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弘扬传统文化,发布原创文学,散文,诗歌,随笔等,体现湖湘文化和乡土风情

往事不往(四)

作者: 悠思南作者文集相关文章阅读/评论:3870/1   日期:2008年3月27日
  4
  日本人的鐵蹄踏入白地鎮有些日子了,只因人生地不熟,尚不敢在這片土地上閑庭信步。他们還来不及以胜利者的姿态,实行大东亚共荣圈的计划,也无隙蹂躏已被管制的百姓。
  国军抵抗得很厉害,日军的主力部隊与抵抗軍咬得很紧。驻守在白地鎮的日军不多,他们随时要提防那些被击溃了的散兵游勇的反扑以及来自共产游击的尾袭。于是,他們只能占据着铁路干线,日夜龜縮在碉堡里,只有当物资紧缺时,他们才敢出来骚扰当地百姓。
  虽然日军节节胜利,虽然他们占领了一座座城市,占领一条条的铁路,但他们却不能征服中国人,但日本人被自己的狂妄,和不可一世如日中天的气焰所迷醉,他们坚信,他们即将征服整个中国,他们把守着铁路线,准备随时深入中国腹地,继续南下。
  铁路沿线的百姓大都闻风逃难去了,青壮男子携带女眷儿童投奔他方亲友,只留下些行动迟缓,在日本人看来老奸巨滑的中国老头看守着家园。说是家园,却弥漫着破败凄凉之气,只是一座座的空房子。镇上的人逃难时,把值钱的细软和赖以生存的粮食都转移了。这无疑加剧了日军的恼怒,他们破门而入,洗劫一空,能派上用场的都抢走了,不能派上用场的也成了他们发泄的对象,都被破坏掉。至于门窗,被拆卸个七八块,成了他们夜晚取暖的好燃料。失去门窗的房子迎风敞开,风可以进,雨可以进,日军可以进,只有原来的主人不能进了。
  娄义快接近鎮子时,路旁闪出一个老人。老人阻止娄义进入镇子,告诉他日本人已经占领了镇子,日本人修筑了碉堡,短期内不会撤走。此刻要进入镇子,会有相当的危险。
  你哪里来的?难道没有听说过日本人的凶残么?還有如此胆量,不要命哒!大白天在路上行走?我们早就对周围的人放出消息了。老人语气急促,严肃中還有一种责备。
  我是路过这里,也正是来打听日本人的消息的。老伯为我说说日本人的情况吧。娄义诚恳地说,看见老人也抽烟旱烟,忙把自己的烟斗递上去。老伯,来我这个,我这个烟不错的。
  老头也不客气,吧嗒吧嗒抽起他的烟来,说:你要到哪去呢?
  我去罗家岭。
  你准备走铁路?
  是,我岳父是罗家岭的。只要说出岳父的名字,周遭的人都会知道。娄义想,但他没有说出岳父的名字来。
  你还是别走铁路了,今天有鬼子在修铁路。鬼子气坏了,见人就抓,要抓人为他们修复铁路呢。
  为什么啊?
  为了阻止鬼子后援部队追赶我们国军,保长组织了当地百姓晚上专门破坏铁路。我们夜里挖断,日本人白天修,他们修好了,我们人晚上又去挖断,他们防不胜防。
  我抄小路吧。
  你还是晚一点走,年轻人,别说我没劝你。让日本人抓去,没准就丢命的。
  谢谢老伯,我会小心的,真要碰上一两个日本人,我也不怕的。
  日本人不傻,他们才不单独出来,总成群结队的,你若走快点,他们都会对你放枪。老人摇摇头,又说,你还是小心的好。
  嗯,老伯,你放心,我不会拿命开玩笑的。
  也就晌饭过后,老人说的没错,铁路上果然有一小队一小队的日本兵,他们乘坐在一种简易的滑车在铁路上来回着,远远地,看不真切,娄义不敢靠近铁路,只能小心翼翼沿着铁路线走,有时候他穿过一片片山林,有时候就得绕很远的路,那些开阔的原野一览无余,日本兵看见了,一定会来追赶的,真要追上来,娄义也跑的过。要真近身了,哼,我拼他两个没问题。娄义这样想,下意识地摸了摸怀里的一把小刀,小刀是用来防身的,这还是一个跑江湖的老头送他的,有一年,他看一个跑江湖的老头卖艺,见老头舞一套很奇特诡异的拳路,便来了兴趣,缠着老头想拜师学艺,可那老头死活不肯教他,他就天天守在老头的周围,老头走到哪,他就走到哪。一些日子下来,老头被他的诚心打动,便教了他,不几天,他也舞得有模有样,可时间太短,归根结底只学些皮毛和架势,没得到真功夫。后来老头要走,走的时候,对他说。
  你如果真想学大本事,跟我走,我给你找几个高人。
  娄义摇摇头。
  我母亲身体不好,我不能离家。
  你啊。老头摇摇头,可惜了,你好自为之吧,也许你就这个命,学东西没始终,看事情不通彻,做事又不太会变通。
  娄义听得半懂不懂的,他也习惯那老头古怪的性格,没把话放心里去。
  娄义对什么都感兴趣,就是对什么都没韧性,可一旦看准了一样事,也会照自己性格里最强烈的力量去指引,绝不回头。现在,他满脑子想着日本人,以前他才不去思索这些事,日本人侵占了东北啊,打到了山东啊,似乎都离他远远的,打日本人应该是政府的事,是军队的事情,与他这个平民百姓无关。但眼下,日本人快打到了他的家园,他一路上就想着阿伦的话,觉得阿伦很了不起,平时里只知道吃喝嫖赌,但在这个大是大非抵御日寇的问题上,却显示难得正气。
  又有一伙荷枪实弹的日本兵走在铁路上,阿伦赶紧穿过一片荆棘,有几根犀利的刺扎破了他的皮肤,他恨恨地骂了一句,该死的日本人,在我们家园横行霸道,害我只能走刺蓬,总有一天我要弄死你们。要是此时手上也有枪,娄义会不顾一切冲上去把他们全撂倒。  
  日本兵走在娄义的前面,他们走走停停,似乎有意跟娄义过不去,前面就是罗家岭了,日本兵停在桥上面不走了,娄义暗暗叫苦,要想到达岳父家,非经过罗家桥不可。
  该死的日本兵,究竟要干什么呢?快点滚啊,娄义潜伏在一丛杂草中等待着,他远远看见对岸岳父家那绿树丛中的房子,盼望着日本人就会走了,但肚子又不合时宜地叫起来,他掂量着是不是从上游浮水过去,可万一日本人发现了,很容易就给逮着。他揉揉肚子,咽下一口冒出来的口水,这时候岳父家也许正在大快朵颐吧。这么一想,肚子就更饿了。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有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娄义几乎能听出这鞭炮是号称鞭炮王的王麻子做的,在方圆百里,也只有王麻子做的鞭炮叫的响叫的脆叫的欢,估计是晚宴开始了。
  日本人也听见了鞭炮声,他们都惊住了,他们叽哩咕噜地说些什么,然后飞快地下了桥头,往岳父家那个方向跑去。
上一篇:[163博客日报]草根新闻日报正式上线
下一篇:关于diang的记忆
标签: 娄义 抗日
☞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质媒体或其他商业用途,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liusan
@2008年3月27日 21:58:31
这段岁月是很有看头的 ,怎么使用起繁体字了,为了不被河蟹啊
1

非常时期,留言评论已经关闭,不便之处,敬请谅解,谢谢!

帮助指南

最新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