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弘扬传统文化,发布原创文学,散文,诗歌,随笔等,体现湖湘文化和乡土风情

网络的彼岸

作者: 忘记的诺言作者文集相关文章阅读/评论:3581/0   日期:2008年7月23日

网络的彼岸

  古诗云:君住长江头,妾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何时休,此情何时已,但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义。在这个网络时代,尝试着把长江换成网络,则是:君在网络此岸,我在网络彼岸……
  
 

 上篇:网络深深深似海

  一
  深夜十二点多,蓝冰儿还在电脑上敲些所谓的文字,她喜欢玩文字游戏来打发时间,这样才不会太无聊,更深一点说是不会太寂寞。
  突然一个敲门声把蓝冰儿从文字堆里拉了出来,她昏沉沉地望向时钟,才发现现在已是深夜。这么晚的敲门声让人毛骨悚然。她定了定神,看看电脑,呵,QQ上的小喇叭一闪一闪的,原来是有人想加她做好友。还好,不是现实中的敲门声。点一下小喇叭,冰儿查了一下那人的资料,资料上简单得只有一个昵称:龙。
  龙?何许人也?冰儿并不认识这人,不想加,于是她点了拒绝,没任何原由。
  早在接触网络之前,蓝冰儿便从报刊和杂志上看了太多关于网络欺诈的报道和故事。因此在触网之后,她便信守着一句俗语: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她对任何人都充满了不信任,对于男人的花言巧语更是十分厌恶和痛恨。每当有男人想靠近她,她都会把自己的心深藏起来,有时候还会用犀利的语言斥责他们。以至于他们都说她和她的名字一样,冷得让人难以靠近。
  而实际上,蓝冰儿对待网络和对待爱情一样,都有些既爱又怕。不上网的时候,她寂寞孤独,上了网,她又总是害怕被别人伤害。因此她虽然也经常和别人聊天,却总是没心没肺地跟那些人瞎玩,谁也摸不着她的心思。所以她从不加陌生人,只有在同一个论坛上玩的朋友她才愿意加为好友。
  龙还在不依不饶地敲门,蓝冰儿的文字也续不下了,她有些不耐烦,真想掴这个龙几个耳光。
  她想了一下,何不加他当好友,好好戏弄戏弄他,再把他拉到黑名单里去。于是,当那个龙再敲门的时候,蓝冰儿点了同意。
  龙的头像在她Q上还没站稳,她立刻就扑上前去盘问:“你是谁?干嘛加我?有何意图?”
  龙好象愣了一会儿,没有马上回答。可能他也没见过这么凶巴巴的女人吧,蓝冰儿心里有些得意。她和几个好姐妹在一个群里当着山大王,喜欢刁难那些跟随她们的男人。用网络语言说,这些男人都是她们的“粉丝”。
  “我叫龙,想认识你呀,没任何意图。”
  “还挺会装的,当我是三岁小孩。”
  “非得对你有意图才能加你?”
  晕,还想狡辩?蓝冰儿心里想,先晾晾他再说,非得让他露出狐狸尾巴。
  于是她对龙说:“太晚了,我想睡觉,拜拜。”还没等龙回话她就下线。
  
