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弘扬传统文化,发布原创文学,散文,诗歌,随笔等,体现湖湘文化和乡土风情

往事不往(02)

作者: 悠思南作者文集相关文章阅读/评论:6382/3   日期:2008年1月18日
02 娄义的故事从这里开始

  娄义一踏进家门,女人就忙着为他掸落身上的尘灰,说,哪里弄一身的灰土,钱可借着了? 这个大户人家出身的女人太过讲究了,有时候弄得娄义有点吃不消,但是一个不但把自己拾掇得干干净净,也还不厌其烦地照顾男人,这样一个女人总会令男人顿生爱恋之情。
  借到了,喏。娄义很小心地从口袋里掏出几张大面额的纸币。
  借谁的?女人继续问。
  借阿伦的,那家伙最近赢大钱了。娄义形色张扬地笑着,仿佛是在说自己赢钱了。阿伦赢大钱的事情,娄义也只是道听途说,至少目前还没有得到证实,最近阿伦东流西窜,已好久没有露影了。
  阿伦?女人满脸的狐疑,她开始盘问。我才见阿伦匆匆回村,还问起你来,你几时就会到他了?他吃喝嫖赌抽大烟,有钱也不会留过夜,哪里来闲钱借把你?
  娄义一下子被瘪住了,没防着编造了半天,谎言一下子就被戳穿了。我!我!我!哎呀!你就别管了,我借来钱就行了,管它谁借我的。
  到底借谁的?你不会借高利贷吧?女人可不轻易让他蒙混过去,在这个家庭里,女人有着别的家庭女人所没有的地位,男人也一向很听女人的话。
  但,这一次娄义不想说,不是不想说,是不好说,女人打发他去借钱,他先在本村借,可谁也不借他;他又去了邻村,也没有借着;于是,他再去找那些平时关系不错家境也不错的亲朋,还是没有借着。每个人都推说手头紧,一时间没有现钱。
  要不,缓几天吧,等我卖了东西,就有闲钱了,到时定能借你。有人这样与他套着近乎。
  娄义想起以前自己借过钱给他。他一定不好意思直接拒绝我吧。哼!这不是废话吗?再过些日子,我娄义也有钱了啊,我今年的庄稼可比你一点不差。
  你娄义还要借钱啊?要办什么大事了?修大院还是置田庄?不借也就算了,偏有人脑袋摇晃得像一个拨浪鼓,笑声像北风中抖动的树叶,语气也相当刻薄。
  哈,哈,放着一个那么有钱的岳父,还用找外人借钱?你不怕丢人也丢你岳父的面子吧。还有人干脆一口拒绝他,又馈赠一些不尴不尬的风凉话。
  娄义只能苦笑,不能因为求人不成也跟着说风凉话,他想试着解释一下,可随后想着,借不到钱已经很丢面子了,再解释就更加没味了。哎,大家都以为我娄义有个好岳父,我娄义就过着吃穿不愁的好日子,可他们哪个知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在外人眼里,娄义的日子好得很,有房子,有妻子,有田有地。比那些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的穷单身汉强不知多少倍。可单身汉有单身汉的好处,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穷到极处也不用想着亲友间的人情往来。但娄义日子并不好过,虽然有一个有钱的岳父,但娄义却没钱,岳父是岳父,女婿是女婿。自然,娄义也并不怨恨岳父,但对岳父没什么感情,有的只是伦理上无可逃避的敬意,岳父肯把女儿嫁给他,算是仁至义尽了。当年岳父同父亲一起做生意,指腹为媒定下了这门亲事,岳父发达了,置办田地,庄园,成了当地有名的地主。而父亲呢,越做越不起眼,到撒手人寰时,只留给娄义三亩薄田,娄义天生又是个老实疙瘩,快言快语、不善曲折,很不讨岳父喜欢。别人想当然认为放着一个有钱的岳父,他娄义还用的着找外人借钱吗?哎,外人哪里知道岳父为人吝啬,自娄义摊上这么一个岳父,不但没捞着一个油星子,平时岳父家有什么大事小事的、过年过节的,娄义还得备上一些礼物,礼物少了,岳父就没好脸色。