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弘扬传统文化,发布原创文学,散文,诗歌,随笔等,体现湖湘文化和乡土风情

城市漫步

作者: 悠思南作者文集相关文章阅读/评论:4285/1   日期:2007年1月27日

 1
当她撕掉
  缠绕了五千年的裹脚布
   他便用
自己的鲜血
兄弟姐妹的血
  一遍又一遍清洗
之后不忍抛弃
  张扬起来而迎风招展
  枪杆正好用来作旗杆
  理直气壮地支撑吧
   臃肿的天空
   云漂浮
   悠然的云
   五彩的云
   四合的乌云
  从底下看只能看见
  也只能看见一种颜色
   一种鲜艳夺目的颜色
   一种发紫的颜色
    
    2
  一群公鸡嚷着
   要下蛋
   要抱窝
  母鸡却昂首发出
   粗厉的叫鸣
  基因工程在许多年前
   已经初露端倪
  时间也不知
  真的有没有标准
   公鸡之蛋
  味道营养是否兼备
  母鸡鸣叫的时候
  能分晓早晨还是黄昏
   或者中午
  最后的炙热
  
   3
  那二十八层
  金碧辉煌的大楼
  进出者戴着一律的面具
   从正面
  你绝对看不出分别
  大门敞开迎接着
  这个豪华汽车代步的时代
  马鞭仍然作为一种象征
  只是不知道
  搁到神位上
  还是随身携带的好
  还是随身携带好
  把它嫁接在
  退化或蜕化的尾巴上
  堪称天移无缝
  根本无须考虑
  什么时候垂下
  什么时候翘扬
   
   4
  机械手模仿着
  交警的姿势
  结果都是为了
  清除障碍
  一条河 横亘在
  城市和乡村之间
  历史和现代之间
  环境恶化
  干涸断流时
  人们也不敢轻易逾越
  为了建造一座新的桥梁
  可行性分析报告
  方案设计
  意见征集
  都能够壅塞河流了
  工匠的手也苍老成木乃伊
  马鞭指向能够挖出金子的地方
  最适宜建造桥梁
   
    5
  能够回避尘烟滚滚吗
  能够回避汹涌的人群么
  车流如潮人迹充塞
  不堪重负的桥梁
  从桥上看风景时不知是否
  还有人在楼上了望
  明月永远照不到你的窗子
  你也无法惊扰他们的美梦
   

   6
  垂钓的渔舟
  满载的货轮
  如何分辨
  哪一条是名哪一条是利
  那排放浓重废气的货车
  那豪华轻便的轿车
  却简单地决定方向
  要么来 要么往
  面无表情的人流
  要么左 要么右
  要么南 要么北
  那不知什么时候
  才能撤销的收费卡
  古时候却是
  清剿的对象
  如今成了
  不容亵渎的权杖
  
   7
  写满疲惫和焦急的面孔
  等待着窗口发售命运
  永远冷漠的面孔
  扔过来一张
  固定了起点和终点
  价格不容商量
  人生是否也有
  如此分明的起点和终点
  人生的价值
  是否可以按公里来计算
  那天桥上被命运践踏的生命
  计价器上显示是一个零
  还是以本来的地位和贵贱标的
  那漫长的旅途
  或者注定是
  一个遥遥无期的负数
 
    8
  多年以前那一场暴风雪呵
  依然冰冻着死去的灵魂
  依然令寂寞的心灵瑟瑟发抖
  当捐出口袋里仅有的十元
  换来三张秋后的检讨试卷
  也把你彻底赶到谋生的边缘
  苟且 在城市的缝隙里伸出触须
  营营 在尘嚣的起起落落中鸣叫

      9
  影子似乎是最忠诚的跟随者
  却永远拖着形的后腿
  一点也不会松懈
  向势利的光随时告密
  于人迹接踵处
  如一个长舌妇
  散布主人的隐私
  嗨!我的主人
  今天为了一块面包
  为了一个困扰心灵的难题
  已经走了很远的路程
  除了闭门羹就是疲惫
  连带我也惨不忍睹
  嘘!要不了多久
  他就会形销神散
  我就可以摆脱他自由飞去
   
    10
   夕阳西下
  断肠人已没有天涯
  归宿就是龟缩在
  阳光的阴影之下
  那儿谁也看不见你的影子
  也勿需担心影子的背叛
  你便成了自己的皇上
  踯躅在方寸的迷惘文字之中
  也勿需画地为牢
  你也逃不脱七步之蛇的吞噬
   倦了
   或想望
   窗外无明月
  繁华的霓虹灯
  城市的不夜之欢闪烁
  已妨碍天文学家天文爱好者爱好者
  去观察所有的行星
  以及行星之外的矮行星
  以及矮行星之外的无名星星
  巨型的的探照灯如同白昼
  裹脚布尽情地招展


上一篇:两三白兰 处处清幽
下一篇:爱情就是那只肾
标签: 诗歌 现代诗 城市印象
☞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质媒体或其他商业用途,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刘三
@2007年1月28日 21:46:03
不知道能不能看到这一天了

科技的进步

解脱了一些人

同时也把一部分人

打入万丈深渊
1

非常时期,留言评论已经关闭,不便之处,敬请谅解,谢谢!

帮助指南

最新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