  二
  第二天上班,蓝冰儿和往常一样,开了QQ然后工作。龙的头像一闪一闪的,她打开来看,龙:“哦,好的,晚安!”还挺彬彬有礼的,蓝冰儿倒觉得自己好象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蓝冰儿进到群里,把昨晚的情况向姐妹们做了简单的汇报,姐妹们提醒她:“别太幼稚了,那些男人都是披着羊皮的狼,还是得防着点。”说得蓝冰儿满头大汗。
  蓝冰儿的QQ一直隐身着,她很少上线,因为她觉得上了线好象别人能看穿她的心事似的。而隐身着则可以观察别人,她最喜欢查看别人的资料,然后猜测着这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也从不主动跟别人打招呼,只有等别人给她留言,她才回应。相比之下,她更喜欢到QQ群里闹一闹,因为QQ群里不是一对一的聊天,她觉得这样可以掩饰住自己对网络的恐惧感。
  晚上回到家,寂寞又袭上心头。有时候蓝冰儿觉得自己好象患上网络倦怠症。她不知道上网除了和别人聊些无聊的话,或者到论坛跟人争论一些无聊的话题之外,还能干些什么有益的事。可是不上网,她又能做什么?看别人的爱情拍成的电视剧?和远在家乡的父母或朋友煲电话粥,为电信事业做贡献?这些不仅对自己无益,而且还会诱使她掉些无谓的眼泪。
  所以,她还是不得不打开QQ,不知所措地坐在电脑前。
  夜晚的网络十分热闹,各个QQ群的信息此起彼伏,蓝冰儿很快便投入口水战中。时间过得很快,不一会儿就十点半了。
  龙突然发来信息:“这么晚了,你还不睡?”
  “晕,你怎么知道我在?”
  “是啊,对你我什么都知道。”
  “啊?你到底是什么人?007?”
  “小心你的摄像头,我就是透过它监视你的一切。”
  蓝冰儿发了一个抓狂的表情,不一会儿又发了一个大笑的表情。
  “傻呀?我没摄像头呢!”
  “呵呵,你还挺可爱的。”
  “油嘴滑舌!”蓝冰儿嗤之以鼻,男人都这德行。
  在和龙聊天的空档,蓝冰儿查了一下所在QQ群,原来龙就藏在其中一个,难怪他能知道自己的行踪。
  蓝冰儿戳穿他之后,便丢下他和姐妹们玩闹去了。
  “怎么不说话了?”
  “干嘛不理我呀?”
  “……”龙连发了好几个信息。
  看他这么坚定不移地跟随着自己,蓝冰儿不好意思再扔下他不管,心想干脆把他拉进群里让姐妹们好好教训他。蓝冰儿把想法告诉了她的姐妹,姐妹们举双手表示欢迎。
  刚进群,立刻就有姐妹要求龙自报家门:“身高?年龄?体重?三围?介绍人是谁?”
  “我是冰儿的男性朋友,简称冰儿的男朋友。”龙很有风度又不失幽默地说。
  蓝冰儿脸上一红,心里却美滋滋的,还没有人敢这样自做主张当她的男朋友。姐妹们起哄着要冰儿回答,冰儿干脆来个默认。其实,她对龙并不熟悉。
  
  三
  “你为什么叫龙?是不是属龙?或者是名字叫龙?”再次遇到龙时,蓝冰儿迫不及待地问。
  “哦,”龙停顿了一会儿,问:“你多大了?”
  “我的年龄跟你的网名有什么关系?回答我的问题!”蓝冰儿用命令的口气说道。
  “有关系的,所以你要先回答我的问题。”龙却毫不理会。
  “要不要我把身高、体重、三围,连同手机号码也告诉你?”蓝冰儿飞快地打出这行字来,这是她对付男人的杀手锏。以前她一拿这句话出来,那些男人要么会因为怕她生气而不敢再问,要么会因为她的野蛮而不再追随她。
  “你要是愿意说,我就愿意听。”
  蓝冰儿气得差点跳起来,这人倒好,居然还反用她的话给她下套儿。她能够想象得出龙现在那副嬉皮笑脸的嘴脸,庆幸自己有好姐妹们的提醒。
  实在拿他没办法,蓝冰儿只好如实将自己的年龄告诉给龙。
  “好,我比你大两岁,你是不是应该叫我哥哥呢?”龙问道。
  “哼,还没试过谁敢让我叫他哥哥,你也别做梦!”
  “不管你叫不叫,反正我就是比你大,你就得叫我哥。”
  蓝冰儿白了龙一眼,表示抗议。
  “龙哥,缩写就是LG。”龙不慌不忙地打出这行字来。
  晕,又被龙占了便宜,LG就是老公的拼音缩写。蓝冰儿又好气又好笑,她被龙的机敏和幽默所折服了。
  和龙聊了几回天,蓝冰儿对龙终于有了一些了解。用龙的话说,他是个做学问的人,至于他的学问有多深,蓝冰儿不得而知。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是北方人,和蓝冰儿隔着千山万水。蓝冰儿对这个距离比较放心,她认为这样才不会发生她不希望发生的事。
  