一般说来,长辈爱惜晚辈,礼尚往来,不会要晚辈吃亏,可岳父每次硬是一毛不拔,娄义送过去的礼物全成了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复返了。这一次岳父五十大寿,少不了又要弄些贺金贺礼,贺礼好解决,送些自家的农副产品,制作些寿糕点心什么的,唯独贺钱没有着落。娄义当然不好意思向外人说,自己借钱就是为了给岳父拜寿。这么多年来,岳家的吝啬小气,不但外人不知道,连自己叔伯兄弟也不知道。娄义是不想让自己这方的亲戚,因此而看轻自己的女人,所以每年照样往岳父家跑,从岳父家回来时,岳父打发少或没打发,自己买也要买一点东西让自己女人送给祖上的长辈,口里还一个劲说,我岳父打发的,这一切都为了自己女人面上好看。
  往年,娄义不管礼物厚薄,一家子都要提前几天去岳父家帮忙,干杂活,做准备。但今年因为天气原因耽搁了农活,一时忙不过来,夫妻俩都没有照往年那样提前过去,明天就是寿宴的正日,不能再拖延了,家里虽然不愁吃喝,但就是拿不出现钱来,女人有些急了,打发娄义无论如何也要借点钱,然而这兵荒马乱的,大家收账还唯恐不及,哪里还肯轻易借出手。大不了,只有变卖粮食,可这时候的粮食就是命根子,不是急难,怎么能轻易卖呢?
  已经习惯了岳父的白眼,也不多了这一回。非常时期,还讲什么颜面呢,娄义掂量着放弃筹钱的希望,上岳父家白吃一回,又想着要狠心回家卖一小担谷子时,他却意外地得到了一笔小钱,只是这钱来得实在不是太吉利,也不干净,岂止如此,简直有些晦气了,要是让女人知道这钱是从死人身上赚来的,女人肯定不高兴,赚了死人的钱再去给活人置办寿礼,想起来都不吉利。娄义想瞒过女人。
  你到底借谁的啊?莫非拦路抢劫了。女人问得更急了,女人的双手伸到娄义的腋窝里。娄义怕痒,都说男人怕痒就怕老婆,偏偏在娄义身上真是毫发不爽,只要女人的手伸到娄义的腋窝里,娄义就像一只醉公鸡,只有讨饶的份。真论起来,娄义并非全是怕老婆,只是一向对女人娇惯了,在女人面前很听话,都不会撒谎了。阿伦就说了,你娄义啊,平日里倔强不服人,就嫂子能镇住你,一物降一物,你完啦。
  娄义痒急了,早就无法招架,也忘了无论如何也不说真话的决心。我说我说,可是我说了你可别生气。
  女人就佯着顺他。你告诉我了,我就不生气。又不是偷来抢来的,你也没胆子去偷去抢。
  我才不偷不抢。娄义低下头,斜着眼瞧女人。我,我是埋了一个路死鬼得来的。
  死人?
  嗯!也不知哪个背时鬼,被族上人乱棍打死,死翘翘躺在路上,血肉模糊,还钉满了苍蝇,来往人都恶心害怕,没人愿意埋,有人出钱,我就给埋了。
  呸,呸,呸,大清早的,真是晦气,要你借钱,你去沾染什么冤死鬼啊?
  现在哪儿还能借到钱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兵荒马乱的,都说国军抵挡不住,日本人要打过来,谁还往外借钱?
  借不到也不要这钱,这钱不吉利!”女人将钱一扔,接连唾了几口,又赶紧拍打娄义的全身。似乎经她这么一拍打,晦气就会被拍走。
  有个啥啊?哪里就不吉利了,钱这东西千人手万人摸,死人活人都用过。娄义赶紧拣起来。老婆,我是行善积德,好端端一个人,冤死外地,连个收尸的都没有,你说凄惨不凄惨,如果给野狗野鹰吃了,连个全尸都落不着。他若黄泉有知,也该感激我保佑我才是,天老爷晓得了,也会说我好。
  到底是个什么人?招谁惹谁了,就白白丢了性命?女人有些缓和,问他。
  估计是个生意人,看穿着蛮不错的,面目全非,都认不出来了,很有点像前年来镇上收购香芋的那个贩子,我有一次去卖过香芋,看见他左脸有一颗黑痣,还长了一根长毛,尸体左脸也有一颗,一模一样,我看多半是被人谋财害命了,也有说得罪了仇家,也有说是来收账的,被人赖账,吵闹中被人弄死了,大家私下里都说与三蛮子有关,多半是他们那帮人干的。
