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弘扬传统文化,发布原创文学,散文,诗歌,随笔等,体现湖湘文化和乡土风情

往事不往1、米存仪在医院里

作者: 悠思南作者文集相关文章阅读/评论:4026/4   日期:2008年4月28日

01  米存仪在医院里

  一切该从哪里说起呢?
  我该如何向他们讲述?
  也许该回到五十年前?那一天才是一条真正的分界线。因为所有的往事都围绕着那一天展开:过去,未来。不,严格意义上来说全部都是过去,没有了未来。因为‘未来’也已经发生了。‘未来’也沉重地煎熬过来了,如今也成为永久的历史。
  人总寄予未来以加倍的期望,却往往被未来所欺骗。总以为现在是最不令人满意的。其实,人要是能稳稳抓住现在,不使其有些微的偏移,甚至还可以往回走,该是多么完美的啊!可是,你不能!你只能被看不见的手推向未来。现有是一个吝啬的怪物,不容你有喘息的机会。而未来仿佛有一种磁场,吸引着每一个人每一种事物。你想拥有的你始终抓不住,你不想要的,却排山倒海不可阻挡地扑面而来。你无处可逃无力自拔。在种种看似可以改变的事件中,一切都预先被安排好了,即便你的犹豫、彷徨,连同种种的抗争也早在预先之列,你注定入其觳中。
  在命运的魔掌中,除了承受种种突如其来的痛苦,所有的希望,都不过是储存在生命历程中某一个保管箱里的茫然,充满了新鲜感,充满了神秘,却实质上是一个个封存了谜底等待你抵达时才可揭晓的结局。永远猜不着,却永远不会有意外。
  也许,这就足够了,也许这就是生命的整个意义。一切是那么神秘,一切却又囊括其中。
而在那一天,或之前,娄义却不能明白。那一天命运给了他最大的玩笑,他似乎逃过了劫难,却又像是一个终结。之前经历种种沧桑,几近崩溃,痛不欲生;之后终结在徒具形质苟且偷生的岁月中了。
那一天,他当真永远也不可能预先明白。 
  
  此刻,米存仪躺在医院里。残胃癌,胃再次切除。医生说手术很成功。可住院期间,他获取了很多关于胃癌患者手术后能活多久的数据。像他这种体质,这种年龄,就是不得胃癌,也说不定哪天就走了,何况拖着一副病躯呢?多则能拖一年半载,少则几个月。他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他心中喟叹。第一次胃切除后,他就决定要写一本书。为世人写一本书,如果世人不怎么理解,他至少要为家人而写,而且,他不得不写。他不能把秘密带进坟墓里,尤其是命运再次把他推向幕前。
  每一次剧烈的疼痛伴随着呕吐感向他袭来时,他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他就感到害怕,感到后悔,他怕自己就此告别人寰,永远不再醒来。好几次他清醒地告诫自己,是一切都结束的时候了,等挨过这一劫,他就什么也不管了,可痛楚之后,他又犹豫着,他还在等待着。
  医生和亲人都习惯性对病人隐瞒患者的病情,尤其是垂危的患者。仿佛告诉患者实情就直接宣告患者死刑一样,甚至比死亡更为残忍更为可怕。哼,也许正常人比患者对死亡更为恐惧,才如此揣度患者吧。
  米存仪并不畏惧死亡,回顾一生,他都数不清从死亡边缘中走过多少来回。有些日子里,反倒是生不如死了,罔顾生死地冲锋陷阵,把生命的活力全部倾注在不是你死就是我死的死亡场上。当至亲至爱的人死了,当世界上你最亲近的人死了,那种感觉才真是撕心裂肺一样难受,真个天塌下了一半。可最终他还是顽强地挺了过来。
  当然,活着,切切实实抓住自己的生命,即使痛苦得想死的时候,却依然包含着生的希望,罔顾生死也是生的展示,就好像以毒攻毒疗法,直到对死亡的渴望变得疲惫不堪了,直到生命的活力欣然如炮火后的野草,只须一场暴风骤雨,生机又盎然充盈在他身上、心上。
  而现在,死神只是慢慢地逼近他,折磨他,不容他有丝毫的挣扎和回手之力。即便给他力量,他也看不见死神,力量也无从施发。
  他躺在病床上,身上插了好几根管子。他很想下床,哪怕拖着吊水,也要到病房外面的花园里走动走动,可是监控室的护士发现了会毫不客气制止他。在护士的观念里,病人遵从医嘱往往比病人康复更为重要。他抬头看了看病房里的壁钟,他实在不喜欢那壁钟,壁钟的滴答声太响,就像死神的脚步声,又像枪的扳机声,嚓咔、咔嚓、所幸嚓咔声后没有子弹击打在肉体上的砰砰声,但正是随时出膛的子弹更令人不安。不知道一个被抢弹击中而死去的人会不会听到砰的声。理论上应该听得见吧,即使子弹飞行的速度比声音快,但中弹后不会立刻死亡,那声音一定是最后的丧音了,但也可能中弹后的痛苦把生命所有的感知力全部凝聚在弹孔周围,最后的声音应该是高速运转的子弹钻进肉体时发出的闷响了。
  壁钟的时针停在十二点,分针由三向四靠拢,秒针徒劳地奔跑着。人们看时间时,有谁会注意到那不知疲倦的秒针呢?米存仪感觉自己的身体也像壁钟,自己的躯体就是那时针,自己的呼吸像分针,而身体里活跃着的细胞和癌细胞就是那不知疲倦的秒针。老伴去食堂打饭还没有回来,才不过几分钟,他感觉已经很久了,要是自己突然死去,她一回来,估计连饭也吃不成了,米存仪为自己这想法很内疚,她一直对自己百依百顺,算是一个传统的好伴侣。可自己从来就没让她进入自己的内心世界。
  她跟着自己有多少年了?五十?还是四十九?是了,自己来到这个城市刚好五十年了,她是自己来这里第二年才借给她的,要明年才是她们的金婚。他答应过她等她们金婚时,一定带她周游全国。可现在恐怕等不到那一天了。
  这五十年里,自己从来没有离开过这座城市,也压根没有离开的打算,曾有好些次,他就离开了,可最后权衡之下,还是留了下来。为她为刚出生的孩子。一次是上级部门要调他去南方,可那个城市给他太深的记忆,他费尽心机,故意出差错,才不至成行。还有一次,是调他去省城,他都决定要去了,可听到新上任的市委书记的名字时,他呆住了,赶紧打消了念头,又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使上级撤销了任命。再后来,他学会了鸵鸟策略,也彻底习惯了这座城市,只想老死一生。
  想起那个人,米存仪心中就不是滋味,不知滋味。他记起那人对他最后的话:我们彼此互不清欠,你要走得远远的,我们最好成为陌生人,不,最好从此不再见面,连想起都不要,如果不幸相逢,那是你的不幸,也是我的不幸,如果不巧被人知晓,我们两人就完了。真到那一天,我们两人中至少有一个人得死。
  他要信守承诺。可他没法忘记那个人,相反,他一直关注着那个人,他自己也知道,这种关注其实只是为了回避。他亏欠过自己,也救过自己一命。本来他完全可以杀了自己,以绝后患,但是他没有,而是良心发现,放了自己。但自己也并不因此感激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有些恨他,是他摧毁了他第二种生活,或者说第二种可能的生活。
  