  四
  “你知道吗?我喜欢坐在书吧最安静的角落里,手捧着一本书,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在我的脸上,那样会显得我特别安静,特别象做学问的人,也特别有小资情调。”龙绘声绘色地描述着,蓝冰儿在他的描述下仿佛看到了书吧里龙的身影。这是个很懂享受的人。
  龙发给蓝冰儿一张他在校园拍的照片,蓝冰儿笑道:“你的形象那么憨厚,怎么说话这么贫呀?”
  “我这能叫贫吗?得用幽默风趣来形容我。”
  “哈哈哈,给你三分颜色你就以为自己大紫大红了?自恋狂!”
  “人都是自恋的,更何况我这么优秀的男人。”
  “真是被你打败了。”
  “最好是打晕了,我可以给你做人工呼吸。”
  蓝冰儿心里一阵悸动,平时都是自己对别人大呼大叫的,什么时候被男人这么占上风过。可对龙,她不仅压制不了他,反而被他牵着鼻子走。
  “你干嘛加我做好友呀?”蓝冰儿问龙。
  “因为我喜欢你。”龙毫无顾忌地说,倒是把蓝冰儿吓得半天不敢说话。
  “你喜欢我吗?”龙接着又问。
  蓝冰儿发了一个擦汗的表情,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回答。
  “没关系,我会让你喜欢上我的。”龙十分有把握的说。
  蓝冰儿心里为之一动,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变得这么软弱了。以前要是有男人问她这样的问题,非被她骂得狗头淋血不可,甚至还有男人大呼谁娶了蓝冰儿谁便是倒了大霉。对于这样的说法,蓝冰儿反而没心没肺地大笑起来:“谁稀罕嫁给你们这些臭男人,我宁可一辈子单身。”
  有一次蓝冰儿和龙聊到深夜,刚关上电脑,蓝冰儿的手机便响了。
  “你好,请问你是……?”蓝冰儿问道。
  “哦,我是冰儿的男朋友,请问你是……?”
  哈,原来是龙,这个调皮的家伙。蓝冰儿咯咯地笑了起来。
  这是他们第一次通电话,龙的声音很有磁性,很有男人味,很好听。
  聊着聊着,蓝冰儿突然用她的家乡话四川方言说了一句:“你这个愣娃子。”龙立刻要求蓝冰儿教他讲四川话。
  “‘我很喜欢你’怎么讲?”龙问道。
  “就是‘我很喜欢你’呀。”
  “啊?怎么说的?”
  “我很喜欢你呀。”蓝冰儿有点不耐烦,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笨呀他?
  “哦,我知道了。”还没等蓝冰儿说完龙便接着说道。
  蓝冰儿回过神来,才知道自己上了龙的当。
  “怎么这么坏呀你?”
  “我给你讲个笑话吧。”龙说。
  “好啊,我听着。”
  龙拖长着声调说:“笑——话——完了。”
  蓝冰儿笑得差点趴地上去了。
  挂上电话之前,龙对蓝冰儿说:“谢谢你,和你聊天真开心。”
  “我也一样。”在龙面前,蓝冰儿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得这么笨拙。
  
  五
  日子掸指而过,不知不觉,蓝冰儿和龙从认识到现在已经半年有余。要是说蓝冰儿对龙没有感觉,那是不可能的。在蓝冰儿看来,温文尔雅、幽默风趣这些形容极品男人的词语用在龙身上都不为过。然而,两个相隔几千里的人要走到一起,又谈何容易,更何况还是从未谋面的人。
  “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去找你的。”龙说。
  “找我干嘛?我一不能吃,二不养眼,没啥用处。”
  “我要从你背后抱着你,闻你头发的香味。要记得天天洗头发呀。”
  “哈哈哈,我就不洗,熏晕你。”
  “对我图谋不轨呀?熏晕我你才可以给我做人工呼吸是吧?”
  蓝冰儿笑得差点把一口茶喷出来。
  “才不是呢,熏晕你然后卖掉你,换几个酒钱。”
  “哦,好啊。那就卖给你吧,就这么说定了。”
  “卖给我干嘛呀?”蓝冰儿突然有些无奈:“我们也只能在网络上说说笑笑而已。”
  那边,龙沉默了。
  过了好一会儿,蓝冰儿问:“怎么了?说话呀。”
  许久,龙才说:“没什么,你让我明白了,突然间明白了,我们只是存在于虚拟的网络。”
  蓝冰儿无语。
  “我不希望我们只是net lover。”龙幽幽地说。
  蓝冰儿的眼泪夺眶而出。
  好些天没和龙聊天了,龙的头像一直是灰的,蓝冰儿不敢主动和他说话,她害怕一和他说话,就会勾起这个伤心的话题来。
  这天晚上,龙终于上线了,他一上线就给蓝冰儿发信息:“宝贝儿,你还好吗?对不起,这些天我太忙了,没能来陪你,别生气好吗?”
  蓝冰儿的眼泪又一次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我以为你生我气了,不要我了。”蓝冰儿委屈的说。
  “小傻瓜,我怎么会不要你了,我是真的忙。”龙温柔地说。
  “……”
  “要是我在你身边该多好呀,就可以抱着你安慰你。”
  “别对我太好了,我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
  “等着我,我会来到你身边的。相信我,我会实现我的承诺!”龙的话既温柔,又十分坚定有力,让人不容置疑。
  蓝冰儿望着窗外黑漆漆的夜,她的心已飞到龙的身边。而自己以前一直坚守着的独身主义,就这么被龙融化了么?对于他们未来的路,她更是感到很茫然,她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有未来。

