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弘扬传统文化,发布原创文学,散文,诗歌,随笔等,体现湖湘文化和乡土风情

樊心雀跃-我的语文老师

作者: 凝冻的红唇作者文集相关文章阅读/评论:3390/3   日期:2007年12月15日

我的语文老师之一
     ——樊心雀跃

 

       读了近二十年书,现在回想起来,可能是跟中国文字与生俱来的投缘的缘故,我对语文老师的印象都特别深刻。

      进入初中的第二年,我们班上换了新的语文老师,据说是刚刚从师专毕业的大学生,姓樊。同学们对新的老师都很好奇,而且听说是刚刚毕业的学生,嘿,不就是一大娃娃吗?大家商量了半天,最后一致通过,决定给他来个下马威,以便日后在语文课上可以扬眉吐气,主宰课堂。

     上课铃响了,男孩子们一脸兴奋,偶尔相互之间挤眉弄眼,对于将要开始的这一堂课充满了期待。

      大家正得意间,突然之间,只觉得教室陡然间暗了下来,朝门口一看,一个高大壮实的人,黑黝黝的,一脸威严站在门口,把个教室门堵了个严严实实。这个樊老师,他的这副身架,也太让人有压迫感了吧?大家相互望了一眼,急忙噤声,准备着接受“血与火”的考验,连准备好了的“迎接”新老师的节目也忘记拿出来了。

     但是樊老师似乎不象其他的夫子们,一上课就拿大道理来压我们,也不是老生常谈地要我们现在如何如何努力学习,以后做国家的栋梁等等。第一堂课,他似乎没有准备给我们上新的内容,只是七扯八拉地跟大家聊天,同学们也开始七嘴八舌地跟他说话,谈笑。

     而我,因为眼睛近视,一直坐在最前面,保持着一惯地沉默,一直低着头看课文。这是我的习惯,每一次拿到新的语文书,我都会渴饮一般将书首先翻个遍,待到老师上课时,我己经是胸有成竹,到不想听的时候便读其它的书籍。

     我能感觉到跟大家在聊天的樊老师低头看过我几次,但是我没有抬头。凭我的直觉,这第一堂课,老师是想将大家的学习情况、性格特征等等的摸一个底,然后再在课堂上对症下药,各个击破。这个新来的老师不简单,可能不是个好对付的主儿。我想了一想,叹息了一声。

     大概是听到了我的叹息,我感觉老师又在看我。别看这个人外表不细腻,可心还是很细的,我心里这样想着。可能是受父亲的影响,我一向看人是特别挑剔的,但是这个新来的老师,起码不让人讨厌。

     同学们跟樊老师相处很好,上课的时候也跟他配合得不错。那一年正是亚运会的召开,我们教室里也没有电视,同学们心里特痒痒。于是每到语文课的时候,大家便缠着樊老师给我们讲亚运会的情况。樊老师每次都会在上完当天的课程内容后,给我们讲伏明霞,讲熊倪,讲许海峰,讲中国得到了多少枚金牌。这时候的课堂,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讲台上的人,唾沫飞溅,眉飞色舞,满面红光;讲台下的人,竖着耳朵,心若撞鹿,一脸兴奋,恨不能亲临亚运会的现场,过个足瘾。

     那时候我很好强,成绩也很好,在整个年级,我都遥遥领先,第二名的总分总是要比我低上四五十分。有一次段考,我考了个第四名,我很气馁,一个人悄悄流泪,上课时偶尔会心不在焉。语文是我最拿手的科目,因为胸有成竹,我便经常悄悄地看课外书。

     一天上课,我捧着一本小说正低头看得起劲,突然之间老师讲课的声音没有了。感觉有点儿不妙,我把目光从小说上面移开,发现我旁边的走廊上多了一双大脚。惨了,一定是老师发现我看课外书,就站到我的身边了。我急忙把书往书桌里面扔。可是书桌里面的书太多了,根本扔不进去,书在课桌里面碰了头之后便滚了出来,“啪”的一声掉到地上。露出醒目的书名:溥仪《我的前半生》。

      我听到有同学在发出压抑地叽叽地笑声。我的脸红透了。

      一会儿,讲课的声音又起。我明白了,老师放了我一马,没有让我难堪。这一点让我对他充满了感激。

     自从小学六年级时作文竞赛得过奖之后,我对写作文一直充满了浓厚的兴趣。我的每一篇文章,也都被老师当作范文在课堂上读给同学们听。有一次,我写了一篇文章,写的是关于看课外书的事,具体是说爸爸不让我看课外书,我就躲在床上看,然后把书藏在床铺下面的事情。这篇文章被樊老师在班上读过之后,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就成了同学们的笑柄,让我很不自在,便在心里怪他,这样的文章怎么能拿到班上来读呢?这不是让我出洋相吗?再上课时便噘着嘴,樊老师也不说什么,只是笑笑。

     而我的同学们,早已忘记了当初说过要给樊老师一个“下马威”的话,不知不觉中跟老师打成了一片。

     现在想想,那时候真是小啊,不懂事,可是老师宽容,温厚,善解人意,不像其他的老师把学生的每一个小小的缺点都当成典型错误来批斗,仅仅这一点都够一个学生把他铭记终生的了。

    樊老师年轻,充满活力,每天放学后就跟其他的老师一起打篮球或者乒乓球,所以皮肤也晒得黑黑的。同学们经常说:知道什么叫“皮肤黑是健康”吗?看看樊老师你就明白了。那时候,我们经常在洗完澡洗完衣服之后就站在二楼,看樊老师打球,真是一种享受。

      初中毕业之后,我们进入了高中,樊老师也不再担任我们的语文老师,而是转行做了一名法官,再后来,他调回自己的母校,做了一名大学老师,听说现在已经是副教授了。多年没有见面了,不知道樊老师是不是还是跟以前一样身体强健皮肤黝黑充满活力?

     不久前到老师所在的城市,有心去拜访老师,可是等着见面的朋友太多了,一拨一拨的,也没有顾得上去看他。想起老师在电话中说的:没事,你先忙自己的事情,见面的机会多的是。我的老师,他还是那样的宽容,那样的善解人意。

凝冻的红唇 原创散文 文学原创 散文随笔  文学 生活记录 情感故事


上一篇:我们,都不过是个易碎的瓶子
下一篇:[湖湘文化通论]夏商周时期湖湘文化的萌芽
标签: 凝冻的红唇 原创散文 文学原创 散文随笔 文学 生活记录 情感故事
☞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质媒体或其他商业用途,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悠思南
@2007年12月27日 19:42:17
liusan
@2007年12月19日 09:30:46
你还是先问好红唇的秘书我哈
悠思南
@2007年12月19日 00:35:42
问好红唇!
1

非常时期,留言评论已经关闭,不便之处,敬请谅解,谢谢!

帮助指南

最新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