  这是一本打印的书稿。用的是八四纸,对折装订。退休后,米存仪学会了电脑,学会了上网,也学着年轻人上网冲浪,又进入了各网站的论坛。自然他多半进入的是讨论日本和台湾的论坛,起初也发一些回帖,他显得相当理智和克制,他知道以言获罪并未远去,说真话往往要付出沉重的代价。慢慢地,他不满足于回复,竟有了写作的冲动。自然也有了这本手钉书。
  这一本书凝注了自己好几个月的心血,写的断断续续。这一方面是他的文学才能相当有限,完全没有当作家的必要知识,他只知道运用自己掌握的文字功夫来直抒胸怀,可直抒胸怀往往和网络中那些粪青的言论一样相当肤浅也令人厌恶。所以他常犹豫着,不知如何下笔。还有,他写到某些情节时,就悲从中来,再也写不下去,有时候又麻木地写着,等再回头看时,觉得不足以表达自己的思想和情感,简直不知所云。而每一次的阅读也或多或少地妨碍了他写下去的进程,他犯了以文矫情的毛病,自己都不满意了,却急于知道别人的看法,反而忘了写作的初衷。
  等时日紧迫,书的进程与他的生命去势直接挂钩,彼此作乌龟兔子式赛跑时,他多么希望生命如乌龟那样悠闲地前进,而他的书像兔子一样飞奔完成。可恰恰相反,他生命的终点迎接的是兔式飞跃,书却是乌龟式爬行,兔子不偷懒,乌龟却骄傲起来了。
  我要的只是穿越时空,向他们解释真相。我要的只是了无遗憾撒手人寰。但不到生命的最后时刻,他不想告诉任何人心中的秘密。
  书已经不知翻看了多少次,纸张都有些发黄了。在家里,他可以在电脑上随时修改,用不着看手钉本,最近住院了才叫老伴从家里拿了来。他想到的是,万一自己不行了,他就可以告诉他们,书里的某人是自己,某人又是谁?本来他想在书里注明,可总在怀疑,等自己死了以后,一切都不是变得没有意义么。具体的自己也将烟消云散,成为一堆骨灰。现有名字也只是一个起初后人偶尔凭吊,很快就被忘却的注定要消失的符号。至于那个早已被忘却的名字仿佛就没有存在过。
  他抚摸着书,封面上是自己书写的:往事不往。这是他一直以来难以决定临时取的书名,其实他很想换成我的往事或其它什么的。也许告诉家人心中隐藏了几十年的秘密时,再改书名吧。他这样想着,揭开了封面,打开了第一章,进入到书中的世界。
  
  


上一篇:浏阳市委书记也种田
下一篇:小说使你不朽
标签: 悠思南 小说 往事不往
☞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质媒体或其他商业用途,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生活笔谈
@2008年4月29日 00:17:14
@igone
哈哈,原来盗版的问题这么多啊!
其实市面上销售的盗版真的可以说是垃圾中的极品,
很多技术发布方都说自己是测试版的,有提醒大家注意相关问题,但是那些盗版者可就不管了,拿你的测试版当正式版出售,欺骗消费者,谋取暴力啊!嗨,对于盗版还是很无语的!
所以,我现在宁可自己刻盘也不高兴自己买盘!
igone
@2008年4月29日 00:06:12
@生活笔谈 系统的差别,某些系统第一次只显示一个空白,它要下载完所有的内容后才显示出来,所以要刷新,这个和iis也没关系。现在市场上diy的系统差别太大了,经过很多版本的测试,发现有几个流行的版本,lbs的可视化编辑会出错,不管你空格还是回车都会不停冒出脚本错误
生活笔谈
@2008年4月28日 23:58:14
据说你的网站IIS升级,特意过来,却发现问题依旧,第一次打不开,刷新一下才可以!
难道你的这双线就这么鄙视我?!嗨,无语!
igone
@2008年4月28日 22:14:48
躺下去不再醒来,有时未尝也不是一种幸福的
1

非常时期,留言评论已经关闭,不便之处,敬请谅解,谢谢!

帮助指南

最新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