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弘扬传统文化,发布原创文学,散文,诗歌,随笔等,体现湖湘文化和乡土风情

小说使你不朽(02)

作者: 悠思南作者文集相关文章阅读/评论:4080/2   日期:2008年4月30日

小说使你不朽(02)

  写到这里,我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小说如何进行。譬如怎么写,用第几人称?如何为小说起名?如何为小说中的人物起名,以及如何确定小说的主旨和结构等等,打住,我不能再说下去了,我还不是出名的小说家,没有资格在这里罗罗嗦嗦说小说理论,况且我不得不老老实实地说,我写小说从来就没遵循过什么理论。当然不遵循理论并不能说明我的小说没有理论可循。我也有我的想法,不过都很幼稚,我一直在摸索之中,就好象一个刚结婚的小伙子在性技巧上摸索一样。我也看过一些报道,说中国农村有很多性盲,但他们照样生儿育女。在小说上,我承认我是一个性盲者。但我照样写出小说来,小说就是我的儿子,只有老婆永远是人家的好,儿子总是自个的好,我的小说自然是全世界最棒的小说。谎贝尔文学奖指不定明天颁发给我了。
  好了,我现在知道,我已经拥有至少两个读者了。一个叫秋儿,我还知道,她是一个女的。另一个呢叫密码一号,看头像知道是个男淫。真巧啊,一男一女,加上我这个小说家,完全可以开展小说了。写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一个古老的笑话,说蜀汉时期,青壮年都当兵打仗了,只留下一些老弱病残在家里种田或从事桑麻的副业,这很与今天相似,年轻的都去发达地区给私营外企打工,家里也留着老少看守家园。不过现在只有被私家老板克扣工资剥削的危险,而那时候就很可能被曹魏强大的军事力量无情地杀死在战场上,话说蜀汉皇帝一己之私,却打着爱国爱人民的旗号,推行法治,为了缓解国内的经济压力,节约粮食,颁布了一项所谓利国利民的法律:禁止民间私自酿酒,违者斩无赦。透过私自和民间两个词汇,我们可以嗅到深层的内涵,那就是国家和非民间是完全可以酿酒的。想来那时候的一些法规制度就与咱们当今的法律完全相似了,估计在推行此项法律时,也很有点文革的味道,不能亲亲相隐的,某一户邻居,说不定就是当初分家产不匀的族兄,当然也不排除因为包庇罪而杀头的恐惧,于是向官府检举揭发,结果官府从此人邻居家中搜出酿酒的蒸器。说到这酿酒的器具,估计今天很多人没见过了,我不得不在此多费些口舌告诉读者,也就是两个铁锅,一个直通的圆木桶,一块漏酒的圆形木槽,但蜀汉时铁器很珍贵,估计有些人家用瓦器代替。酿酒过程我就不多讲了,那不是本小说所要交代的,有兴趣的读者不妨去翻看天工开物之类的书,会找到许许多多古代民间工艺。
  话说这一户被搜出酿酒器具的人立刻被官方列举了种种违法行为,按律当斩,于是不由分说,给判了死刑,还好不是斩立决,可是只要时辰一到,就咔嚓把那户人家全部推上断头台。摊上这事大家都明白,这户人家很值得同情,就是那判刑的法官也明白,这户人家很有些冤枉,可冤枉归冤枉,凡事只能依照法律,凡事只能讲究程序,即使错了,也要等法律修改了才能改正。这是蜀国国情,是蜀国特色,更何况这是皇帝亲自下达的临时法规,关系着皇帝家国存亡,没有人敢进谏。好在当时的宰相有点聪明,也有几分人文关怀,他心里想,我不能改变整个蜀国,至少可以挽救这户人家的性命,但他也不敢直接损伤整个皇家颜面,闹急了,适得其反,于是,他陪着皇帝散心,想找一个机会,顺着毛摸摸老虎屁股,一路上使劲说轻松话,自然少不了拍马屁。