  
  
下篇:情缘淡淡淡如烟

  一
  “你走到窗前,看过去,我在你窗对面。”龙对蓝冰说道。
  “什么意思啊?你现在在哪里?”蓝冰儿问道。
  “我在你窗户对面呀。”龙装得跟真的一样。
  “真的假的?我瞧瞧去。”蓝冰儿傻乎乎地说道。
  龙喜欢跟蓝冰儿开开玩笑,蓝冰儿有时候特别聪明,但有时候却又显得很傻。他特别喜欢看她掉进自己的圈套还傻乎乎地乐的样子,他觉得她傻得很可爱。
  “没看见有人呀,难不成你会飞天?”过了一会儿,蓝冰儿说道。
  龙已经笑得差点晕了,他正想象着蓝冰儿傻乎乎跑到窗前,看不见他又坐回电脑前的样子。
  “真的呀,你什么眼神呀?怎么会看不见我呢?”龙忍住笑,继续打趣道。
  “奇怪呀,我窗前是海,对面,应该是美国吧。你跑美国去了?”蓝冰儿装做傻傻地问。
  龙知道自己反被蓝冰儿给耍了。蓝冰儿有时候装得很傻,其实精得很,反而经常把龙骗得团团转。
  “不好玩。”龙说道:“你干嘛住海边呀?小心被台风给到北方来。”
  蓝冰儿发了一个得意的表情,说:“想骗我?没门儿,也不看看我是谁。”
  这鬼精灵。
  自从蓝冰儿从龙的眼前飘过,龙便知道自己注定跟这个外冷内热的小女了会有一段缘。于是他跟随着她在网络上流浪,她走到哪,他就跟到哪。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爱上这女孩了,又或者,他只是喜欢探究她。
  
  二
  “如果我去你的城市,你会见我吗?”龙不敢肯定蓝冰儿会见自己。
  “那当然,我还会请你吃海鲜,大马鲛鱼,大螃蟹,还有虾蛄,见过没?”蓝冰儿发给他一张图片,上面是一种海生节肢动物,有点象地上一种爬虫。但这些都不重要,蓝冰儿已经明确地告诉他会和他见面了。
  “那好,下个月我正要去南方开个学术会,到时顺便去见见你。”龙再试探一下。
  “啊?你真要来啊?这个嘛,下个月我刚好要出差。”蓝冰儿的态度让龙心冷,他真的走不进她的心里吗?
  “到时再说吧。”龙不想解释自己是试探蓝冰儿的。
  “你真要来?”两人沉默了一会儿,蓝冰儿小心翼翼地问道,她好象已经感觉出龙的不正常。

  “嗯。”龙不置可否,也许有一天自己真会冲动地跑到蓝冰儿所在的城市。
  “哦,那到时再说吧。”蓝冰儿也不敢再闹。
  “你真不愿意见我?我真的就那么令你讨厌?”龙有些不甘心,追问道。
  “不是讨厌,我是怕。”
  “你怕什么?”
  “我怕我们会迷失自己。”
  “那有什么,我们本来就是相爱的。”
  “可是,我还是怕……”
  “又怕什么?”
  “怕你失望,怕你真见到我时会后悔,原来蓝冰儿就一超级丑女。”
  听蓝冰儿这么一说,龙心里踏实了许多,原来她这么在乎自己对她的看法。
  “怎么平时那么自信加自恋的冰儿,突然变得这么不自信了?”
  “这个嘛,谁让我遇到了比我更加狂妄自大的龙呢。”
  龙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这个鬼丫头,总是一会儿把他扔进火海,一会儿又把他捧上天。
  
