遇上美丽的秋儿后,他便甘心情愿放弃了一切机会,转而随秋儿来到了工厂,老厂长正需要有人为他擂鼓呐喊,打造企业文化,便略加考察,把整个厂报委托给他,也算才以致用了,第二年,秋儿和分哥便步入了婚姻殿堂。
  秋儿的美貌和气质总能引来一些爱情发烧友,也招来一些觊觎之徒。婚姻虽然打消了二公子一片痴心,却没有打消众多垂涎者的非分之想。所幸这家大型工厂有一种天然的隔离带,除了经济上的纽带,其它颇似世外桃源,不太容易被社会的滚滚洪流所混同,她们牢固的爱情和婚姻也没有经受现代言情剧中那种戏剧化的破坏和波折。仅有的也只是来自办公室之间流传的一些语言性的骚扰,不,按照常规,算不上骚扰,只能是性暗示,对已婚男女来说,是习以为常不以为怪了,不外把一些只宜同性之间流通的术语偶尔放肆地在异性面前说出来而已。自然男女间的暧昧,办公室情事也多由此暗生。可是这一切不足以动摇秋儿和分哥牢不可破的感情基础,更不可能引发秋儿春心摇曳红杏出墙。秋儿绝不会,分哥也充分相信这一点,秋儿也无所隐瞒,对于日常生活中吸引男人充满波涛的插曲和成就其他男人艳遇的可能及其机遇都被秋儿果断地扼杀,并巨细无遗告诉分哥。当夫妻俩于床第之间了无遮拦谈起她们那些可能之艳遇时,一切反而成了夫妻俩未雨绸缪时的佐料,结果夫妻俩爱意呢喃,做爱时更加深沉浓郁,恣意汪洋,酣畅淋漓,激奋持久。男才女貌,夫妻唱随,她们总是面含笑容,欢乐溢于言表,没有人可以怀疑她们之间的美满幸福的生活。七年了,七年间秋儿恪守妇道,她既没有给其他男人任何机会,也不失时机收获自己的美貌所带来的一切副产品。
  至于那七年之痒的说法,可不适合她们。无论别人如何猜度,她们的新鲜感和激情都消耗得差不多了啊,该是别人乘虚而入的时候了啊。夫妻俩一笑置之。按说秋儿经过七年之后不管对自己的男人还是其他男人来说,都将失去一些随着年华渐逝而失去青春的魅力,可是秋儿的魅力似乎有增无减,无论容颜还是身材完全足以与任何妙龄少女一比高下,而那份成熟起来的风韵恰似才开封的陈酒,陈香格外诱人。有好色之徒不怀好意,顿足评价,这是尤物,男人不得独享,分哥那么文质彬彬清瘦如仙,怎堪驱使啊。打死我也不相信,她们两口子在床上能合套。可惜啊可惜!有人接茬,可惜什么啊,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换了老子,莫说做成了夫妻,天天晚上搂在怀里,就是做它几回露水夫妻,死了也甘心。
  男人们淫邪的眼光都没有逃过分哥的眼睛,男人们的‘即性’言论也半真半假流到了分哥的耳中,他不惊不怒。分哥自视甚高,高雅风流、浪漫温情的他又怎会与那些低俗下流无视情致缺少浪漫的男人一般见识呢?在他眼里,那些谈论妻子的男人不过是一些亢奋的公狗,充其量不过是人类繁衍生息链条下只知道撅屁股的亢奋的膨胀体。分哥曾对社会学作过研究,他发现一条颠扑不破的规律,淹没在历史长河中大多数男人生存的意义仅仅在于撅起自己的屁股,他们不知羞耻,不知死活,其结果只是为了确保某一个精子顺利在子宫里占据一席之位,之前之后都不过是一种徒劳,比某只行房后就被母螳螂吞下的公螳螂并不幸福多少,而那些频繁的并不繁殖后代的撅屁股动作,大多只是用来掩盖他们内心的恐慌和无所适从的茫然。上天打发他们来一趟人间这个苦难所,赐给他们酬劳和希望,酬劳就是用来填满肚皮的粗劣饭食,希望就是以此产生多余的能量来撅起屁股获取释放的快感。严格意义上,男人只能产生大粪和精液,也许还有一些副产品暴力、征服、自以为是的思想。起初发现这一点时,分哥自己也不免有些颓然沮丧,后来分哥就慢慢释然了,也许正是作为副产品的思想受到重视,后来居上慢慢占据主导地位,同样是人,生存的方式不一样,主动还是被动?自觉还是他觉?压抑还是自由?虽然结果同样是走向坟墓,但赋予了不一样的意义。做爱也是一样,猴急鸡燥的,绝对是粗俗下流,失于浪漫,如果营造温馨浪漫的氛围,怀着虔诚圣洁的的心情,那就大不一样,男人从容慷慨,女人体贴缠绵,迅疾时如顺水行舟,流连处兰舟容与,奔放时鹏程万里,跌荡时如履薄冰。每一次都是荡气回肠,每一次都是体验爱之无极。他精心营造自己的爱巢,充满自信维护着自己的爱情和持久浪漫。用爱把秋儿牢牢地系在自己心上。他们把自己从世俗的婚姻家庭中划分出来,世俗都不过是她们爱情的形式,至于内容永远属于她们自己,永远等待着她们共同完成。
  
