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弘扬传统文化,发布原创文学,散文,诗歌,随笔等,体现湖湘文化和乡土风情

我主沉浮-我的语文老师之二

作者: 凝冻的红唇作者文集相关文章阅读/评论:3946/0   日期:2007年12月16日

我的语文老师之二
                                   ——我主沉浮

      在我的记忆中,高三的生活枯燥无味,老师们天天在耳边唠叨的也是千篇一律的那几句话,让人特别地厌烦。但是,语文老师却为我们在中学的学习生涯增添了最后的一点亮色。这就好比荒漠中独自怒放的一朵小花,不仅悦目,更是怡心,让人难忘。

     语文老师姓陈,因为他的名字中有一个“主”字,所以大家都称他为“主老师”,据说他是我们那所山区中学中唯一的一名特级教师,而且,他已经在慢慢老去,两鬓也染上了白霜。听说他的嗓子曾经动过手术,所以不能大声地说话。

    因为对中国文字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饥渴,又听说主老师是特级教师,所以我的心中特别高兴,心想:这下,可要跟老师好好的学几招了,并且特意准备了一个日记本,以便随时记录老师传给我们的宝鉴。

    但是,事情并不是我想像的那样。第一次做作业,老师给我们布置的任务是抄写词语和造句。我想想,这也太简单了吧?三下五除二,我以最快的速度做完了,然后就交了上去。

     作业发下来的时候,我一看傻眼了。“灌溉”的“灌”、“潇洒”的“潇”,我都写错了,把左右结构都写成了上下结构,而这个错误我已经犯了近十三年了。老师在作业的最后用红笔都帮我改正了过来,并要求我“各写二十遍”。那个时候,看着作业本上的批语,我没有懊恼,相反,我心里很高兴。

     以后的每一次作业,老师都会认真地帮我改正以前一直没有发现的小错误,而我,也会在作业本的最后面工工整整地更正后再交上去。

     听我的爸爸讲,主老师跟我们是远亲,所以爸爸跟老师很早很早的时候就很熟悉了。而我的爸爸,总是跟我所有的老师保持着最密切的联系,以便随时跟踪我的学习和思想动态。

     当然,到主老师给我任课时就更不一样了。老师对我貌似松懈,其实极其严格。上课的时候,只要我的思想随便在哪儿遛上一个弯儿,老师都会知道,便会把我叫起来回答问题,老师喊我回答问题时,也通常只叫我的名字,不叫姓氏。每到这时,我站起来的时候只有沉默,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老师便会用语重心长的话语说上两句,然后叫我坐下。

      这样的经历有过几次之后,我上课时再也不敢让我的思绪天马行空了,只有乖乖地跟着老师转的份儿。

      我自从小学六年级时作文竞赛得过奖之后,对作文一直都有着很浓厚的兴趣。主老师每次在班上念我的作文时,都会将我要表达的意思反复讲解,告诉大家可以用哪些方式表达同一个意思,用哪一种方式表达最精彩,以便使文章具有更强的说服力,更能吸引读者。

      此刻,当我在键盘上敲下这些文字时,心中仍然充满着对老师的感激。如果说没有老师事无巨细的耐心,没有他孜孜不倦的教诲,今天我是没有办法在键盘上敲下这些顺畅的文字来的。以我们习惯的思维,在课堂上我们都是在努力吸取那些所谓的“大”的知识点,却没有意识到这些最小的知识点才是最重要的基石,以至于忽略了对最基础的知识的关注和运用,这就无异于舍本逐末。

      今天,当我也同样站在讲台上的时候,给我的学生讲得最多的,也不是所谓的读书立志的大道理,而是要求他们从最小的最基本的事情做起。“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只有踏踏实实地走好每一步,打好基础,才能走出一条坦途来。

     我的老师,他一定不知道,当年他的教诲,是怎样的影响了一个学生!

      正是有了当年老师对我的严格要求,我才打好了比较扎实的基础。虽然我特意准备的日记本到期末时仍然是一片空白,但是老师所教给我的,早已经潜移默化,而这,足以让我受益终生。

     现在的主老师,应该也有六七十岁了吧?他很早的时候就已经退休了,现在就住在我所在的这个小城。总是会想起老师,想去看看他,却一直未能如愿。

      希望我的老师永远健康长寿!

教育杂谈 文化 校园 文学原创 散文随笔 凝冻的红唇 我主沉浮


上一篇:[湖湘文化通论]夏商周时期湖湘文化的萌芽
下一篇:[毛泽东诗词赏析]耕田乐
标签: 教育杂谈 文化 校园 文学原创 散文随笔 凝冻的红唇 我主沉浮
☞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质媒体或其他商业用途,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此文还没有评论.

非常时期,留言评论已经关闭,不便之处,敬请谅解,谢谢!

帮助指南

最新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