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弘扬传统文化,发布原创文学,散文,诗歌,随笔等,体现湖湘文化和乡土风情

往事不往(九)

作者: 悠思南作者文集相关文章阅读/评论:3912/2   日期:2008年4月23日

往事不往(九)

         大刀队的成员陆续赶来,也有临时加入的,听说要去摸日军的点,又能饱餐一顿,都忘了危险,显得兴致高涨。

    阿伦跟猛子来了,只带来一支手枪,还有两匣子子弹。马寨主带了口信,虽然他手下很多兄弟也是使大刀和梭镖,却还是能借几把枪的,但只是子弹稀缺,所以有枪也没法使。阿伦又小声对邓茂青说,马寨主目前也有些吃紧,主要的兄弟都配合国军了,要邓茂青见谅。这一支枪也不用还,算送邓大哥防身用。

        这消息虽然有点令人扫兴,但也不至打击大家的信心。每个人都渴望能有一把枪,那样,才更壮胆量。只需咔嚓扣动扳机,就无需与日本兵面对面。但队员们都没使过枪,他们使惯了大刀,你死我活的拼斗,一刀下去,血溅起来更令人兴奋,再割下敌人的脑袋,就可以向队员们炫耀了,就可以邀功请赏,报上去,还可以免兵役。

        当阿伦的面,邓茂青不好说什么,只略微点点头,招呼大家吃足喝饱,养足力气干日本兵。

       邓家大院一时变得热闹起来,飘满了酒肉的香味。为了壮胆,邓茂青允许兄弟们喝一些酒,但不能烂醉,喝醉了手脚不灵便,影响行动。

  在这兵荒马乱的岁月间,汉子们一年到头也吃不到如此美味佳肴了,自然要吃喝一个痛快,再想着,待会摸日本是一件危险的事,万一打蛇不着被蛇咬了,死了,这一顿饭之后也是饱死鬼了,于是他们拿出撑破肚皮的量气往肚里塞着酒肉。碗里空了,就吆喝着厨子加菜,厨子不乐意了,为大伙忙了半宵,自己还没吃,就让他们帮忙,大家嚷嚷着,就望邓茂青,邓茂青就挥手,招呼厨子再去弄菜,又把庄院的女人也叫醒了帮忙,杀鸡宰羊,务必让兄弟们先吃一个痛快,待会杀了日本人,回头还吃一个痛快。

   阿伦去看娄义,他为娄义难过,也为自己庆幸,这么沉重的打击要是换了自己,肯定受不了,这些年来,自己就从不曾想要成家立业什么的,阿伦觉得,这样一个乱世,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是最好不过了,所以很多女人死心塌地缠着他,还要为他生儿育女,他却嘻嘻哈哈从来不往心里去。

  娄义看上去老了十岁,分别才半天,恍若隔世。他一直半醒半睡,阿伦进来,他立刻就翻身坐起了,两人一对眼,就紧紧地拥抱着,泪水鼻涕只管往对方肩头流淌。

  坚强一点,大哥!

      娄义使劲地点头,忍住哭声。两人久久才分开,彼此无言。

      娄义不想再在众人面前像女人一样悲鸣,他得保留自己的悲伤,等杀了日本人才决堤而出。

     阿伦想问些细节,可想着待会要出发,不能再去触动娄义的伤口。

      三嫂子端了酒菜进来,三蛮子跟在后面。娄义跳起来,拦住三嫂子,他要进大厅敬大家,现在,他不再悲痛了,他只有熊熊燃烧的血液,和对大家满心的感激。

      娄义走进大厅,从三嫂子手里结果慢慢一杯酒,噗通就跪下了。

      各位兄弟在上,我娄义平时担惊受怕,只求安安稳稳过小日子,今天遭此大难,感谢邓庄主,感谢各位大哥鼎力相助,我敬各位大哥,只要杀了日本人,为我老婆孩子报了血仇大恨,我娄义一条命就是大家的,以后衔环结草相报,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娄义兄弟,男子汉上跪天,下跪地,如此折杀兄弟们了,你赶紧起来,日本人占我家国,杀我同胞,是我们大家的仇人,不杀了日本人,明天我们就要落一样的悲惨,我们的父母兄弟姐妹子女都将无家可归。

     我们一定血债血偿,今晚一定要了日本鬼子的狗命。阿伦端起酒一口干了,然后把空碗猛地砸在地上。

     大家受了感染,一饮而尽之后全部把酒杯酒碗摔了。

      好了,吃饱了,喝足了,邓茂清叫了几个兄弟开始清理刀枪,口子不锋利的全部重新打磨,又用稻草试过刀刃,一刀削下去,只听唰地响,草应声断成两截,没有大刀的磨了菜刀,用旧布包了揣上怀里。可以出发了。

     队员们大多没有格斗过,于是有经验的队员绘声绘色讲述了他们得意之战,有一天傍晚,他们躲在一柴堆里,两个日本兵经过,他们飞身扑了过去,捉手的捉手,抱脚的抱脚,另外的拿刀就往日本兵脖子上抹,抹不着就往脑袋乱砍。他们说的惊险刺激,声音里充满了自豪。

      我们今晚也得悄悄地摸上去,一定要杀一个措手不及,千万不能让他们抓着抢对准你。即使子弹不出来,那刺刀也一定会挑破你的肚子,要那样,你今晚吃的饱餐也会漏掉,想当一个饱死鬼都不能了。有一个队员说着说着就对一个新手开起了玩笑。

      新来的队员满不高兴,刚参加战斗,就听到晦气话,他一定要抢一个赢边,于是他挥拳向对方的肚皮打去,等挨着了肚皮却变成轻轻地一拍,他知道,要真打重了,对方就成了撑死鬼了。

      老队员没防着,虽然轻轻的,他也吃不消了,口里骂道,你真要让我变饱死鬼啊,你有力气还是留着打日本兵,别到时吓得全身哆嗦,手上使不出劲来。

     走了,走了。猛子大声喊起来。

     娄义和阿伦走在前面。邓茂清手一挥,众人跟在后面,没入茫茫夜色中。


上一篇:[聚焦家乐福]DiZhi家乐福与五一大促销
下一篇:虚 3、爱情
标签: 抗日 娄义 命运 往事不往 悠思南小说
☞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质媒体或其他商业用途,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igone
@2008年4月25日 12:00:14
风声又开始紧了,一不小心就被关紧闭了
刘三
@2008年4月23日 22:07:16
自卫军啊,估计结果不怎么乐观
1

非常时期,留言评论已经关闭,不便之处,敬请谅解,谢谢!

帮助指南

最新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