  3
  就在所有人猜测秋儿和分哥的婚姻出了问题时,众多以前垂涎秋儿姿色的男人便有些按耐不住蠢蠢欲动,他们的言谈便失去了往日的含蓄,变得更加富于挑逗性,秋儿似乎真是那么一回事,比往常少了三分矜持,仿佛这些男人再大胆一点,就当唾手可得了。可惜的是,似乎也仅限于此,秋儿对所有的男人都放宽了尺度,却并非对谁额外垂青,男人们不免有些泄气,交流经验时语言变得更加放肆,还夹带着彼此的猜疑。但有一点得到了大家的公认,秋儿绝对是发送着某种信息,分哥面黄肌瘦,一定不堪驱使,秋儿失于滋润,饥渴难当啊。
  林科长,你他妈说得活灵活现,是不是你上了她啊。
  周主任,你少来,我要是上了,我还说他妈空话,我早就偷着乐了。对了,张干事好像从来没有发言,是不是张干事得手了?
  张干事立刻反驳。你们上了就上了,别赖在我身上,好不好?周主任啊,你小子连她大腿上有一颗痣都知道得一清二楚,绝对不简单,老林老张,你们说说看,我们天天同她在一起办公,有谁看见过那一颗痣吗?
  众人都说,是啊,我们都没看见,唯独周主任看见了,一定是周主任了,周主任身体强壮,身材仿若年轻小伙子,幽默风趣,一直是女同事们心目中男人的楷模,秋儿以前就对我说过多次,说周主任是个很不错的男人,嘿嘿,我周主任得了便宜还卖乖。
  周主任大呼冤枉,忙说她那颗痣自己是无意中看见的。那一次,你们还记得么?去年新车间设备测试,我们一些干部都在场,秋儿差点从高台上摔下来,要不是车间詹副主任眼疾手快,扶住了她,估计她出事了,不过那次她够狼狈的,裤子都撕裂了,你们别损我,好不好,好多人都看见了,我也不是有意要看的,实在是那地方太刺眼了,白花花的,我就看见腿部挨着三角区正好有一颗黑痣,相信在场的许多人都看见了,后来还是詹副主任赶紧拿了一套工作服给换了。
  那也不错啊,还是周主任饱了眼福,是不是,我就没看见,我还上前拉了她,咋的就没看见呢?下一次去车间,我得选一个好角度,免得白白浪费机会。
  老林,你真缺德,你咒人家啊,就为了饱你色眼,你就宁愿人家摔倒啊。要真摔坏了,你小子就断了念想,由得着你现在还可以意淫一番?
  别损我,老周,你得了便宜卖起乖来了,我有那个意思吗?我有那个意思我就不拉她了,那天差点摔成骨折的可是我,老詹和她不是全倒在我身上么?
  是了,是了,差点忘了,原来你当时忙着抱美女就忘了看了,怪不得。老周嘴上毫不留情。
  说到这里,整个屋子哄笑起来,老周颇为得意,右手摸着下巴。
  哎,老周,秋儿那颗痣蛮性感吧!一直在一旁听得入神的齐友庆突然发话了,齐友庆在工厂里级别比他们都低,一直是一个代理干部,本来有机会升迁的,可是年龄超过了,所以也就挂着。
  嗯,那颗痣是很性感,你们可别笑我,我当时倒并非色迷迷的,我觉得有些奇怪,痣长在那地方怪神秘的,我看了一本相书,女人那部位长痣,绝对是天字号的淫妇,会把男人弄得神魂颠倒,不是我说,你看分哥就消受不起了吧,最近病恹恹的,说不定就是出在这颗痣上,你想任何一个男人都是本女人那玩意儿去的,偏偏那地方还长出一颗痣来,不整个儿一颗勾魂星么?西方女子为了吸引男人就爱在那地方刺青,也就是为了吸引男人。按说秋儿本来就不属于一个男人独享的,可偏偏就分哥一个人独占花魁,不出事才怪。
  老周啊,真有你的,看了人家老婆的屁屁,还折腾出一番道理来,哟喝,要是分哥听见了,非得跟你拼命。
  再说人家分哥也不错啊,白面书生,长得清秀像一个女孩,不也有许多不知深浅的女孩子缠过他么?
  你这话算说对了,他分哥就该娶一个俗气一点只知道围着老公打转围着锅台擦擦地板的平常女子,象秋儿这样的女人,他绝对消受不起啊。
  老齐听得两眼发直,男人嘛,不都是奔女人美丽性感么,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换了我,天天搂一个如花似玉而又性感的女人,累死了也值。
  老齐啊,看不出来啊你,上一次好像也是你说了这话,你想做西门庆啊,西门庆就死在那事上,齐友庆,我们以后就叫你齐门庆算了,老周说完得意地狂笑起来。笑得齐友庆擂起拳头就要打他。
  这一场男人们私下地的痞话因最后齐门庆这个外号迅速流传开来,便有了不同的版本,七拐八拐传到秋儿耳朵里就成了齐友庆一直垂涎秋儿的姿色


上一篇:彭雪枫:儒将铁血中原
下一篇:历史的天空:抓住自己的命运
标签: 爱情就是那只肾
☞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质媒体或其他商业用途,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悠思南
@2007年11月22日 19:18:25
可以修改吧,我是没完全修改好
igone
@2007年11月21日 18:33:53
id=643的居然没看到了
刘三
@2007年11月21日 12:44:34
我晕,是不是出问题了??
不能再原文里修改??
悠思南
@2007年11月21日 08:55:01
修改了一下,估计还有几处笔误没有发现。
生活笔谈
@2007年11月18日 15:36:07
全新的小说啊?? 分个篇章发布啊 ,连着这么多文字,看起来太累了!
刘三
@2007年11月17日 09:13:14
爱情还真不好说,有事情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秋儿还是挺厉害的,一切都在手掌里
1

非常时期,留言评论已经关闭,不便之处,敬请谅解,谢谢!

帮助指南

最新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