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弘扬传统文化,发布原创文学,散文,诗歌,随笔等,体现湖湘文化和乡土风情

我们,都不过是个易碎的瓶子

作者: 菊绽东篱作者文集相关文章阅读/评论:4470/5   日期:2007年12月14日

我们,都不过是个易碎的瓶子

  口腔不舒服好长一段时间了。因为懒,总是拖。不仅口腔溃疡,而且齿软怕尝酸好一阶段,尔后开始红肿发炎,却不觉得疼,终觉得捱不过去了,才去医院挂了号。

  医生是位三十多岁的男人,和善且有笑容。先前的小孩由父母带着,在手术时疼得哇哇大哭,医生轻声安慰着,还不时应对那位做母亲的询问,都在做手术了,还在纠缠于一些细枝末节的起因问题,一旁的病人都觉着烦了,但医生还是笑笑的。

  我不觉松了口气,连带对自己病症的疑虑也减轻了许多。

  轮到我,躺在指定的手术台上,医生啪一下拉亮了灯光,我心忽地晃了下,紧张了起来,大张着嘴巴,却发不出任何声响。检查了半晌,医生又啪一下关了灯,回过头去埋头写字。

  多长时间了?他头也不抬。

  有一段时间了。我轻声回。

  有一段时间是多久?受过伤没有?医生追问,没了刚才的笑容。

  不会是很严重吧?多久?半个月前,或许更久了。我对自己出现病症的时间也疑惑起来了。而至于是否受伤,我甚至想到了几年前晕倒,从床上栽到地下的事,这该是受伤了吧?但骑车也摔倒过,那次还从马路上摔到路基下面一个大大的土坑。但这又与口腔有什么关系?难不成还有其他病症?

  他又刷刷几笔,递给我一个单子,让我去拍片。忐忑地到了拍片室。白惨惨的墙壁,白惨惨的灯光,我一个人坐在里面,是一个被病囚禁的犯人。医生像征性地放好摄片,让我用手按着。我心里一个劲地抖,死命按住摄像头,医生走出去又走进来,说:不要那么用力的。轻轻按住即可。我张着嘴巴,就像一条干涸河床上的鱼,死命地挣扎着呼吸。成像出来,片子看了半天,说:阴影这么明显,你进去,我把这部份拍得更清楚些。又一次煎熬。

  阴影?冷不防地癌的意念闪入我的脑海。我没敢问为何有阴影,我死死地抵住自己的防线,似乎我不主动提及,癌就不会出现在我身边,哪怕病症早已被眼前的白大褂识破。

  做了简单的处理。我躺在手术椅上不敢吱声,手紧紧地攥着,指甲抵住了掌心,却不觉得疼。我死死地盯着医生,想从他的表情变化上揣摩病症的轻重程度。医生似乎不习惯病人不主动询问的情况,沉寂半晌,抬起头来解释:发炎吃药,而且牙也死了。到时我尽量治吧。

  哦,不是癌。似乎是等到了赫免令,紧绷着的神经一下子舒缓下来,整个人也酥软了。到这时,才觉着嘴巴酸疼,我捂着我的嘴,在心底说:幸好,只是身体的一部份死了。竟有种劫后余生的感动。

  走出医院大门,腿还是软软的。

  回来的路上,我奇怪自己变得如此脆弱,脆弱到怕上医院。究其原因,恐怕是怕自己的身体被白大褂们毫不留情地解读,并且作出宣判,而自己,面对那些看不到摸不着的病毒,任其在身体内发威,却只有惶恐和束手无力,自己的身体自己做不了主,还有比这更可怕的事?坐在医院里,似乎能感觉到死神在某个角落虎视眈眈,你与它死死抗争,但稍不留神,它就轻易地把你带走了。

  事实是,我原本面对死亡坦然的心态在不知不觉间改变了,临到自己头上,却也免不了一个事实:惧怕死亡。

  对死的恐惧是近些年才有的,也似乎是印证了一个说法:年纪越大越惧怕死亡。早先认为死亡只是一个遥远的概念,甚至十分的诗意化,认为一个人的死亡只不过是躺成一个庄重的符号而已。但近些年,身边的一些亲戚、朋友、同事,离开了我,惊觉死亡的可怕在于过程。

  一个人好好地早起做饭,但没过片刻就没了;一个人年纪轻轻,身体也没什么大不适,去医院诊治却已是癌症晚期,全身扩散,甚至医生都查不出到底身体的哪个部位是原发性的;又有朋友电话时说,他的一个朋友最初仅仅是口腔溃疡,但最终发觉是口腔癌,诊治到离世也只有短短两个月的时间。我们对癌,对病毒时时在意,小心防备,但疾病也越发神出鬼没,套了棉袜套毫无声响地偷偷潜伏在你的体内,做有毒的旅行,并且伺机爆发。而我们,却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

  不再年轻,终于放下那些诗意的散文诗歌,无端地相信科学相信健康相信保健,小心地呵护着自己,而这,只不过是生活的另一面真实。

  前些天无意中打碎一个花瓶。若打个比方,我们每个人,也都不过是个易碎的瓶子,瞬间就可以成为碎片,被黄泥掩埋。我们举着它小心翼翼地行走人世间,却不知道哪天,一颗颗石粒会投入到这个瓶子里,让这个瓶子超重;也不知道哪一天,地上的磕绊和坑坑洼洼把我们磕了碰了,哪一天,意外地“咣当”一声响,瓶子碎了,举着的手,只能以一个苍凉的姿势向人间告别。

  人,都害怕死亡。只是,当冰凉的手指抚着温热的肌肤,感到脉博扑扑地跳着,血液在血管里如水般缓缓拍打,那么,这一晚,暂且安睡。

菊花散文 原创散文 心灵


上一篇:[反思2007]阿里妈妈广告:反思博客商业化
下一篇:樊心雀跃-我的语文老师
标签: 菊花散文 原创散文 心灵
☞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质媒体或其他商业用途,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igone
@2008年6月10日 09:47:52
人家可是科班出身,现在也是文艺工作者
回宝贝儿娜
宝贝儿娜
@2008年6月10日 03:56:22
谁不怕死亡,,, 世间应该没人说 不 的!!!!
每个人都是一个易碎的瓶子,这个比喻很恰当...
作者的文字功底真好 有点朱自清的问道, 只羡鸳鸯不羡仙!!!!!!
igone
@2007年12月14日 20:47:32
人家可是科班出身的,偶们是草根
引用生活笔谈
作者的文字功底不错哦!学习了!
其实很多人,在事情没有发生到自己身上的时候都很坚强,但是真正轮到自己的时候片刻就会脆弱下来!
生活笔谈
@2007年12月14日 18:43:28
作者的文字功底不错哦!学习了!
其实很多人,在事情没有发生到自己身上的时候都很坚强,但是真正轮到自己的时候片刻就会脆弱下来!
igone
@2007年12月14日 13:53:56
吓我。对于死亡,其实每个人都很恐惧的,为什么老年人话多呢?很多时候他们是害怕安静,害怕看着时间在静静的流逝......
1

非常时期,留言评论已经关闭,不便之处,敬请谅解,谢谢!

帮助指南

最新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