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弘扬传统文化,发布原创文学,散文,诗歌,随笔等,体现湖湘文化和乡土风情

星愿 文 / 白露莹霜

作者: 白露莹霜作者文集相关文章阅读/评论:2754/2   日期:2008年7月11日

 星愿   文 / 白露莹霜


    今夜有风,在山顶的人已逐渐散去,只有我依然呆呆地坐着,伴随在身边的还有一阵阵不停袭来的寒意。我在等,等一颗流星。
    泪水不知从何时起,早已不争气地从眼眶滑落,有人告诉我,能在流星滑落前许下心愿,它就会帮你实现所有的愿望。我不贪心,只有一个愿望。望着远方的天际,盼望着流星的来临,我不敢让双眼眨动,生怕那眨眼的瞬间,流星经已滑落。我的心愿已在心中反复默念,让我惧怕的是,当流星出现时,我会紧张得说不出话语。
    流星终于出现,急急诉出心愿,眼泪再次落下。流星,它该收到我的愿望了吧?流星没有回答,只是它在滑落天际的时候,还为我展开一个安慰的笑颜。
    风,越吹越猛,凌乱的发丝加上冰冷的双手,让我的心也一起下沉……
    身边的手机响起,一声接一声,催促我接通它。心在砰然跳动,双手也不住颤抖,鼓不起勇气按通话键,这个电话将决定他的,应该是我的命运。他病危,躺在医院的手术室里,我应该呆在医院里的陪伴他的,不是吗?我还是选择了逃避,无法忍受医院里令人窒息的气味,无法支撑到医生宣布结局的一刻。
    发颤的手终于按下接通,“手术成功了”,雯短短的几个字让我的泪水又落下,声音却噎住说不出话来。听不到我的回答,雯急了,“喂,怎么啦,说话啊,喂喂”。按捺不住兴奋之情,留下一句“我马上赶来”便匆匆挂了线。
    “感谢上天的厚爱,他没事了,他没事了”,我疯了,就连步伐也变得踉跄,跌跌撞撞向山下跑去。我被什么撞上了?在还有意识前,我只看到一束剌眼的光亮。清醒后,已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旁边妈妈累得趴下睡着了,雯正为她盖上大衣。
    雯看到我睁开眼,马上把医生叫来,也吵醒了梦中的妈妈,看着憔悴的母亲,心隐隐作痛,我宁愿自己迟些醒来,起码可以留给她多一些的睡眠时间,我欠母亲的太多了。自从他住院后,母亲陪着我一起受累,白发无情地在她的发鬓上留下痕迹。
    医生检查完毕,告知已没什么大碍,但一定要多休息,不要太多的走动。医生离开后,我便迫不及待地扯着雯追问他的情况,雯告诉我他已经醒了,只是想见我,雯还要我马上打电话给他。我拒绝了,他刚刚动完手术,我不要他知道我现在的情况,我不要他为我担心,我央求雯不要告诉他,我央求雯帮我照顾,除了雯,我再找不到可以信任的人。雯一直推辞着,在我的哀求下,总算是应允了,心中的大石随即放下,我对自己说要尽快康复,以最美丽的姿态出现在他的面前。
    在医院的日子是无聊的,每天进进出出的都是病人、家属、医生、护士,再加上那浓浓的药水味,有时还会有有悲痛的哭声,那时候是最让我感到揪心的。  
    平淡的日子,我不想再回忆,不如对你们说说雯吧。一个大学时的同学,一个聪明漂亮的女孩。她如天使一般降临到我身边,在她身上找不到烦恼,围绕在她身边的朋友也不计其数。当然,这样一个女孩,有谁能不喜欢,不像我,我一直是孤独的、寂寞的。曾经问雯,为什么会和我交上朋友,雯笑说我太高傲,像一块寒冰,她说她自己是一团火,所以要把我这块冰溶解。她做到了,我溶化在她的热情里。谁说冰与火不能交汇?我和雯成了最好的朋友,虽然我只拥有一份友谊,但已足够,我还是孤单,但不再寂寞。他病了,我终日以泪洗脸,日渐消瘦,母亲没有说什么,怕伤害我吧?但焦虑已分明写在脸上。无法从母亲那里能到安慰,只有雯,雯总在我最傍徨的时候来到我的身旁,所以这次的手术,我让雯代替我到医院等候消息,所以我让雯在我不在日子里代为照顾他。我知道,她不会让我失望。
