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弘扬传统文化,发布原创文学,散文,诗歌,随笔等,体现湖湘文化和乡土风情

[红唇原创散文]罂粟恋人

作者: 凝冻的红唇作者文集相关文章阅读/评论:2466/0   日期:2008年2月14日

 致罂粟恋人  

                                                    
   那日,接到陌生地短信:“今晚请你喝茶。”短暂地错愕之后才知道原来不是陌生人,于是,一反常态,翻箱倒柜找出平日最钟爱的裙穿上,然后袅袅婷婷地出门。
  一屋子陌生的人,满眼陌生的面孔,我不能确定谁是谁,却时时碰到你的目光,令我心乱。于是,装着泰然,却在心里痛恨自己的灵敏,正如厌烦自己总能在针毡之上微笑应对,而我又不忍心拂袖。因为有一种东西,好象遥远不可及,又好象近在身边;似在身边,又似在身内,一直吸引着我,但是我又无法确切地形容出那是什么。 
  圣经》里说:人生若是经过炼金之人的火及漂布之人的碱,必能尝到丰溢的酒杯。那是愈饮愈醇的酒吗?有些跃跃欲试,便抖擞疲弱的身躯,伴着姹紫嫣红,想来细细品尝一番。
  于是,在每个灯火阑珊处,又多了一双人影。踩着细步,一寸一寸地量过去,又一步一步地踱回来。
  在那样的夜晚,你总是定定地站在我的面前,或者是在我的侧面,望着我微笑。每当此时,天地总是澄明的,总是或有大片大片的月光洒落一地,或有灯火斑斓迷离。我的影子,却是细细的,柔柔的,连整个人都浸润在欢愉里,每一个毛孔都在尽情地舒张。
    这城市,无疑是我们无形的家。及至午夜,我们都要各自走过冗长的通道,你回你的卧室,我回我的睡榻。而我,却在你送我回睡榻并转身回你的卧室时,凝望你的背影,想牵你入梦。
  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竟然如饮毒一般的上瘾了。
  一日,笑道:“你是我的罂粟恋人!”
    可不是么?精神倒是在日复一日地酣畅着,而身体却在日复一日中销得人憔悴了。其实,我太清楚存在于我们之间的困难,总是怕短暂的灿烂炫烁只是他朝美丽的尸衣,几次想相忘于世,并压抑着每一丝丝一缕缕一角角关于你的挂念,却又总是在山穷水尽时又悄然回来。
  已经融入生命的罂粟之瘾,像我这样意志薄弱的人又如何能抵制?既使肉体接近险象环生、万劫不复的境地,灵魂也是在歌唱着的。
  那夜,我卧病在床,伏于你的膝上,你用指关节轻轻敲着我背肩处的穴位,一下一下,敲击的节奏,直透入我的心腑。那一刻,想对你说:既已乘桴浮于海上,要纵浪就让我们纵浪到底吧!
  “前半生没有爱到,后半生加倍偿还。”
    你说。
    是什么样的人,才能与秋水挨色?什么样的情,才能百炼钢化成绕指柔?年少之时,已经为自己想像海市蜃楼,并在心中构建装载玉壶的象牙塔,以供奉自己圣洁的冰心。而你,又是什么时候已经潜入我的城堡,占领了我的整个世界,并且做了那个睥睨一切、君临天下的王?
  又一日,你牵着我的手,说:“等你到六十岁,你就成干巴巴的老太婆了。”
    我笑言:“是啊,到那时,我再亲自为你寻找正青春欢畅的后继伴儿,以免你觉得单调无趣。”
    你抢着说:“有本事你现在就帮我找。”
    我无言。
    但是,你一定要知晓:
    当沧海都已成桑田,当岁月改变青春的脸,在我的生命里,依然有你罂粟的原汁。


上一篇:[红楼诗抄]85-89回 亲友庆贺贾政升官 黛玉见帕伤感
下一篇:[红唇原创诗歌]你是我的罂粟花
标签: 凝冻的红唇 罂粟恋人 致罂粟恋人
☞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质媒体或其他商业用途,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此文还没有评论.

非常时期,留言评论已经关闭,不便之处,敬请谅解,谢谢!

帮助指南

最新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