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弘扬传统文化,发布原创文学,散文,诗歌,随笔等,体现湖湘文化和乡土风情

往事不往(八)

作者: 悠思南作者文集相关文章阅读/评论:3905/3   日期:2008年4月20日

往事不往(八)

      黑夜掩盖了人间一切的悲苦与欢乐,只剩下死寂沉沉。
  娄义疲惫极了,若不是那支撑着他的强烈复仇之心,他倒宁愿倒下去,不愿再爬起来。一路上,他跌倒了很多次,每一次的跌倒又引发出悲痛的泪水,每一次的泪水又激发出他更强烈的仇恨。是仇恨拖着他伤痛的躯体,使他有力量坚持着走完那一段路程,走完那一块块的青石。
  赶到邓家大院时,已经是深夜了。临近庄院时,护院的家犬猛烈地吠叫起来。紧接着有几个人从暗里扑了过来,把娄义按倒在地。
  娄义不作丝毫反抗,任由他们捆绑着推进了大堂里,又被身后一个汉子一脚踢翻在地,跪了下去。
  说,你是什么人,汉子们狠狠地呵斥。
  我是娄家庄的,我是娄义,快,我要找邓茂青。灯光下,娄义环视着大堂四周,大堂上摆了好些桌子,桌子上堆着骨牌、字牌,坐了好些面目冷峻凶恶的彪形大汉,也夹杂几个打扮妖冶的女人。
  咦,你怎么成这个样子了?一个女人从人堆里走出来,她口里喊着,三蛮子,三蛮子,你过来。
  她又对一个女人说,你去端一碗莲子羹来。
  别踢他了,死猛子,他是我家堂哥,你快去喊邓老爷醒来。
  娄义只看了女人一眼,还来不及表露感激之色,眼睛就合上了,他晕过去了。
  等他睁开眼睛时,他发现自己已经靠在三蛮子怀里,而那个女人正一口一口喂他莲子羹。她正是下午上坟时遇见的那个女人。女人画了妆,异香扑鼻,若是平时,娄义肯定一个喷嚏,躲开了,可这时候,他却像一个儿子见了爹娘一样扑在那两人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到底出了什么事,哥。三蛮子和女人几乎同时对他说,别激动,慢慢说。
  死了,死了,全死了。我老婆孩子还有岳父家的人全死了,一村子的人啊,全被日本人杀死了。娄义整个身体剧烈地颤抖着,每一个字每一个音都伴随着强烈的抽搐声。他不愿说出来,他怕说出来,一说出来时,仿佛就是他在把全村人重新置于日军的枪口下杀一次,而他的惨痛无疑增加了一次,但惨痛郁积在胸口,他又必须倾吐出来,他又想获得一种安慰,急于有人能分担他的惨苦和悲愁,当说出来时,却完全忘了去获得安慰,就被那叙述时带出来的记忆惨烈的场景和自己的痛苦所击倒了,立刻变为声泪俱下,但他的喉咙早就嘶哑了,只能像风箱似的鼓动着胸腔,喉咙的发音功能完全被呼吸功能所占据。
  啊!在场的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那女人看了三蛮子一眼,此时,娄义整个身子都偎依在那女人身上。
  三蛮子深明大义地对女人点点头,站了起来,邓茂青已经走进了厅堂里。
  他踱着方步,面色凝重,走到娄义跟前。他伸出手来,眼睛湿润了,他轻轻按在娄义的肩膀,娄义兄弟,别激动,你慢慢详细说来,我一定为你报仇雪恨。
  娄义镇静下来,不得不再次叙述,语言既成了他要传达信息的工具,也同时再次成为一把刺向心灵的匕首,伤痛处,他不得不停下来,女人仿佛面对着一个婴儿,不时用毛巾为他擦拭着泪水。又用自己女性的柔情来安慰着他,在场的男人,全都气愤填膺,就是三蛮子也没介意自己的女人老抱着娄义了。要是平时,他早就拔刀相向了。这一帮强盗土匪平时打劫财物,必要时弄死个把人,杀人灭口也毫无含糊,但听到日本人如此杀光烧光的暴行时,也不禁闻之色变。
  茂青啊,你可要为我报仇啊,对,你有大刀队,还有江湖的英雄好汉,我倾家荡产请兄弟们吃喝嫖赌,只要杀了日本人,我,我把家产全拿出来,还有我岳父家的,只要为她们报仇了,所有的财物都是你们的。
  兄弟,什么话,我邓茂青是那种没道义的人么,你娄义是条汉子,只是我们邓娄两家老一辈不合,你也少与我往来,今天承蒙你看得起我这位大哥,我绝对替你报仇。我邓茂青凭什么在江湖上呼风唤雨,不都是这些江湖大哥看得起我么。
  只要大哥一声吩咐,我们赴汤蹈火,绝不含糊,这他妈的日本人太他妈的嚣张了,在我们的地盘上如此作威作福,我们现在就去灭了他狗日的。
  对,我们打他一个措手不及,小日本见了好酒好肉,一定喝一个稀烂醉,我们像上一次来一个顺藤摸瓜,咔嚓就割了他们的脑袋。
  嗯,邓茂青点点头,他问娄义,他们究竟有多少人。
  十五个。
  十五个,那我们最少要超过他们,要猝不及防,同时干掉他们,我们没枪,连大刀也只有七把。
  邓茂青沉吟了一会,大家都静下来等他说话。
  三蛮子,你去你们娄家,叫上几个精壮的。猛子,你去马家,先找到阿伦和原生,跟马寨主说说看能不能从马寨主那借来几支枪,就说我借的,杀了日本人,缴来的枪我跟马寨主平分,算我们的礼物。若杀不了日本人,我就加倍请他的弟兄。
  几个汉子应声而去。邓茂青又吩咐人换了厨子起来,赶紧弄菜做饭,好叫兄弟们有力气。末了,邓茂青又对那女人说,三嫂子,你扶娄义去西厢,给他弄一个软和的床铺,先休息一会。
  娄义太憔悴了,但是他挣扎着不肯进去休息。他恨不得现在就要去杀了日本人。
  兄弟,你这样子怎么给我们带路?你对罗家庄地形熟识,你休息好了,养足精神,我等人到齐了就叫你。让你杀一个痛快


