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弘扬传统文化,发布原创文学,散文,诗歌,随笔等,体现湖湘文化和乡土风情

脉脉此情

作者: 白露莹霜作者文集相关文章阅读/评论:2440/0   日期:2008年6月24日

脉脉此情

  一
    我喜欢用QQ聊天,从开始接触网络之后。聊天和所有的事情一样,聊多了,玩多了就会生腻,像现在的我。何况网络上形形色色的人,像猜不透的谜,接触多了,徒添烦恼。只是习惯一上网就挂上QQ,不聊天的时候也一样。有时不知道这是一种习惯还是一种牵挂。
    网络和现实确实有差距,就像水和沙子,不论水如何混浊,水就是就水,沙子就是沙子,永远没有相溶的一天,沉淀后,还是渚清沙白。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明白,直到现在才知道,我没有永远记住这个道理。庆幸我没记住这个道理,所以我寻回一段曾经失落的感情。

    二
    很少在晚上上网,白天已整天呆在网上了,我想还自己一点现实的空间,有时上网也是一种负累。
    那天晚上我神差鬼使跑上了网,还是开着QQ,时间已是11点,QQ上只有一二个头像充满色彩,一些很久没聊过以至我已忘记他是谁的网友,他没跟我说话,我也不想与他搭腔。我只是打开了BBS,浏览上面网友的一些贴子和回贴。
    菜单栏上有消息传来,我知道除广告就是有人想通过我的验证,讨厌闪动的信息,让我有点不安,所以我还是点击了信息。昵称“飞天舞”,发出的信息只有一句,“想和你交个朋友”。我记得韩国有部片子就叫飞天舞,由韩国第一美女金喜善担纲。我不喜欢金喜善,她美虽美,但有点不真实,我喜欢真实的东西。顺便查阅他的资料,什么也没留下。这更不能引起我的兴趣了,我加好友的条件要么有个优美的昵称,要么有个能感动我的个人介绍。我不认为飞天舞是什么优美的昵称,只是确实也无聊,网开一面,就让他通过验证吧。
    消息传过来,“你好,很高兴认识你”。又是这样的开场白,无聊。随手打了个笑脸,我想我应该还有一个翻白眼的动作的。但我是淑女耶,而且我还没学会用符号翻白眼。随便聊了两句,不外乎是你是哪里人,在上学还是工作?难得我心情好,都一一回答了,但这么公式化的问答确实没什么趣味,我伸了个懒腰,说声很抱歉,我想睡觉了,88。在下线时,他再次发了信息,“明天晚上的这个时候我等你,好吗?”我回复,“我很少晚上网,我需要充足的睡眠”。他好像没明白我的意思,一句不见不散比我还快下了线。昏倒~~~,真希望他有点自知之明,明白他自己的一相情愿及无聊至极。

    三
    今天晚上有点冷,南方的天气经常受到冷空气的影响,说变就变。任天气变吧,被窝是最温暖的地方。
    关上电视,坐在床上看书,指针已走到11:30了,今晚有点心绪不宁,不知是什么原因,可能是天气转冷了吧。忽然想起昨晚那个飞天舞,他会不会真的在等我呢。想完也觉得自己傻,一个无聊的人,说些无聊的话,可我还是不自觉地披上睡袍,坐在电脑前面。
    梦,总算等到你了。这是我上线后收到的第一句留言,由飞天舞发出。我的昵称是飞花梦,缘自“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很喜欢这首词,特别是在“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岁月,现在更为喜爱的是无边丝雨,如愁?还是留下了笑脸的符号,我不知道与他会有些什么样的话题。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有点奇妙的感觉,从一开始的不喜欢他到慢慢地熟悉,才发现他也没有我想象中的讨厌,最重要的是,他对我的了解。不可思议,相知不深的人,竟可以如此透彻的认识我?呵呵,这不知道算不算是缘份,一种存在于网络的缘份,“相逢何必曾相识”恐怕也是如此了。那一晚聊了很久很久,天都开始泛白了,我才想起明天,不,应该是今天还要上班。为一个不相熟的人聊天通宵,世上找不到几个像我这样的人吧?
    第二天回到公司,每个同事都像看国宝似的看我。照照镜子,确实有点不像样,惺忪的眼睛,眼皮像随时在打架,整个人软绵绵的,看起来无精打采,庆好那天没有把头发散下来,要不然我保证有心脏病的人见了需要送院急救。下班时间一到,我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回到家补眠,最重要的嘛,是我要为今天晚上上网留点精力。我想我自己是疯了,为了一个毫无由来的飞天舞,我宛如着了魔,让我一度怀疑飞天舞的真实,他对我施了什么样的魔咒?
   
