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弘扬传统文化,发布原创文学,散文,诗歌,随笔等,体现湖湘文化和乡土风情

往事不往(七)

作者: 悠思南作者文集相关文章阅读/评论:3848/3   日期:2008年4月13日

 

  两人一钻进荆棘丛,就是鸟儿入了林,日本人哪里追得上。

  娄义也不再跑,他走不动了,他的心已倒在血泊中,咕咕涌着鲜血,发出阵阵的哀恸。他踉跄着身子,跪倒在地上,他面对着村落的方向,凄厉呼唤着女人和儿子的名字,又夹杂着对日本人的诅咒着,哭声似鬼哭狼嚎。

  五狗也陪着哭,与其说悲痛,更多的是,惨痛的场面和对死亡的恐惧紧紧地揪住了他。割裂了的瞬间,他对死去的人充满了留恋,经常被他怨尤的伯父变得亲近变得可敬了,他想起是伯父收留了他,他才没有流浪,也不至于为外人欺侮;他想起了伯母,为他缝补旧衣;他想起了那些兄弟姐妹,他们一起劳动。他想起了所有的人,所有人都快速地回到了从前,而又像风雨雷电一闪而过,五狗想努力抓住所有的回忆和感觉,可是,最终他也只能长久地停留在血泊中。

  他们悲从中来,泪如泉涌,悲痛不可遏止、仇恨无处可藏,它们一起涌上来,撕扯着他们的身体,噬咬着他们的肉。他们捶胸顿足,声嘶力竭,最后竟呆若木人。

  一片火光,照亮了不知何时暗淡下来的夜空,两人从悲痛中惊醒过来,朝火光望去,那是村落所在,但此时已看不到村子了,只有一片火海。

娄义什么也不管了,他向山下冲去,五狗气喘吁吁又一次把他扑倒在地。你不能去,常言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你死了,谁为她们报仇。娄义颓然跪倒在地,痛哭起来。他充满了对亲人的怀恋之情,他恨苍天,怨恨这个世界,他恨脚下的土地,他恨那些咕噜哇啦的日本人,所有的痛,所有的恨,逼得他疯了,忘了想着该做点什么了。

不能,我不能白白地送死们,我一定要血命血偿。五狗的话点醒了他。他想起了阿伦,想起了那个马寨主。只要能杀日本人,只要为我报仇,只要给我枪,要我入伙就入伙。

你能留在这里看着这群日本人么?蝼蚁对五狗说,我要找人杀了这群畜生。

你到哪里找人?他们有枪,我们五狗不愿意一个人留下来,他有些害怕。

大刀队,马大王。娄义咬牙切齿地说。

我也跟你去。

不,你守在这里,你盯着这批日本人,他们往哪里走,你就跟到哪?我一定得先杀死这批日本人,否则我誓不为人,苟且偷生在这个世界上丢人现眼。娄义振作起来,他心里的悲痛已经变成了一种杀气。

五狗想起了什么,说,等一等,他从怀里掏出来一个油纸包,他小心翼翼地打开来,是几块揉成碎末的糕点,吃一点吧。这一些糕点是他向孙二娘讨来的,作为他买酒的好处。五狗帮伯父办事时总想着捞一点小好处。看着这一块糕点,他想起伯父的吝啬,这时候,他又心痛起来,伯父的吝啬也变得倍加令他怀念了。

娄义也忘了饥饿,为了节省,他出门时就吃了几块红薯,想着在岳父家大块朵颐,可还没吃上酒席,早就物是人非,人鬼殊途了,而刚才又是满腔悲痛,一肚子的仇恨,饥饿一直躲藏着不敢抬头,而此时一经提醒,肚子里的饥饿就像掉入井里爬起来又经冷水一吹,格外敏感而清晰了。

五狗兄弟,你要小心,我带了人来时,我会在风雨亭等你。吃过糕点,娄义拥抱着五狗说。

今晚天色很暗,你路上也要小心。五狗也嘱托娄义,他们拥抱着,全身抽搐,强忍着又要往下流淌的泪水。

夜色浓郁,散发着黑暗的味道,娄义走上了古商道,他走得急快。黑暗中,青石板发出灰蒙蒙的微光,那是千千万万人几代人踩出来的微光,也许石板上还保留着他们的余热。这一条道,曾经的熙攘早已不复存在,除了娄义,路上再没了行商走卒,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岁月,日军、土匪、游兵散勇横行霸道,谁也不敢再夜行赶路,就是小小的旅店也早早关门大吉了。

他走在路上,突然就想起来,如果来的时候,他走的是这一条道,他是不是也已经倒在血泊中了?而他走铁路时如果被日本人发现,所有的亲人是不是就不会死去了?

不到一天的时间,经历了太多的变数,先是那外地的冤死鬼,然后是一村人被残杀。难道真是自己沾上晦气了。自己才一听到阿伦的消息起,就心神不宁,是不是早就得了预示,可自己却没有察觉上,这样想,娄义就恨自己,他骂着自己,却不防石板上有一小块石头,绊了他一脚,他用力一跳,才没至于摔倒,可是脚趾生痛,火辣辣的。他坐下来,摸了一下,原来鞋子都踢破了,趾甲也烂了,他吸了一口凉气,又流下泪水,又开始呼喊女人和儿子的名字,黑暗中他仿佛就看见女人和孩子站在他面前,老婆啊,儿子啊,我一定要为你们报仇。我要用鬼子来祭奠你们。

娄义哭着喊着,站起来,抹了一把眼泪,重新踏上石板路。


上一篇:[奥运诗歌]北京奥运圣火飞全球
下一篇:[谭静之死]一个模特,一个中国人的生死在考验政府
标签: 残杀 暴行 抗日 娄义
☞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质媒体或其他商业用途,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igone
@2008年4月20日 14:00:07
比我写的错别字少多了,严谨多了
悠思南
@2008年4月20日 11:30:11
打出来,没检查,呵呵,估计蛮多错别字,只想一气呵成,以后再整理。
igone
@2008年4月14日 10:05:11
蝼蚁对五狗说,我要找人杀了这群畜生?蝼蚁?

有些时候是需要反抗的,只是大多数人大多数时候习惯了沉默,习惯了麻木。
1

非常时期,留言评论已经关闭,不便之处,敬请谅解,谢谢!

帮助指南

最新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