把一个自从赶走同族的刘璋霸占了蜀地,一直担心执政不合法,郁郁不欢的皇帝老儿就忽悠得高高兴兴了,也暂时不再为国家缺兵少粮发愁,也把世世代代执政蜀汉的事情丢开了。这时候路上走来两个人,一男一女,我也姑且称她们为秋儿和密码吧,两人也并没牵手,也没结伴,只是一前一后保持着很大一段距离。宰相忽作神秘状,很肯定地说,这一对男女恐怕要去通奸了。皇帝惑然,可皇帝一向对宰相的聪明才智佩服,于是,琢磨了半天,想看出秋儿和密码通奸的迹象,但最后还是徒然,又怕宰相心里看轻他是猪脑子,又想了半天,还是难得要领,于是大为不悦,直接向宰相讨说法:你怎么知道她们要通奸啊?宰相于是哈哈大笑,怎么不会?她们有通奸的器具啊!皇帝老儿也不是蠢到家,还是有那么三两猪脑子的,这时候才明白,于是把有酿酒器具的那一户人家全放了,不过酿酒的器具最终没收充公了。她们有通奸的器具啊?这一句很经典的笑话,被载入了三国志正史里,原话好像是‘尔等有性器’,是我小时候看的,已经记不真切了。我们大多当成了笑话,可有人就不当是笑话,过了一千多年,估计秦桧就从中深有领悟,因此与赵家皇帝创立出莫须有来,可见咱们中国人的智慧很是妙用无穷,创新思维也是领先世界的,尤以当今时代,恰似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拐弯抹角,罗嗦了一大堆,读者肯定以为我离题万里,不知所归了。也有发挥莫须有思维的的读者肯定私下揣测我,你是不是暗讽秋儿和密码也要通奸了,因为她们有作案的工具,你想在男女奸情上立小说么?错了,我即使这样想,也不敢写啊,一部金瓶梅足以使所有想写奸情小说的休矣。所以我也只能想想,却不能这样写下去。至于她们通奸与否,理论上是成立的,也能找到催生奸情的实际环境,譬如网恋,譬如视频,裸聊之类,但这纯属她们间的隐私,我不好去查其实据,更何况我这小说不是写实风格,多是捕风捉影,虚张声势,故而,我不能这样写下去,何况我要写一部使读者不朽的书,她们又是第一对读者,将成为不朽的先列。我只能曲尽周折,美言相饰,于是,我就想,我如何使秋儿和密码一号不朽的情节。如何来展开我的小说。于是,我就权且将她两视作主要角色,就好比先前救了那户人家的案例,一男一女只是被用来作为缓冲的符号,通奸与否与那户人家的得救毫不相干。所以我的小说中也不关心她们利用性器作案的事件。想在这一点上延续兴趣的读者肯定要失望了。
  好了,有了两个人物作引子,我是否可以与读者铺开我的小说了。可是我又觉得要想使小说变得有趣而又复杂,光靠一两个人物肯定不够,又可能最后归于失败,所以我要等,要有超耐心的等待,千万不能像荆轲那样待客不至,而独自出发,最后归于失败,否则中国自秦以后也许就是另一番样子,甚至以前的也不是我们所看到的那样子,那绝对是荆轲式的中国了。
  我等待着,我不会如荆轲那样失望,因为我终于又等来了两个人,刘三和笔谈。
  


上一篇:[博客营销]抓虾营销平台-博客作家
下一篇:[剧情花絮评论]中国兄弟连
标签: 小说使你不朽 刘三 生活笔谈
☞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质媒体或其他商业用途,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生活笔谈
@2008年5月1日 00:40:22
还真的把我们写了进去~~哈哈~
igone
@2008年4月30日 20:42:35
我晕呢,把我们写进去了
1

非常时期,留言评论已经关闭,不便之处,敬请谅解,谢谢!

帮助指南

最新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