  三
  十月,北方已是秋天了,而南方还抓着夏天的尾巴不放,蓝冰儿的身影纯净得有如秋天的空气。
  视频里,蓝冰儿长发披肩,面若桃花,脸上总是浅浅地笑着。
  “有多少男人追求你呀?”要是和蓝冰儿在同一个城市,龙敢肯定自己是追得最猛烈的一个。
  “我数一数,十来个吧。”蓝冰儿得意地说道。
  “把我也算在内。”龙心里有点酸。
  “算在内了呀,你排第十。”尽管知道蓝冰儿在开玩笑,可龙还是有些失望。
  “我还以为我会是你的唯一,没想到只是你的十分之一。”龙酸酸地说道。
  “没办法呀,谁让我是那么优秀,那么吸引人。”蓝冰儿发了一个得意的表情。要在平时,龙肯定会给她高帽戴,可今天他却没有这心情。
  “是啊,你确实很优秀,也很漂亮,只可惜我只得十分之一。”龙淡淡地说。
  蓝冰儿听出龙话里有话,于是对他说:“跟你开玩笑的,不过倒真有不少人追我。”
  看着蓝冰儿得意的样子,龙实在拿她没办法,毕竟远隔着千山万水,他约束不了她。
  “答应我,别和其他男人玩了,好吗?”龙没想到,一向高傲不羁的自己竟会这么低声下气地要求视频里那个女子,她对自己就真这么重要吗?可他真的希望自己是她的唯一。
  “怎么这么不自信了?不象你呀。”蓝冰儿愣了一下,反问道。
  “我要你答应我。”龙感觉自己怎么跟个小男人一样,居然还会缠人。
  “哈哈哈……你真逗。”蓝冰儿反而笑了起来:“没见过你这么小男人过。我认识的龙可是高傲自大的呀。”
  “在你面前,我傲不起来。”龙在心里问自己,难道真爱上这女人了吗?
  
  四
  龙独自一个人去了首尔。
  “韩国的秋天真美!到处都是你最喜欢的红叶。你要是能一起来,多好呀~~”龙发了一条短信给蓝冰儿。
  “还别人家的月亮比自己家的圆了?”
  “不是,韩国再美,也没咱中国的南方美。”
  “你又没来过南方,怎么知道这里美?”
  “因为中国南方有个蓝冰儿,韩国没有。”
  “韩国的美女多着呢,都比蓝冰儿美。”
  “可我不知道她们哪是真哪是假,怕是一碰,那鼻子就掉下来了。”
  “哈哈哈,我忙死了,不跟你说了。”
  收起手机,龙拿出了数码相机,拍了许多红叶,他准备把这些照片都传给蓝冰儿。拍累了,龙坐在长椅上,枫树下,三三两两的情侣手牵着手,悠然走过。龙眯着眼睛,仿佛看见自己牵着蓝冰儿的手漫步在红叶之中。
  “如果有一天,我牵了你的手,一定会带你来韩国看红叶!”龙在心里默默地为蓝冰儿许下诺言。
  
  五
  转眼四月到了,蓝冰儿告诉龙,南方的百合花开得正艳,她最喜欢百合花,既纯洁大方,又香味迷人,是送给情人最好的礼物。
  龙问:“如果我去南方,你送我百合花吗?”
  “送啊,先用百合迷晕你,然后再……嘿嘿嘿。”蓝冰儿发了一个坏笑的表情,龙喜欢蓝冰儿使坏的样子。
  “说定了!”
  “你不会真的要来吧?”蓝冰儿又发了一个害怕的表情。
  “你说呢?”龙反问道。
  “你来我就跑。”蓝冰儿发了一个傲慢的表情。
  “你跑我就追。”龙说。
  
  办公室里,蓝冰儿的手机突然响个不停,她一看,是龙的号码。
  “什么事?”蓝冰儿小声地问道。
  “……”龙没回答,这时一个女播音员的声音响了起来:“请乘坐CZ9546航班的旅客,从9号登机口登机。”
  “你在机场?”显然,蓝冰儿已经听到这个声音了。
  “是,我要去G市,你来接我吗?”
  “几点到?”
  “下午两点。”
  “好,到时见。”
  “怎么认你?”
  “一束百合花。”
  龙心领神会地笑了,关掉手机,走向9号登机口。
  
  从龙的城市飞往蓝冰儿所在的城市需要三个多小时。飞机上,龙闭上眼睛,恍惚间,他看见一个白裙女子手捧一束百合花,飘然而来,百合花的香味弥漫了他的整个梦境。
上一篇:湖南高考二本线的飙升看教育资源的公平
下一篇:【沉思录】活着的意义
标签: 网络的彼岸 原创小说 诺言诗文集
☞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质媒体或其他商业用途,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此文还没有评论.

非常时期,留言评论已经关闭,不便之处,敬请谅解,谢谢!

帮助指南

最新日志