  又一个冤死鬼,可怜哟!三蛮子那帮遭天杀的,专欺侮外地人,你们这一族人忒霸道,仗着祖上有些威名,仗着是个大姓,全没把那些杂姓放在眼里,全没了天理王法。
  你小声点,好不好,别让人听见了,三蛮子那帮人可不是好惹的。娄义赶紧打住女人。这年头讲什么王法,谁狠谁老大,咱们别说这些了,你收拾收拾,拿了钱拿了礼物,给你爹拜寿去,我得赶紧下地干活去。
  你现在不去啊?
  我还要干活。娄义硬帮帮地说。
  去吧,年年都早去的,今年是大寿,反去的迟,说不过去啊,我爹又会讲难听话了。女人柔情地拉他的手。娄义丢开手。
  说就说吧!反正我也不指望你爹高看我,冲他还能把你嫁给我,我尊称他一声岳父,不然他是他,我是我,谁也搭不着谁。
  去吧!我知道你平时受气,他是我爹嘛,明儿个,我求求我娘,让娘给说说好话,多多少少帮帮咱们,就算借也行,置几亩好田,日子就没这么紧张了。
  你爹那吝啬鬼,也是你,还认他这个爹,要是他还有父女之情,也不会光想着榨女儿女婿的油水了。
  女人是泼出去的水,我爹只疼我的兄弟,但他终归是我爹,也靠省吃俭用才积下现在的家业,你们家要不是打老太爷抽大烟,嫖女人,也不至于落今天这局面。你二叔家不也很好么,咋也一毛不拔,不借钱给你呢?
  不说了,越有钱的越吝啬得要死,我才不指望你爹那吝啬鬼会发善心,这么多年了,我被他招来呼去,帮他干活不说,还受白眼,要把工钱付了,也够我买几亩好田了,我不就因为穷么,就该倒霉?就该受冷眼?你爹是大地主,是有钱人,我这个女婿本来就给他抹黑了,他眼里哪瞧得起我来,看那些有钱的亲戚都大模大样坐席,我呢?每年里都早早去打杂,好不容易熬到快散席了,挨末席喝一杯,就是为他敬酒,你爹正眼也不瞧我。还是增广贤文里说的好,锦上添花人人有,雪中送炭世间无,不信且看筵中酒,杯杯先劝有钱人。我要不看你份上,我早就不认他什么破岳父了。
  一说你就来傻劲了,你是不是想休了我。女人来气了,一手拎着他的耳朵,一手却又往他身上乱摸。“你到底去是不去?
  我去!我去!你带贵儿先去,我晚些赶过来,稻子在地里,眼看就要下雨了,要是下三五几天的,稻子会坏掉,总不能丢下不管啊。你爹也真是,有钱人过生日也不挑日子,搭了穷亲戚遭殃。
  看你说的,我们歇一夜,明天中午喝了酒就回来,也耽误不了多少事。
  稻子在田里,不收回来我总不放心,你还是先去吧。
  女人想了想,明年的粮食全在田里,不收回来,万一大风大雨,收成就要减少,于是,嘱咐了娄义几句,喊了儿子,收拾好了。
  临走,又对娄义说,你埋那人时,给烧纸没?
  哟,这可忘了,我当时就急着处理死者,入土为安,哪里找纸钱啊,就给忘了。
  你啊,怎么连这个也忘了,人家没钱,怎么赶路,会阴魂不散的,即使见阎王也要钱啊。
  好,你快走吧。我来时,绕路去化几张就是。
  
  


上一篇:[原创散文]南京记忆之永远的马兰头
下一篇:[红楼诗抄]第七十九回:薛文龙悔娶河东狮,贾迎春误嫁中山狼
标签: 悠思南原创小说 娄义 战争 抗日
☞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质媒体或其他商业用途,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悠思南
@2008年3月7日 16:36:18
修改哈子
刘三
@2008年1月21日 22:57:10
人生都有轮回i
佛家子弟*
@2008年1月18日 09:19:39
我还以为是佛教里的轮回呢
1

非常时期,留言评论已经关闭,不便之处,敬请谅解,谢谢!

帮助指南

最新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