    四
    还是在QQ上,天气依然寒冷,10:50分我就上了线,飞天舞还没到,有点无聊。11点正,他的问候如约而至。“梦,今天肯定很累吧,晚上你该早点休息了”。“为什么,不愿意和我聊天吗?”“当然不是,只是你是一只睡不饱的小猪,没有充足的睡眠怎么聊天啊?”“睡不饱的小猪”?直到现在,我才发现他与一个人那么的相似,那个了解我,经常说我是睡不饱的小猪的人,也直到现在,我才发现我心中仍在牵挂他,灏,一个至今仍让我心爱,也令我心痛的人。
    与灏认识,是他的名字。他们公司是我们公司的一个客户,刚好项目就由灏负责,那天拿着他的卡片打电话给他,却不知道他的名字怎么念,让我贻笑大方。后来见到他,在明白他并不是严肃的小老头后,被我老实不客气地K了一顿,内容是关于谁给他起了一个这么难读加难听的名字。他望着我一直在笑,让我羞愧于自己的无理取闹和不学无术。事情发展总有意外,没想到我们成了恋人。也没想到,到后来我们要以分手为这段感情划句号。
    飞天舞打字挺快的,如果不是这样,我会以为他是灏,如果他不是灏的话,那么他一定是魔鬼,一个胡乱猜测的人可以猜到我的那么多小事,这只有特异功能才办得到。只是灏从来不上QQ。按他的理由是因为无聊,但我知道这与他的打字速度有关。有看过蚂蚁是以什么速度爬行的吗?他就是以那样的速度打字了。认识他后,很多需要输入电脑的资料都只好由我一手包办,我还向他提议干脆请我当他的私人秘书好了。
    飞天舞告诉我,他上网是为了找一个人,我问他找到没有,他笑而不答。他说起他以前的女朋友,他说很爱她,只是到现在分手了,他还不知道她是否曾经爱过他。相爱的两个人,居然说不知道是不是爱对方?我有点不能理解。但我想起灏分手前说的一番话。“我们分手吧,对于你,我没把握去抓住,也没有更多的时间去等待,我已经累了”。我不明白,但我还是很平静地点了头,我以为,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就不该去强求,我爱他,所以不愿成为他的牵绊。
    飞天舞说他一直都不知道她怎么看待他们的感情,甚至于她对一个普通的人比他还要好,有那么一次,他特地牵着一个女孩的手到她面前,只为了想知道他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她还是无动于衷,他不明白她的想法,爱不只是要付出,他觉得很累,最后提出了分手。我总觉得这一幕曾经出现我和灏面前出现过。灏牵着一个女孩的手在我面前出现,当时的感觉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但我还是在笑,我没有去追问,以我的想法是,灏如果真的爱我,他会解释。我追问的结果无论如何都只为他的掩饰找出藉口,如果他要背叛我,那我无话可说,我不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小女子,我追求我的幸福,但我不想别人因我而不幸福。飞天舞要下线了,他说再聊会影响我的休息,好吧,我确实也累了。
   
    五
    今天天下起了雨,好讨厌的天气,我披着的大衣也抵挡不住阵阵的寒意。但我还是舍弃了温暖的被窝。报时的钟声传来12下的巨响。今夜好安静,耳畔只剩淅淅沥沥的雨声,飞天舞没有上线。我不知道该不该等下去了,但还是有点不舍,也有点不甘心吧。我翻起了书桌旁的一叠贴子,大部份都是我从BBS上打印下来的,里面还夹杂着灏写给我的一首诗,诗写得有点笨拙,寒夜里却为我带来一股暖流,我回想起我和他共同的点滴,却惊奇地发现脸上有水滴。一点钟到了,飞天舞还没有上线,我也下了线,心里留下些牵挂。
   
    六
    天还在下雨,气温又降了几度,我还是依时上了网。飞天舞今天早早就挂在网上。我的心情有点欣喜,雨天带来的阴霾已一扫而空。为了怕打扰我们休息,飞天舞把上网的时间改为9点钟,他比闹钟还准时,每天的12点,一定会跟我道晚安。不知不觉已与他认识了一个多月,我发觉我有点依赖他了,抑或我想从他身上找出灏的影子。黑格尔说:“人们总是很容易把我们熟悉的东西加到古人身上去,改变了古人”我却发现自己是把我熟悉的东西加到飞天舞身上,想把他改变成灏。不管怎么样,他不是灏,所以我不会爱上他,网络跟现实不相溶,这个道理我一直记得,他只是一个网友,一个只存在虚拟空间的人。
    我也和他说了我,竟也说起了灏,说起对他的感情,说到我的内心世界,从没向谁这样剖析过自己,即使面对的是灏。到最后,飞天舞问了我一句,你还爱他吗?我爱他吗?我还爱他吗?在给自己打了无数个问号后,我有了答案,我疯似地打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话,“是的,我爱他,我爱他,我一直都爱他,即使在分手之后,只是他不爱我了”。飞天舞沉默了好一段时间,是掉线,还是让我吓着了?刚准备发出询问的信息,却意外收到他要求见面的信息。见面?见光死这个词不知是谁发明出来的,挺有意思。我不是第一次见网友,也还未试过见光死,我却怕和他见面,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他对我的了解,他甚至连我不喜欢穿裙子,不喜欢听音乐都能猜到,对于这样的人,在他面前会不会无所遁形?我想推却,但还是答应了。“可我没见过你,怎样找你呢”?又是一个笑脸,“我会找到你的”。我相信。
   
    七
    天气忽然转暖,无声无色地,也教我欢喜。依约来到约定地点,飞天舞还没来,我在发呆,也在想象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只是脑海里出现的都是灏的样子。拍拍自己的脑袋,“清醒点吧,现在不是做梦的时候”。人生如梦,梦如人生,人没有梦,还有生存的意思吗?我知道这是在自我安慰,随便吧,反正做梦没有罪。一阵香风袭来,我不自觉地寻找,面前已出现一簇黄玫瑰。“飞舞的花朵找到属于她的梦了吗?愿意让我伴你漫天飞舞?我已学会了飞天舞。”一张熟悉的笑脸,是灏,我还会说什么呢,当然让他继续当他的骑士罗,一切尽在不言中


上一篇:[欧洲杯]奇迹般的逆转,小组第一的灾难,西班牙挺住!
下一篇:盖茨退休,捐献所有财产,文化与制度孕蕴出盖茨式慈善家
标签: 脉脉此情 霜霜 白露莹霜 霜霜文集
☞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质媒体或其他商业用途,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此文还没有评论.

非常时期,留言评论已经关闭,不便之处,敬请谅解,谢谢!

帮助指南

最新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