上一篇:[红楼诗抄]守官箴恶奴同破例 阅邸报老舅自担惊
下一篇:[湖湘文化通论]湖湘文化的精神特质(奋斗精神)
标签: 抗日 屠杀 暴行 娄义 往事不往 悠思南小说
☞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质媒体或其他商业用途,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igone
@2008年4月20日 18:57:01
王妹妹恐怕不能单纯地称为HJ了,认同这个概念对于大多数文化层次不高的人来说,不是件简单的事
悠思南
@2008年4月20日 18:29:29
汉奸,也实属无奈,生命本来就是第一位的,有人选择慷慨豪情,有人就权衡利弊。当各种因素或放大或缩小,人人就选择自己的需要了。就拿这次那个王丫头来说吧,估计人人视为汉奸了,所有的粪青恨不得将其诛杀。如此看来,汉奸和粪青,又有多少高尚和渺小之分呢?

我主张一个人能够将自己的生命与族群和民族家国,自由而和谐地结合,有强烈的认同感,有强烈的归属感,国家强大,民众幸福。如此一来,汉奸何来之有?

只有国家落后,政权腐朽,汉奸才层出不穷!
igone
@2008年4月20日 13:56:16
一直在想,为什么咱们有哪么多HJ?难道真是“好死不如赖活着”的影响?还是曾经的文化麻木了人的灵魂??
1

非常时期,留言评论已经关闭,不便之处,敬请谅解,谢谢!

帮助指南

最新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