    也该说说他了。相信吗?我和他的相遇竟是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邂逅。一个没带雨具的女孩,很不幸还要被赶路的行人撞倒在地上,在路人嘲笑的目光中,女孩脸上挂满了泪水,是他申出援助之手,相恋从那刻开始。我也问过他,为什么会喜欢上我,他说他要收藏我脸上的忧郁。他是快乐,受他的感染,快乐也渐渐靠近我。他病了,医生说不动手术就只能拥有两年的生命,但动手术也只有20%的成功机会。上天为什么不愿意怜悯我,为什么要把一切从我身边夺走?即使是他,我仍无权去拥有吗?他决定动手术,为了我,也为了他。他很乐观,他告诉我,他一定会醒来的,但醒来第一个要见到的是我,他还很孩子气的要跟我拉勾。但到最后我还是做了逃兵,不敢面对医生的判决书。
    现在一切都好了,他醒来了,虽然我没有实现自己的诺言,但我知道他不会怪我。有雯的照顾,他一定会更快康复吧?躺在医院的床上,望着窗外蓝天白云,我恨不得现在就能离开这个讨厌的地方,回到他的身边。
    在医院的日子,也是牵挂他的日子。雯来探望我,问我什么时候能出院?我说就快了,然后依旧是不断询问他的情况。
    雯最近是怎么啦,说话吞吞吐吐的?我暗自奈闷。问她原因,她只是跟我说对不起,弄得我一头雾水,这个傻瓜,在干什么,呵呵,不管她范了任何的过失,我也一定会原谅她的,她有她不愿意说的理由,我又何必去勉强。
    今夜的天空很美,繁星闪着清澈的光辉,我不愿再赖在病床上,趁着医生不在,我偷偷离开了医院,不知道为什么,今晚的我有一股冲动,一定要见到他。
    坐上计程车,司机望着我一身的白衣呆住了,在说出XX医院的地址后他还没有反映过来,他不是以为我是从精神病院出来的吧,在我的催促下,计程车飞驰在路上。夜晚的城市很安静,一洗往日的繁嚣。路上的行人疏疏落落,路灯依旧闪烁着温柔的光芒,给人的感觉很舒服,时间确实不早了。匆忙下车,赶到他的病房,怎么这么晚还有人在窃窃私语?推门进入,一幕最不想见到的镜头出现在我面前,雯和他相拥在一起。我夺门而逃。
    他追了上来,相视而立,他没有解释。是的,还有什么可以解释了,事实已在眼前。他低下头,一句“对不起”,声音低得几乎听不到。我又能做什么呢?掴他一掌,或是痛斥他?出乎意料的平静,我只说了一句“祝福你”。原来我可以这样洒脱,尽管心在滴血。
    走在寂寂的黑夜,泪水早已湿透脸庞。最爱的他,好友的她,一并背叛了我,我又成了孤独的人,但我不应该伤心的,不是吗?|这一切,只是恢复了原状。
    不经意抬头望天,有流星滑过,我又许下一个愿望……


上一篇:赤壁电影赤壁赤壁剧情赤壁之战赤壁古诗
下一篇:试论湖湘文化的根本特性
标签: 星愿 白露莹霜 散文 原创散文 霜霜文集 白露莹霜文集
☞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质媒体或其他商业用途,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igone
@2008年7月18日 09:56:11
哈哈,流行语:朋友就是用来伤害的
悠思南
@2008年7月12日 15:11:38
有时候伤害不是来自敌人,而是朋友。
爱情面前,唯有不舍地抓住,坚守着,一旦逃避,就是失去。
1

非常时期,留言评论已经关闭,不便之处,敬请谅解,谢谢!

帮助指南

最新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